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一章 考验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岳阳楼上的少年看得出来他脸上飞扬的神彩,都猜他来历不凡。

    最近江洲谢氏一族赵国太夫人七十大寿,早在半年前便放出了风声来。

    从月初至今,进江洲的人络绎不绝,大都身份显赫。

    徐子升目光闪动,点了点头,恭敬道:“背得。”

    “便从,‘王曰:若昔大猷,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此处背来。”

    徐子升双手交叠举过头顶,认真道:“是。”

    说完,他微微整顿了一下衣冠:“王曰:若昔大猷,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曰:唐虞稽古,建官唯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伯、侯。……”

    他声音抑扬顿挫,背来毫不停顿,确实习得书经不是说大话的。

    “冢宰掌邦治,统百官,均四海。司冠掌邦禁,诘奸慝,刑暴乱。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六卿分职,各率其属,以倡九牧,阜成兆民。”燕追嘴里也说了一句,徐子升额头隐隐现出汗迹,他手放在傅明华头顶,转过头来望着徐子升,神情有些慵懒,嘴角边带着笑意:

    “此话何解?”

    这样一说,便更是托大了。

    他是以上位者的语气来考验徐子升的。

    傅明华虽然头脑发晕,只觉得脸颊发热,但也听得出来燕追恐怕是有意要提携这个名叫徐子升的年轻人。

    徐子升神情更显谨慎,想了想才答道:“冢宰主管国家治理,统帅百官,调剂四海……”

    他一字一句的答道,燕追倒是来了些兴致,又考了几句。

    中间不乏提问诗经、礼经、春秋等,但徐子升都一一答来。

    显然这位名满江陵的年少才子,并非浪得虚名而已。

    可傅明华却注意到燕追。他在考校徐子升的同时,也显示出他非凡的造诣与才华。

    若是不通六经,恐怕在考问徐子升时,不会这样面面俱到。

    虽然早知他颇有文彩,绘画、字儿都颇有大家风范,可是此时见他并非金玉其外,又通武艺,不免有些惊艳了起来。

    她仰了头含笑望着燕追看,眼里露出欣赏之色来。

    燕追嘴角边笑意更深,说了半晌,才望着傅明华,温声道:“可累了?”

    没有人会不喜欢在心仪的姑娘面前展现自己出众的一面,傅明华向来冷静,此时用这样的眼光来看他,自然更令燕追心情舒快。

    在岳阳楼也坐了有一阵了,这里离江洲并不远,若是此时赶路,恐怕晚间时候便能到达。

    她点了点头,燕追就起了身,并将她也拉了起来:“天色不早,还要赶路,便不再耽搁了。”

    几个少年之前听他与徐子升对话,一来一往间都颇有体会,此时听燕追说要走,不免有些惋惜,连忙便道:

    “兄台,后会有期。”

    燕追看了徐子升一眼,此人有宰相之才,恐怕将来确实是会再会的。

    他与傅明华出了岳阳楼,戚绍连忙跟了上来。

    其余几位学子又跪坐了下去,徐子升却维持着恭送他时的姿势,并未直起身来。

    傅明华终于还是没忍住,回头望了一眼。

    只是可惜没见到这位江陵才子的脸,只看到他穿着的那身宽袖窄袍的深衣,倒是颇具风采。

    “好看吗?”

    燕追见她头转不回来,不由咬牙问了一句,傅明华愣了一愣,转过头来时含笑看了他一眼:

    “殿下看来对这位徐家郎君颇为赏识。”

    他有意任用徐子升,否则刚刚在岳阳楼上时,便不会与他说这样多话了。

    燕追神情不置可否,嘴里却道:“元娘从哪里瞧出来的?”

    哪里都瞧出来了!

    傅明华还有些头晕,走得较慢,燕追拉了她的手,陪她缓缓下山。

    等到几人走得人影都不见后,徐子升才又重新坐了下来。

    与他同座的人有些不解,替他斟满了一杯酒后才问:“子升看起来对那位兄台十分看重的样子。”

    徐子升闻名江南,在宇文氏的族学中学习,与他来往的都是有识之士。

    虽说众人都瞧得出来燕追似是来历不凡,但却没有谁猜到燕追真实来历。

    徐子升端起酒,抿了一口:“再过些时日是江洲谢府赵国太夫人的七十大寿,张大人有意为我引荐谢家大爷,诸位可愿前往?”

    宇文氏虽然是望族,可与四姓相比,又有差别。

    若是能得谢家举荐,将来入朝为官便是青云直上,前途无限了。

    一群人听了这话,神色不由一振,自然都乐意前往的。

    徐子升握着酒杯,脸上显出几分红晕来。

    这倒不是醉酒之后的窘态,而实在是因为此时兴奋得很。

    他看出燕追气势神态非同一般,再加上又考验他功课文采。

    “子升可是瞧出刚刚那位郎君与太太身份了?”

    有个少年凑了过来,他是江陵知府丁昌的嫡子,丁昌向来提携徐子升,当初徐子升便是由江陵知府丁大人引荐给太守张嵩的。

    此时见说话的人是知府嫡子,徐子升便有意指点他一番:

    “你可知他是谁?”

    几个少年一听这话,都有些好奇。

    “能见到他,都是我们今日之幸了。”徐子升叹了口气,见众人都面露焦急之色,催促他快说,便也不卖关子了:“他极有可能是,当今,”他伸手指了指了天:“那位大人的三子了。”

    ‘嘶。’几个少年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话何解?”

    丁鲂又问,徐子升便笑道:“江洲谢府赵国太夫人大寿,前来拜寿的人最近已经要将江洲谢家的门坎踏平。”

    “那也不能说是三皇子呀。”另一个少年也张嘴。

    徐子升看了他一眼:

    “这位赵国太夫人出身青河,当今三皇子生母贵妃娘娘同样也出身青河,乃是嫡亲。”

    “可是,可是三皇子只是定了亲事,并未大婚,怎么会带着妇人来江洲,并且还自称是他……”丁鲂喃喃道,话未说完,他便伸手拍了拍自己脑袋:“错矣,错矣。”

    “伯鱼,此话怎说?”

    徐子升笑着,没有开口的意思,丁鲂明白他是有意让自己来解释,便苦笑道:“三皇子与长乐侯府的长嫡女定下亲事,而这位出身长乐侯府的大娘子,其母族便是谢家嫡女。”

    ……………………………………………………………………………………………………………………………………………………

    传错了,已经改正过了!!!

    我自己检查到错处的,求表扬。。。(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