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章 伤药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撑了下巴望着他看,他似是被看得耳根有些发红,显然不是全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傅明华看着他将画中的一景一物润色,突然就想起他说起过的话来。

    他说:希望她心中也能如他一般。他说:他娶自己不是因为外在因素,而她也不该拿他当成与其他人一般来对待。

    傅明华想起了傅其弦,傅其弦与燕追自然是不能相比的。

    他不是傅其弦,而她也不是当年的谢氏。她想起了江嬷嬷的担忧,嘴角便微微勾了起来。

    燕追拿沾了朱砂的笔,在画上轻轻几点,便使那画上的杏树似是都鲜活了起来。他搁了笔,少女跃然于纸上,他将纸拿起吹干,原本这画应该是要送给傅明华的,他一开始都打定了主意。

    可此时头一次画了她,燕追又不想送了。他想将画带回洛阳,框裱起来,将来也可以时常看。

    卷了画令戚绍过来收好,两人沿着廊下并行。

    燕追走在外侧,将吹落进来的和风细雨挡了大半。

    “此次前往江洲,可能我呆不到十天时间。”

    燕追低转着头,望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仰了脸,他手指动了动,最终仍是握成了拳忍住了,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来:

    “我要前往鄯州。”

    他这样一说,就看到傅明华眉梢动了动:“莫非皇上是担忧,吐蕃与回纥勾结,亦或是……”她想起了那里还有个并不安定的兴元府简氏一族。

    燕追的嘴唇就勾了起来。

    嘉安帝确实担忧吐蕃与回纥勾结,吐蕃这两年趁大唐根基不稳,动作频多。

    时常进犯大唐国土,觊觎关内山河。

    太祖当年定国时,将天下划为十道,陇坻以西为右道,后又将道中黄河以西划分为河西道,治七州,并称为河陇。

    河陇乃是要道,大唐盛产丝绸、茶叶、器皿等,便以之从洛阳运出,经由河陇而转海外远销诸国,这条路也有美名为‘丝绸之路’。

    唐朝开放贸易,这条河陇要道功不可没。

    只是紧领吐蕃,太祖也知道吐蕃狼子野心,因此在河陇要道以至剑南道布下重兵,剑南道除兴元府外,外设三刺史,每处有数兵四万。

    而河陇两道共设精兵十六七万之多,可见唐朝对河陇要道防守之重。

    鄯州则是河陇要道的重要关卡,燕追要前往鄯州,恐怕是朝廷得到消息,要么是吐蕃有波动,要么便是兴元府君集侯不安份,才会使他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前往,恐怕是存了要借自己的曾外祖母,赵国太夫人崔氏七十大寿为障眼法。

    一面使燕追随自己大张旗鼓前往江洲,一面则是他等不及崔氏生辰,便急匆匆离开,怕是也要杀鄯州一个措手不及的。

    傅明华说完这话,低头抿了嘴笑。

    她在廊下坐了一阵,头发上虽抹了头油,但早被吹干了,此时几缕碎发散在她饱满嫩滑的额角旁,散发着若隐似无的香气,带着轻微的诱惑。

    燕追看得出了神,冷不妨伸手出来勾了勾她这缕细发,神色温和:“元娘,待我回来,我为你绾头。”

    也就是说,他这一回前往,恐怕不是一两个月便能归来,甚至有可能明年两人成亲之前再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我是说成亲以后。”他含着笑意补充了一句,傅明华再镇定,说到成亲也难免有些羞涩:“到时再说。”

    到时就由不得她再说了。

    他提得起刀剑,挽得起三石的重弓,自然也握得那篦子,将来可以为她挽发梳头,描眉画钿。

    “洛阳的事我会让戚绍安排妥当。”他意有所指,傅明华便想起了忠信郡王府。

    燕追显然也是这个意思,缓缓又提步向前。

    傅明华顿了顿,看他高大而带着凌厉逼人气势的身影,他不是有意为之,但却如一柄出鞘的剑,掩不住身上凛冽的锋芒。

    脚步虽慢,却带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燕信那样的人,又怎么会是这样的他对手?

    两人转了一圈,实在是将燕追这院子后的廊桥走完了,外头下着雨,地上湿滑,景色自然也乏善可陈。

    他难免嫌这路太短,又有些迁怒驿站院落实在太过狭窄,否则若是在宫中,带她转上一天那宫里也走不完。

    可惜此时离成亲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远了。

    他看着江嬷嬷来接人,临走时都装着没看懂傅明华的眼神一般,将那副为她画好的图留了下来。

    晚上傅明华刚用过膳,驿站的下人抬了些时令瓜果来,说是河南府诸位大人送来的,请她品尝。

    江嬷嬷忙不迭的赏了荷包,又令下人洗些瓜果切来。

    “就怕这地方人不生地不熟的,还担忧娘子胃口不对付,吃不习惯,殿下倒是细心周到,安排得妥贴。”

    傅明华也领燕追这个情,捏了帕子压了压唇角,开口道:

    “我记得此次出门,嬷嬷应该带了一瓶木芙蓉膏。”

    江嬷嬷一听这话,便有些着急了:“可是娘子跌撞伤了?”

    昨日侍候傅明华洗漱时,又未发现哪里有伤处。

    不过想到前日傍晚之事,江嬷嬷又担忧她是躲藏时撞到,昨晚没显现出来罢了。

    傅明华养得一身肌肤娇贵,一点儿伤便疼痛难忍也是有的。

    那木芙蓉膏乃是出自谢家的传承,以木芙蓉叶加郁金等熬制,对跌打损伤有奇效。

    傅明华见她着急,笑着摇了摇头,安抚她道:“嬷嬷不要担忧。只是我那天见三皇子跳下马车时行动似是多有不便,兴许是扭伤了脚。”

    今日他送她瓜果,她就送他一瓶伤药。

    听了傅明华这话,江嬷嬷松了口气,又有些欢喜:

    “娘子这样是对的。您正该如此!”她心里欢喜,要亲自送药去,傅明华也不拦她。

    只是燕追接过戚绍递来的瓶子,又听戚绍说江嬷嬷带话,傅明华关心他的‘伤势’,他想了半天,脸色微微扭曲,有些狰狞了起来。

    手里握着那瓶子,想扔又不舍得,最终神色阴晴不定,将这瓶子塞进了袖口里。

    …………………………………………………………………………………………………………………………………………………………

    第二更。。。

    老司机都带不动你们投票的激情了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