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五章 母女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这厚厚的皮裘却仿挡不住阴寒的天气。

    领路的两个丫环提着的灯笼将廊道照出点点昏黄的光圈来。

    走在左侧的丫环感受到傅明华的动作,不由就抿唇笑道:“娘子可是冷了?”

    外头还下着毛毛细雨,洒在廊顶的琉璃瓦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傅明华点了点头,江洲原本气温便低,入夜之后更是寒意渗入骨子里。

    “那走快些,这雨一下便冷得很,娘子只是初来不习惯罢了。”

    说话的丫环口音带着江南地区特有的软糯,轻言细语的倒是好听。

    江嬷嬷听着家乡口音也觉亲切,接了两句嘴,便渐渐不说话了。

    谢家为傅明华准备的院落倒也大,不比傅明华在洛阳长乐侯府时的房间小到哪儿去。

    院中廊桥下早就候了人。

    傅明华看到谢氏时,是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的。

    她披着黑色貂裘,头发也梳得十分素净,未戴首饰,夜色下显出几分沉暮之色。

    傅明华朝她走近,她嘴唇动了动,最终张嘴却只说了一句:“你来了。”

    母女二人数年未见,谢氏看着笑意吟吟的少女,心中只感到无比陌生。

    谢氏极力想要回想起与傅明华生活的片断,可是努力一想却又是一片空白。

    她甚至都快要想不起当年与傅明华在洛阳郊外龙门山别院时,最后一面相见时她是什么模样什么神情了。

    再极力回想,便想起了她乘坐马车时,映在纱窗上挺得笔直的身影。

    那时傅明华说的话倒是听进心里,还牢牢记得。

    谢氏只依稀觉得有些变化,但又从她端庄雅致的气态里看出几分当年的影子。

    想到这里,谢氏心里稍安,露出笑容来。

    她不常做这样讨好人的事儿,哪怕当年嫁进洛阳傅家,也是高高在上的。

    此时一笑,难免透出几分勉强之色。

    “一路可还顺利?”

    谢氏微笑着开口,眉眼间冰霜却不见丝毫化解。

    傅明华歪着头打量着她看,她显然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嘴唇都冻得乌青。

    这样的谢氏比当日在洛阳长乐侯府中时,好似有些不一样,又好似没什么不同的。

    显然早就料到了自己前来时可能会面临傅明华的刁难,所以傅明华的沉默并没有换来谢氏的局促不安,反倒是静静站在那里任她打量,整个人仿佛都要融入了夜里。

    “您在这里站了多久了?”

    傅明华微微一笑,并没有要与谢氏表现得有多亲近的意思。

    谢氏愣了一下,大氅下的手掌微微握紧又松开,眼中露出十分复杂的神色,像是有些松了口气。

    “也不久。”她神情淡然的开口,率先迈步往正中厢房走去。

    从接到燕追等人已经进入江洲城中时的那一刻起,谢氏便知道她该要怎么做了。

    当年的她生下女儿,却一心系江洲,又因傅其弦不是其良配,便觉得生无可恋。

    那时崔贵妃提出要她为其‘排忧解难’时,她其实心里隐隐是松了口气的。

    活着对谢氏来说,每天生活在长乐侯府只是一种折磨而已。

    她怀念江洲的一切,怀念这里的山水,怀念这里四处可见的文人雅士,汉晋风范,而不是洛阳之中一群低俗之人强作风雅而已。

    她出身江洲,是江洲的嫡女,应该嫁的也是世族出身的丈夫,而不是傅其弦那样一个贪花好色的草包,她恶心!

    谢氏厌倦了那种生活,尤其是傅其弦逼着她要她出头为其纳妾时,她更是觉得心中厌烦。

    那时她曾经那么迫不及待想与谢家划清一切关系,能回江洲时,她是欢喜的。

    可是当时她抛弃了一切,连唯一骨血傅明华也都舍弃了,可笑的是如今兜兜转转,这个曾经被她与江洲谢家放弃的女儿,却又成为了她需要亲近拉拢的对象。

    从心底里来说,谢氏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母女情份虽说是天性,可是谢氏发现她不了解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

    那时只觉得她乖巧懂事,有时也是喜欢的,可她那时对长乐侯府一切都十分排斥,并不愿意亲近每一个人。

    她不知傅明华喜好如何,不知她有什么心事。

    只是知道她性情温顺庄端,不失大家风范,又规矩礼仪学得不差,女诫等女四书也背得,六经大义也通晓。

    直到那****一心寻死不成,而被傅明华救起时,谢氏才发现自己看错了这个女儿。

    那会儿她才发现,傅明华可能并不像她想像中那样单纯天真,否则她在那样的情况下,如何步步青云直上,使崔贵妃对她另眼相看,甚至求了旨意让看重的儿子与她定下婚约?

    她这么聪明,当年从蛛丝蚂迹能猜到自己的意图,还能在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片叶不沾身。

    这样的傅明华,让谢氏想起来都心中发寒。

    她隐藏得也太好了!那时她才多大?心机如此深,忍耐力如此可怕。

    谢家早年对傅明华多有冷淡,联系并不热切,此时恐怕要靠自己前来,怕是为难。

    就是谢氏心里,对于自己能与傅明华重修得了多少母女情都是有些怀疑的。

    身旁丫环低声提醒:“娘子,大娘子已经走远了。”

    谢氏愣了一下,抬起头来。

    刚刚她沉浸在回忆中,脚步便慢了一些。而原本与她并行的傅明华此时已经走了好几步远,根本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谢氏心中登时一痛,脸色微微发白,却加快了脚步跟了过去。

    “这屋里你可还满意?”

    一行人进了厢房,江嬷嬷看得出来谢氏过来恐怕是有话要跟傅明华说的,因此带了碧青去整理傅明华的行李。

    这一趟回江洲要住上两个多月的时间,带来的东西不少,一切都需要熟悉。

    院中侍候的丫环奉了茶过来,傅明华先前便取了大氅坐了下来,捧了热茶在手心温着,却并没有喝。

    “这是去年西湖天竺寺出产的灵茶,茶水甘冽,倒是可以尝尝的。”谢氏也坐到了傅明华身侧的椅子边,提醒了一句。

    ………………………………………………………………………………………………………………………………………………………………

    我的更新送来了。。。

    我有个心愿想和月票有个约会……

    如今不行,请让我闻闻月票的芬芳总可以了吧……

    今天还有更新,还有更新,还有更新。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但是我可能会睡觉睡到下午起来,挨只么么砸(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