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四章 安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手捧着巾子水盆等物的丫环鱼贯而入,递了帕子前来给燕追和傅明华擦手。

    不远处装饰的八宝阁上,摆了不少物件,许多摆件看起来都是时常把玩的,古香古色。

    不是如长乐侯府中装扮得极尽奢华,恨不能让人知道府中富贵一般,谢家里却是低调中显得素净。

    头顶正中的高堂上悬了匾额,上书‘海纳百川’的字样。

    看手笔,行笔潇洒飘逸,笔势委婉含蓄,如行云流水般,是汉时王氏一族的手笔。

    汉时王中坤拥兵助汉明帝建都江左,立汉朝,而被封为异姓王。

    王氏一族权势在汉立之后达到鼎峰时期,王家那时掌汉朝半数兵马。

    而内政之中则由谢家子弟一手掌握,那时曾有‘王与谢,并天下’的说法。

    只可惜随着汉朝的没落,到晋朝时期,中原势力割据,王朝政权混乱,王朝频繁交叠,战乱纷争,不少世家贵族在这长达数百年的时间中消逝。

    宇文氏族是晋朝时最终的皇族,却死于外戚势力陈太祖杨氏的屠刀之下。

    直到陈朝之后,才结束三百余年混乱纷争的局面,直至如今唐朝取陈而代之了。

    晋时因为征战连连,政局混乱,许多前辈遗留下来的东西早就消失不见,更不要提书籍字画等珍贵异常的传承之物。

    王家当年名声极响,与谢安石并称‘王谢’,王家以书法、围棋见长,尤其是书法,传承至今,十之**都已经毁得差不多了,珍贵异常,十城不换。

    就是嘉安帝的私库之中,也不见得有几幅‘王谢’手笔,可是谢家却能将这样一副匾额保存得如此完整,倒是令傅明华连连看了好几眼。

    屋里谢家子弟都在,因传承之故,谢家家风秉承汉晋时的风气,娶妻不纳妾,家中养妓人以娱客同时也娱自身,其余逢场作戏算不得真,哪怕就是有了子嗣,也绝不认领。

    正是因为家风严谨,谢家传承至今,对血脉十分重视。

    但哪怕是不纳妾,可是谢家子嗣也是不少,别说早些时候,就是如今谢氏族长谢应荣便还有两个兄弟,开枝散叶后谢家嫡系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会儿一堆人进了厅堂,还有不少到如今血脉稀疏了许多,没有资格进大厅的人还候在门外。

    人多却显得并不杂乱,反倒都极有礼,并没有露出好奇打量之色。

    迎接燕追的人中,并没有年轻后辈,倒是谢府几房人都来了。

    傅明华看了一眼,除了其余三姓的人因为赵国太夫人生辰早早到来,满满坐以位上之外,谢家长房嫡系传承之中,除了二房、三房的人,她的外祖这一支里三位舅母都在,但唯独不见她的母亲谢氏。

    她不动声色捏了帕子压了压嘴角,眼里带着几分漠然之色。

    “殿下远道而来,实在是老妇人脸上有光。”赵国太夫人微笑着,她年纪大了,燕追允了她坐下。

    不过也不敢真坐实了,只是堪堪沾着一点儿椅子的边儿罢了。

    燕追就笑着道:“太夫人严重了。临行前母妃殷切叮嘱,让我一向要替她向太夫人祝寿。”

    他虽然是笑着说话,可神情里却带着世家门阀特有的矜持,冷冷淡淡的,与谢家谢利镇几兄弟神色颇有相似。

    若他太过殷切,谢家哪怕表面恭敬,心里恐怕也要瞧他不上的。

    可这会儿他一旦露出这样并不热切的神色,反倒令进入厅堂中的众人神色一振。

    赵国太夫人低垂下头,牵了腰间系着的襟子擦眼睛,神情有些动容:“劳娘娘惦记着老妇人了。”她说完,转头往洛阳方向拜了一拜。

    众人扶了她起身,屋内众人又一阵寒暄,好一阵之后赵国太夫人才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殿下一路舟车劳顿。舍下已备了薄酒,为您与元娘接风洗尘。”

    燕追自然点头。

    临分别时,他看了傅明华一眼,才与谢应荣等一干人离开了。

    余下女眷时,赵国太夫人也看了傅明华一眼,才笑着温声道:“好孩子,一路可是累了?”

    她说话时与之前面对燕追时的恭敬又有不同,带着亲切与慈祥:

    “听风轩里已备下了酒菜,你随我来。”

    她只字不提谢氏,只与傅明华介绍起崔家、祝家、以及阴家的来人。

    几家分别备了礼,傅明华与燕追已定下了亲事,虽说未成婚,但四姓显然都不愿得罪这个将来极有可能会母仪天下的少女,因此送的礼都一个赛一个的珍贵。

    崔家礼最重,兴许是崔贵妃的原因。崔大太太送的是一对可编为裙坠挂在腰间的玉环,那环通体洁白,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另外还送了一双臂环,也是价值连城。

    几人分次落座,席间赵国太夫人不时与傅明华说上几句。

    她年纪虽大,但精神却极好,活了大半辈子,又曾是谢氏掌权的内宅太太,赵国太夫人性格手腕自是玲珑。她一旦有心,席间便是欢声笑语,再没有冷场的。

    用过了膳,又笑闹了半天,祝大太太提议打叶子牌,耍了半天,赵国太夫人脸上显出疲备之色,崔大太太便提出告退。

    赵国太夫人也不挽留,等到众人走了之后,才向下人使了个眼色,望着傅明华温和的笑道:

    “赶路这些日子,可是累坏了?”

    她与傅明华说笑,一面站起身,让下人来领傅明华回她的院子。

    “府中歇息之处已准备妥当,你去瞧瞧,若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便尽管与你外祖母说来,你知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必那样客气。”

    她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的,傅明华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外头丫环已备了灯笼,招呼着她过去。

    江洲这座谢府占地颇广,院落与院落之间全靠弯曲的回廊门禁连接。

    不知是不是江洲的地理位置与洛阳不一样的缘故,这里的夜晚尤其的冷。

    傍晚时看着还好的古宅,此时莫名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那木柱之上雕刻着的飞禽走兽夜色下看来容态狰狞。傅明华打了个寒颤,江嬷嬷将她身上裹着的披风又拉得更紧。

    …………………………………………………………………………………………………………………………………………………………

    第一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