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九章 算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说话的声音不大,显然说话的人在这‘小隐园’中,又离几人有些距离。

    谢殊欢登时精神一振:“早前两日,郭先生来到了府中。”

    她话一说完,一旁谢殊宴便看了她一眼,望着傅明华微笑道:“这郭先生乃是郭正风后人,是鬼谷出身,颇得郭老先生真传,推演算术十分厉害,祖父早前曾得他指点,想必此时也正在为殿下推演卦象。”

    谢殊欢就道:“我们也去吧。”

    走到此地,错过也实在可惜。

    傅明华对于这郭先生也实在是有些好奇,便也点了点头。

    这边几个少女的动静早有下人报与谢应荣了,傅明华等人过来时,他笑着冲几个女孩儿招了招手。

    小隐园中一座八角凉亭里此时四周挂了竹子编织的帘席,挡住了大半风雨。

    亭子宽大异常,中间摆了紫檀桌案,燕追、谢应荣等席地而坐,正侃侃而谈。

    侍候的下人守在亭外,桌上摆了香炉,亭中一旁有随侍正跪在一只小炉旁,拿了扇子小心照顾着火炉,上头摆着茶壶,正冉冉升起热烟。

    亭内除了燕追与谢应荣父子之外,还有几个穿了儒袍,留了胡须,样貌有些面生的男人。

    几个小娘子提了裙摆上亭,燕追目光就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她今日梳了双髻,可却两侧髻并未全挽起来,反倒各留一缕垂落在胸前,显出几分少女的娇俏。

    兴许是平日看惯了她梳装打扮一丝不苟的样子,燕追以往见她时,她总是头发抹了油梳得齐整,连根发丝都极少会乱,冷不妨看她这模样,倒觉得有些惊艳。

    “怎地来这边了?”

    谢应荣看了燕追一眼,见燕追目光落在傅明华身上,当着眼前这群人的面,丝毫没有掩饰他心思、意图的模样,目光沉了沉,嘴里便问起谢殊宴话来。

    “回祖父的话,表妹初来乍到,原是想带她来小隐园看看,却不想祖父也带了客人来。”

    谢殊宴微笑着开口,亭中几个说话的中年人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谢家这一代的女儿规矩气度都不差,在教养女儿这方面,许多新兴世族与谢家完全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学了皮毛也学不会精髓。谢家的姑娘往那儿一坐,便能让人感到她良好的家世与修养。

    “昨晚可睡得习惯?”

    傅明华一来,燕追眼睛里便再也看不下旁人了。

    他温和的开口问话,亭中几人都看了谢应荣一眼,紧接着目光才隐晦的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江洲天气不比洛阳。”燕追感觉到了亭中众人有些诧异的眼神,却丝毫也不放在心上。

    再过不了几****便要离开江洲,这一走便不知多久才能再与傅明华见面了。

    这会儿傅明华不过来,晌午之后他也会去寻她的。

    谢应荣嘴角边微笑不变,眼神却变得意味深长。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谢应荣已经让人添了垫子使几个小娘子坐下。

    她一来便使燕追目光总落在她身上,最终谢应荣自然是安排傅明华靠着燕追坐下,而谢殊宴两姐妹则是分别坐到了两人的长辈身后。

    桌上还残留着水迹,上面简易的画出了六十四宫八卦格。

    傅明华才看了一眼,燕追便低垂了头,半侧脸问她:“可看出来了?”

    他的臂膀侧着像是要抵到傅明华的肩了,身上传来淡淡龙延香的气息,侧过来的半张脸精致异常。

    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拂过傅明华的脸庞,她忍了脸颊酥麻的感受,点了点头。

    坐在燕追下手的一位穿了灰色儒衫的中年人便看了她一眼,脸上神情看不出喜怒。

    “乾卦。”九五,只是余下的话她没有说了。

    她并不是装模作样,这话一说出口,那中年人不由又看了她几眼,眉心渐渐就皱了起来了。

    这是一个颇有意思的卦象。

    燕追脸上带着微笑,半侧着身体,傅明华离他这样近,能看到他长长的剑眉。

    他的眉色泽并不浓,但眉毛却根根分明,呈斜飞之势,显出他飞扬的气势。

    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卦象。

    周易中,若阳爻出现于第五爻时,则是吉利。

    九五爻位之上象征君王,以龙比君,九为阳。

    故飞龙在天,是指君王大有作为之时。九五之尊指皇上。

    郭先生竟为燕追推出这样一个卦来。

    将卦象与燕追情景一结合,傅明华心中玩味,燕追却转头冲她微微一笑,她也回了个笑容。

    亭中几人都对这卦象心照不宣,之前盯着傅明华看的中年人沉默半晌,才望着谢应荣笑:

    “谢兄,这位便是长乐侯府的长嫡女,令媛之女吧?”

    谢应荣就笑:“郭先生好眼力。”

    被他称为郭先生的中年男人听了他这话,扬了扬眉梢,目光落在桌上。

    那水迹已经消了大半,谢应荣的夸奖并没有使他露出笑容。

    郭家与谢氏颇有渊源,谢家这一代女孩儿不少,但是这个年纪的却不多。

    三皇子对她颇为亲切,傅明华的身份便压根儿不需要再猜了。

    “难得。”

    郭先生笑了一声,烧水泡茶的长随终于泡好了茶,一一将茶杯分送到几人面前,傅明华也接了一杯:

    “当不得先生夸奖,只是强背罢了。”

    她这句话倒不算是谦虚。

    傅明华曾读过几年周易,对六十四位卦背得倒是熟,不过却只属于强记,并非真正心领神会。

    “只是班门弄斧,若非先生推演出来,我也是不明白的。”

    她说完这话,郭先生脸上笑意便更深了一些:“小娘子客气,我读了多年,也不过会个皮毛。”

    谢应荣听他这样一说,便不由大笑:

    “郭先生太过谦逊,不过许久未见,先生不如趁这机会,替我也推演一卦。”

    郭先生欣然应允。

    只是他越推到后来,神色便越发凝重。

    傅明华看了一眼,郭先生却伸手将桌上的水迹拂去。

    “我与善正难得前来江洲一趟,定当要品尝江陵的美食,前往岳阳楼饮酒一番才不需此行的。”郭先生微笑着,谢应荣目光闪了闪,自然是点头应了。

    ………………………………………………………………………………………………………………………………………………………………

    不给我投月票,就相当于没为燕追给作者塞红包!!!

    我要把他关进小黑屋!

    我造妹纸们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酱紫吧,如此这个月我月票能撸进前六名,让我们下个月愉快的三更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