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章 喂酒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戚绍却想问:“您哪里伤着了?”但又不敢。

    江嬷嬷回来回话:“见了戚大人。”

    就是上回救碧蓝的燕追身侧的随侍,好似身手不凡。江嬷嬷对他印象不错,说起戚绍时眉眼都带着笑意的模样:

    “戚大人说是多谢娘子您的关切。”

    在河南府歇了两日,燕追也不准备再耽搁下去了。

    傅明华留了两个粗使丫环下来照顾碧云,临走时碧云清醒了,拉了傅明华的手,眼泪汪汪的样子,最终因为伤势,她还是被留在了河南府驿站之中。

    过了河南府,一行人便直直前往江洲了。

    只是路上竟然还遇到了昌平侯府的人,领头的正是当初白氏曾提过的娘家侄孙白滔,想要与傅明华同道。

    可惜连傅明华的面都没见着,就让燕追令人以‘刁民’的名义给拦了。

    出了这样的事儿,傅明华心里想着白氏不肯死心的同时,对于白滔自然也没有担忧。他出身昌平侯府,哪怕办事的官员碍于燕追名义,也绝对要不了他的性命,但苦头就难免要吃些了。

    不过这也是白氏一意孤行的后果,也该她自己承担了。

    进了鄂州,燕追邀傅明华去洞庭湖走一圈。

    此地风景优美,又有名动天下的岳阳楼。

    曾有诗句:昔闻洞庭水,今登岳阳楼。

    更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之美称。

    不去实在可惜!

    最重要的是,傅明华难得出门一趟,前头又有燕追顶着,自然也就有了兴致。

    她是换了一身便于行走的胡服出行的。

    这里有一种与洛阳不同的婉约。

    此地是太祖亲拟的江南道,有鱼米之乡的称谓。

    进了江南之后,便能感觉到江南的富庶了。

    这种富庶并不是单指钱银丰足,而是这里气候温宜舒适,学子众多。

    自古以来江北战乱缤纷,民众流离失所,所以江北之上多出武将,而江南则是以学子文人出众。

    傅明华与燕追结伴而来时,燕追并未表明身份令人清理此地。

    所以上了岳阳楼后,此地已经有学子正在其中谈天说地。

    岳阳楼傍山而建,从楼上望出去,仿佛能看到缥缈的云层,惊心动魄。

    远处能望见老君山,底下是洞庭水,可惜就是有人了。

    看到燕追两人前来时,里面几个穿了儒袍的年轻学子站了起来,拱手笑着邀请道:“兄台可要进来喝杯水酒?”

    燕追性情高傲,有人礼让也没觉得有何不对。

    他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傅明华,傅明华觉得也颇有意思,便微微颔首。

    两人进了岳阳楼内,戚绍留在外间。

    几个书生让出了位置来,燕追与傅明华跪坐了下去。

    她虽然穿着胡服,做男子装扮,但大唐女子着胡服梳头又不是离经叛道之举,因此并没有引起众人诧异的目光。

    反倒是傅明华之美,一看就不是属于小家门户能养得出来,燕追往那儿一坐,先来的几人中都颇感受他压制。

    一位少年为燕追满了酒杯,杯里倒的是葡萄酒,只是如先前招呼的少年所说,只是水酒罢了。

    这种酒乃是葡萄发酵之后所出,与糯米酒取汁相同,并不复杂,口味虽然不算酸涩难喝,但也并不出众,倒是酒气有了。

    而燕追在洛阳宫中时,也喝葡萄酒,只是却是西域进贡,与这种葡萄酒又大不相同。

    他只举了杯子略略沾唇便放下了,几人就热情的问:“兄台是哪里人士,可是来这里寻亲访友?”

    傅明华趁他与人说话,目光望着远处打量。

    燕追一边回话,一边注意力又放在傅明华身上。

    “只是路经岳阳楼,拙荆早闻洞庭湖大名,想来瞧瞧。”

    傅明华听了这话,脸颊就微微浮现出红晕来。

    燕追嘴角边笑纹加深,又伸手搂了她腰,要喂她酒喝。

    亭外戚绍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傅明华没想到他会这样无赖,不由看了他一眼,只是她杏眼桃腮,脸颊粉红,这一眼望去哪怕她强作镇定,可实在没什么杀伤力。

    燕追微笑着喂了她一口酒,熏得她脸微红。

    他又喂了两口,傅明华将头别开,燕追才将杯子搁下了。

    他又与几位少年说话,傅明华却是没想到喝了酒只觉得头重,忍了又忍,最终仍是没忍住,支了手扶额。

    燕追注意到了,扶她靠在自己肩上,脸上神色更柔和。

    “严兄与令正伉俪情实在笃挚,令人羡慕。”

    说话的少年一句话恰好说中燕追心中欢喜之处,顿时令他抬起头来。

    那少年约十六七,穿了一身青长素袍,看起来倒是文质彬彬。

    见燕追看他,他微微一笑,拱手道:“在下江陵徐子升。”

    说得多了,燕追倒是觉得这徐子升有些意思。

    依燕追手段,不自觉间他便将这徐子升来历出身都摸了个透。

    徐子升虽非出身显赫,但其祖父也是大唐永昌二年的秀才,可惜自此之后未再得功名。

    这徐子升六岁能识字,八岁能通六经大义,十四岁便中秀才,十五乡试未能得中,并非是因为其才学不够,只是江陵太守张嵩担忧其年少成名多骄傲,有意阻挠罢了。

    他是江陵出了名的神童,也是各家府上竞相邀请的常客。他拜在江陵望族宇文氏名下的族学求学,得大儒严本之指点,又与宇文氏族几位嫡出的子弟交好,算得上是少年成才了。

    傅明华听了半晌,也想转过头去看看这位名满江陵的才子。

    燕追却一心二用,将她拦住。

    她头一回喝酒,脸颊浮出薄薄的红晕,眼波似是笼了烟雾,与平日端庄温婉的模样又有不同。他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傅明华这模样,因此她才刚刚一动,他的手就伸了出来,按到了她脑袋上。

    手下细滑如缎的发丝在他掌心下摩擦,带起轻微的痒。

    那酥麻入骨的感觉让他神色一顿,才恢复了正常。

    “尚书周官可曾背得?”

    他跪坐在厚厚的垫子上,侧着脸看傅明华,嘴里又在问话。

    这样其实太不尊重人,不过他神态无比自然,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

    ………………………………………………………………………………………………………………………………………………………

    第一更。。。

    其实想改一改……

    因为我立志要当个有报负、有目标、有节操的三好少女!(泥垢了!)

    在追儿和明华秀恩爱的时候,我首先吃了一大把狗粮。。。

    所以我恶劣的也想要把他俩撬开!!!

    哼哼哼。。。

    月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