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相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哪怕是不用问,傅明华也猜得出来。

    此时恐怕祸起容三娘。

    她与容三娘因为贺元慎而结下仇怨,容三娘数次刁难她。

    嘉安帝幸了容三娘后,容三娘对傅明华态度更是变本加厉,可想而知,当日容妃的承香殿中时,燕追与崔贵妃说是嘉安帝已经赐了傅明华与燕追婚事时,容三娘必定是嫉恨交加的。

    有可能她向凌无邪提及要给自己一个教训。

    倒不是说凌无邪当真对她言听计从,但极有可能是顺势而为之。

    燕追说嘉安帝有意要撤忠信郡王府兵权,如此便可以理解凌无邪至今在洛阳没有娶妻生子的缘故了。

    他名为世子,实为质子。

    只是忠信郡王府搁在嘉安帝眼皮底下,让他安心的棋子。

    若是在洛阳娶妻生子,且不说妻子有可能是嘉安帝的人,于忠信郡王府不利。就算娶个对凌无邪一心一意的,他日留下妻儿在洛阳也是受制于人。

    他一面摆出倾慕容三娘的模样,一面投靠容家。

    恐怕也是容妃许了他什么诺言的缘故。

    所以傅明华猜测,此次凌无邪动手,怕是容三娘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在为燕信办事儿,想要她命。

    江嬷嬷张了嘴,神情复杂的望着傅明华看。

    她知道傅明华聪明,却没想到她如此聪明。江嬷嬷目瞪口呆,心里又隐隐有些骄傲:

    “那,那娘子觉得应该怎么办?可是要告他一状?”

    “不。”

    傅明华摇了摇头,这也是今日她与燕追想到了一块儿去的事了。

    嘉安帝外忧内患。外有吐蕃、匈奴等胡人,内有君集侯等并不安份的人对这大唐江山虎视眈眈。

    另外世族、门阀紧抱成团。大唐如今虽然已经展开科举,但科举人才却依旧出自名门世族的举荐。

    也就是说,嘉安帝目前手下朝臣中,有大半名义上都是世族的学生,享受着从各世族举荐而来的名号。

    在这样的情况下,忠信郡王等王爵朝臣还掌兵马。

    所以午时燕追说嘉安帝要想收回忠信郡王手中兵权,傅明华根本不觉得意外的。

    而正因为各方考虑,若是此事她忍在心中不说,嘉安帝必定会装聋作哑。但她若是要告状将事情闹大,嘉安帝在此时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将此事高高抬起,轻轻放下。

    说不定将此事过了明路之后,凌无邪最终只是落个不痛不痒的惩罚,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忠信郡王府的人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肆无忌惮的。

    傅明华与燕追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在谈及此事时,都决定将此事并不闹大。

    嘉安帝此时不准备重办凌无邪,不代表不想重办凌无邪,若傅明华与燕追有本事让这位凌世子吃亏倒霉,嘉安帝也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君王的态度是把双刃剑,只要利用得好了,逆境也能化为顺境。

    傅明华想起燕追今日与自己不谋而合的态度,不由弯了弯嘴角。

    她开始对于未来有些期待了。

    就燕追这心机手段,燕信输在他手上也不冤枉了。

    说到这儿,江嬷嬷还未开口,傅明华将头抬起,眼角余光却看到燕追站在卷帘门的一侧,手卷着一支珠帘玩,也不知听了多久了。

    傅明华要站起身,他摆了摆手。

    江嬷嬷也跪了下去,他将手里卷着的一束珠帘一放,目光牢牢锁在傅明华身上:“元娘。”

    “殿下什么时候来的?”

    傅明华整理了一番衣裳,她刚刚靠在江嬷嬷手上,并没有注意到他来了。

    下人并没有唱礼,他抖了抖衣摆,进了屋来。

    足下那双皮靴将地上精致的织花毛毯踩出几个痕迹,脚上的水迹都干了大半。

    “来了有一阵。”

    他态度倒是坦然,望着傅明华看:“正好听到元娘的话。”他目光里闪烁着愉悦的神彩,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我是来提醒元娘,不要忘了明日之约的。”他又坐了一阵,虽说仍想留下来,可他要做的事情也不少。

    嘉安帝此次派他先行出来是有缘故的,河南府紧邻关内道,有人举报太原府刺史与突厥阿史那氏有染,他这一趟过来便是要查出此事。

    原本就紧的行程,又被傅明华昨日耽搁,更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燕追两天两夜还未睡,今夜河南府一干将领已经等候在了刘昌莆府中,恐怕又是一夜不能眠。

    只是明日难得哄傅明华与他相会,更是不能抽不出身来。

    唯有今日早些将事情办完,至于歇息,年轻人,‘少睡’一些也是不打紧的。

    燕追匆匆离开。

    江嬷嬷颤巍巍起身,问起燕追口中所说的‘明日之约’的事儿,傅明华便将明日晌午后燕追邀她前去后院赏花的事儿说了,江嬷嬷就有些欢喜:“河南府没什么好看的景致,走走也好。”

    昨日傅明华受了惊吓,江嬷嬷唯恐她会记挂在心,能放宽心再好不过。

    再加上她将来要嫁的是皇子,三皇子至今对她这样看重是好的,若是她与燕追将来琴瑟和鸣,那更是好。

    她匆匆要下去替傅明华准备明日要穿的衣裳,连昨日受的惊吓都散了大半:

    “娘子也不早说,若说了,此时衣裳都熏上了。”

    傅明华有些啼笑皆非的看江嬷嬷急急忙忙的出去了,倒也不拦她。

    她有事情做,总比想着昨日的事儿要好得多。

    晚上传来碧青被找到的消息,她倒是还好,就是慌不择路摔进一道沟中,受了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而碧云的高热也退了,人也清楚了过来。

    这便是好事。

    只是她伤成这模样,又泡过了雨水,越发伤势恶化,恐怕暂且不能与她同去江洲了。

    唯有等她伤愈之后,到时再赶来就是了。

    可惜的是背上的伤口太大,医女说往后怕是要留疤,不过能留得一条性命就是好的。

    这阴雨绵绵的天气,燕追有些兴奋。

    他临时歇息的屋后有个极大的庭院,里面种了不少杏树。

    ………………………………………………………………………………………………………………………………………………

    第二更……

    月票月票月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