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八章 遇上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下人领着她朝赵国太夫人崔氏的房中行去,谢家园中地上还未干,但雨却停了,园中种着的植卉翠绿的味子上挂着点点雾珠。

    昨夜屋顶上遗留的水迹还顺着屋檐缓缓的滴落,傅明华来到崔氏的房中时,院中已经有不少人都来了。

    她不是来得最早的,但也不是来得最晚的。

    雕花胡床正中仍是空余的,侍候的婆子殷勤的上来取了她的披氅,屋里傅明华的太祖母祝氏也在,正与几个妇人侧头说着什么。

    谢家老宅少有见到洛阳新贵府中才有的椅子,这里却几乎都是胡凳以及类似小榻般的胡床,足可坐两人左右。

    若不是这样的场合,昨日归来时,一群妇人大多都是席地而坐。

    祝氏听到脚步声时便抬起了头,看到傅明华进来时,她眼中掠过几分意外之色,显然没想到她这样快便来了。

    她今年不足五十,看上去却如四十左右,梳了娥鬓,戴了金丝鬓唇,几缕流苏垂坠下来,显出她有些严肃高傲的面容。

    祝氏化了酒晕妆,眉毛描得极黑,晕染开的胭脂从两颊将眼角眉梢都覆盖了,更显她气势丰足,打量人时带着隐隐的审视味道,怕是一般小娘子站她面前都得心虚气短抬不起头。

    除了祝氏之外,还有谢家二太太与三太太,以及几个小辈,都是三姓出身,以保血统。

    “元娘来了。”祝氏笑意吟吟冲她招手,“怎么来得这样早?昨夜可是睡得还习惯?缺什么尽管与外祖母说。”

    她穿了一身姜色长裙,配湘妃色上衣,身段丰腴,脸颊饱满。

    见傅明华上前,便拉了她的手殷切的交待:“若是下人有侍候得不周到的地方,尽管来说。”

    “嫂嫂早就心心念念二娘的独女,如今总算是见成了。”说话的是谢二太太阴氏,她比祝氏年岁小些,但从外表上来看都差不多。

    此时说完话,见傅明华看她,便笑着道:“元娘,若是得空了,来我院中玩耍,你难得来江洲,你那殊欢妹妹早就惦记着了。”

    “多谢二叔祖母。”傅明华行了一礼,阴氏愣了愣,顿时便有些意外了:“难为你记得我。”

    昨日傅明华初来乍到,又见了那样多人,二太太心里压根儿没想过她能认得出自己,脸上笑容便多了几分,握了她的手,随手褪了腕上一只镯子向她手上套去:“好孩子。”

    其余几人便都忙着要拿礼物。

    昨日虽也有送,但谢家规矩不少,昨天匆匆送了,人都不见得认得齐全,因此今日是要再送一回的。

    傅明华见过了屋里几位长辈,那后头谢家的其余人才匆匆来了。

    传承了多年的世族,谢家的小辈倒是真不少的。

    光是与傅明华平辈的表姐妹们便有十七个之多,傅明华来谢家时便已经将谢家的人名单背熟了,此时只要能将脸与名字对上勾便成。

    赵国太夫人从内室出来时,堂中二三十人,数代同堂了。

    “元娘头一回来江洲,便拿谢家当自己家里似的。”崔氏这话让谢家一堆小娘子的目光都落到了傅明华的身上。

    傅明华微笑着点头。

    不论在此之前,四姓之中其余女眷因为长乐侯府的缘故,对于傅明华都并没有多少好感,但此时看她进退有度,温婉大方,倒与她们想像中并不一样了。

    从崔氏院中出来时,大房之中谢殊晏与二房里谢殊欢都对傅明华颇为亲近的样子。

    谢家的小娘子中,独有她们与傅明华年纪相仿,因此邀她明日前去江陵府玩耍。

    傅明华一一笑了,又让江嬷嬷拿出早就备好的礼物与谢家两位小娘子交换了,几人才沿着游廊朝另一侧走。

    “元娘一来,天公都做美,天气放晴了。”谢殊宴是谢大爷谢利镇的长女,长得与谢氏有几分相似,穿着迎春花色长裙,上身则是粉色上衣,臂间套了玉环,手腕上戴了一对镶了宝石的金镯,走动间足下鞋面上缀着两颗硕大的明珠,走动间一晃一荡,十分惹人注目。

    相较之下傅明华的打扮便显得要素净了许多。

    倒不是说她衣裳穿戴不如谢殊宴,只不过是她不喜华丽装扮,收拾得素素净净罢了。

    “母亲新送了我一套百鸟长裙,我还未穿戴过,若是元娘喜欢,我让人送来元娘你院中。”谢殊宴望着傅明华微笑,她这样的态度让人十分舒服。

    说着送东西,既不是施恩般的语气,又不见多少讨好之色。

    傅明华便笑着摇了摇头:“哪里能抢五姐姐的风采?”

    谢家按辈份排行,谢殊宴前头还有几个姐姐,却都已经出嫁。

    她也定下了亲事,许的是祝家,婚礼定在后年三月。

    明年因燕追与傅明华的婚事之故,不少人都被迫提前或是推迟,不敢与皇子撞上了。

    谢家这样的门户,嫁女儿不可能仓促,宁愿晚些都比早了好。

    她比傅明华还大了几个月,等到出嫁时都已经十七了。

    谢殊宴听傅明华拒绝,也就没有勉强。

    走了一段,谢殊欢就指着前头道:“那边游廊过去是小隐园,府中花露香精俱都出自小隐园中,表姐可要去看看?”

    她歪了头望着傅明华看,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

    出了游廊下了阶梯之后,便能看到小隐园的拱形门了。

    地上还有些湿滑,江嬷嬷小心翼翼扶了她,唯恐她跌倒了。

    院墙之上爬了不少藤蔓,地上以打磨得光滑的鹅卵石铺路,显出几分朴素典雅的清幽。

    门口两旁各种了丛丛细竹,微风夹杂着泥土的腥气以及草木的芬芳,傅明华小心翼翼的提了披帛,还未走两步,就听到另一端有声音传来:

    “殿下龙凤之姿,卦象亦是……”

    声音有些苍老,一听这话,谢殊欢顿时便愣了。

    “是郭先生。”

    傅明华脑海里第一时间想起的,便是那位名满天下的鬼谷派后人郭正风了。

    只是她很快回悟过来,这位郭先生已是年近百岁的高寿,向来居于云梦山。

    虽说郭正风与谢家交好,但他这把年纪,亲自前往谢府的可能性不太大,极有可能只是郭氏后人罢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