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无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无话可说,谢氏一句话说完,屋里又沉默了下去。

    “随我出去走走吧?”

    谢氏无声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望着傅明华看:“我带你熟悉熟悉这院子。”她眉梢间露出几分忧郁,“这是我少年时期曾住过的院落之一。”

    她低垂着眼睫,神情淡漠,气质如兰。

    傅明华站起了身来,谢氏示意身侧的嬷嬷不要跟着。

    “现如今,我也知道恐怕你是不想见到我的。”外间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从屋檐一滴一滴的落下来,砸落到地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傅明华裙摆都湿了,此时坠坠的并不舒爽。

    谢氏声音轻细,似这江洲的天气,带着蚀骨的寒意。

    “可是如今你既然与三皇子定了亲,往后谢家便是你的依靠。”谢氏抿了抿唇角,这是双赢的事儿。

    但她几句话都说完了,傅明华却并没有给她回答。

    “莫非你还想靠长乐侯府?”

    谢氏抬起眼眸,不知是不是这江洲水乡将她黛眉晕染出好看的色泽。

    她已年过三十,看上去却不过二十之数。时光对她尤其的优待,傅明华含着笑提了提湿了之后粘顺她鞋面脚踝上的裙摆,看谢氏提到长乐侯府时,淡然的语气,就像是提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般。

    “长乐侯府靠不住。”她缓缓开口。

    这一点不必她提醒,傅明华心里都清楚得很。

    可既然当初谢氏知道长乐侯府的人靠不住,选择的依旧是江洲谢家。

    现在来与她说长乐侯府靠不住,已经太晚了。

    傅明华含着笑,看着夜风下门前的情景。

    游廊直通整个院落,连接着谢府前后宅。

    她临时居住的院子正厢房出门便对着几步小小的阶梯,左右两侧都放了石灯柱,里面搁了油脂,夜色下风吹得火光不住摇曳。

    绵绵细雨吹落进来,将阶梯浸湿。这种阴雨绵绵的天气让人懒洋洋的,恨不能时时困在屋中,不要出门才好。

    几滴雨水从廊桥屋檐顶上滴落下来,傅明华走了两步,伸手去接。

    那水珠落到掌心时冰凉异常,使她手心都感觉到微微的刺疼。

    “今晚席间,并未看到您。”

    她转过身,神态从容。

    只是之前还神情冷漠的谢氏一听这话,脸上却露出难掩的狼狈之色。

    傅明华没有笑,说话时口吻也不带讥讽,可是谢氏却似咬紧了下唇,脸色泛白。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她才有些艰难的开口,秀气的鼻翼微微颤动,发出一声极轻极细的‘嗯’的声音。

    “为什么?”

    傅明华似是有些好奇的问出这话时,谢氏脸色就更白了。

    她手指抓住披在身上的貂裘,指尖纤纤,用力将皮裘攥紧。

    还能有为什么呢?

    她只是江洲名义上早就死了的女儿,哪怕回到江洲之后,能锦衣玉食的活着,貂裘珠宝数之不尽,可是她却终究不能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谢氏抬起头,目光不避不闪望着傅明华看:“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

    虽被戳中了痛处,但谢氏却并不肯面对内心里软弱之处,她的勇敢与她秀气的外表并不相衬。

    傅明华笑了笑,低下头来,伸手摸了摸耳际:“我也只是那么一问。”

    “您不要在意。”

    长乐侯府当初再不好,至少她也是这样光明正大的身份,总比如今偷偷摸摸要好了许多。

    “我明白。”谢氏勉强牵了牵嘴角,母女二人一时间又是有些无话可说。

    “我说的话,你想想。”谢氏呆了半晌,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说了这话句正想离开,傅明华却道:“我知道的。”

    谢氏低垂下头,眼中泪水都要弥漫了出来。

    她强忍了酸楚,声音有些沙哑:“那你早些歇息。”

    说完这话,她眼中露出犹豫之色:“希望你不要恨我,你也明白,我只是身不由已。”

    傅明华望着她,没有说话。

    “现今你也长大了,你应该明白的。”她垂下眼皮,拼命忍住要掉落下来的泪水,只是昏暗的灯光下,那水光依旧折射出碍眼的光泽。

    “长乐侯府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心中应该明白的,”傅明华没有回应,谢氏便声音更轻了些:“若是换了你,你又会怎么做?”

    “你是未来的三皇子妃,若是有人助你,将来便是天下最尊贵的人。”谢氏忍了心中感受,小声劝道:“孰轻孰重,你心里好好想想就是。”

    下人站得远远的,之前谢氏要与她说话,特地叮嘱人不要过来。

    这会儿只知母女之间说了话,却又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明白。”傅明华点了点头。

    谢氏抬起头,望着她看,却见傅明华平静的也在看她:“如果是我,我也会跟你一样选择。”

    她这样不喜傅其弦,连他的名字都不愿意再提。

    若是设身处地的站在谢氏的立场去看,恐怕傅明华也会做出与她相似的选择。

    谢氏眼中渐渐露出光彩,傅明华却笑着看她:

    “但那又如何,我不是你。”

    她的瞳孔渐渐缩紧,似是嘴唇都失去了血色,紧抿着嘴唇,下巴绷得极紧,发不出声。

    “天色不早了,赶路一天也是疲累,您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傅明华轻声劝她,谢氏却再也听不进去。

    母女两人见面到现在,谢氏才发现傅明华连一句‘母亲’都没有再叫她。

    恐怕在傅明华心里,当日她‘上吊自尽’之时,长乐侯府世子夫人离世,她的母亲便也跟着去了。

    谢氏都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这宅院的。

    傅明华看她人都走远了,才转身过身。

    她在外头站了一会儿,冻得手脚都僵疼了。

    江嬷嬷抱着大氅站在屋中,有些担忧的望着她看,也不知站了多久了。

    “娘子且放宽心。”江嬷嬷怕是以为她伤了心,傅明华披了大氅还觉得冷,听了江嬷嬷这话也不解释。

    进屋里先沐浴更衣,外头门一关,内室又烧了地龙暖和起来,傅明华才觉得好些了。

    ………………………………………………………………………………………………………………………………………………………………

    给我月票,我会为你们转身。。。

    最近没有睡好,失眠、多梦,幸亏没有尿频尿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