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一章 送礼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一应承,燕追便偏了偏头。

    他呼吸略沉,半晌之后才转过脸来,目光幽深,望着傅明华半晌:“元娘,对郭瑞成的卦,你怎么看?”

    这会儿是真的冷静下来了。

    傅明华小小顺了口气,紧绷的双腿这会儿放松之后小腿肚仍微微抽搐,燕追刚刚的目光实在可怕,此时他终于不是刚刚神情了。

    “殿下可愿与世族门阀共睡一榻?”

    她轻声的问,燕追便忍不住笑起来了。

    旁人看不清楚,崔贵妃看不清楚,但傅明华心里却清楚得很。

    天下能做帝王的人,都是差不多。

    无论崔贵妃是否出自青河崔氏,但燕追骨子里流露着的是皇室血脉,若他将来继承这天下时,便是他与世族不两立之时,差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放了晴,江洲的春天还是有那么几分意思的。”燕追对傅明华的问提不置可否,转了个话峰:“洞庭湖上君山有几株茶树,采制的茶王嵩曾送入宫中,也不比灵隐下香林茶差。”

    “此时恰逢采茶时节,若是你喜欢,我便让王嵩清道。”

    燕追语气柔和,微笑着望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点了点头。

    “殿下来过江洲?”

    他意味深长看了傅明华一眼:“那日我们在城外巧遇,你忘了?”

    能被他称为巧遇的那一回,除了嘉安二年,谢氏意图上吊,她却与安嬷嬷合谋将谢氏救下送出洛阳城外,便再没有几次算巧遇了,更何况还是在城外。

    傅明华不信他不知道谢氏仍在世之事,此时听他提起,不由目光落在了自己裙面上,不与他说话。

    “下来吧。”

    他将一只手放开,另一手仍撑在她身体一侧,那放开的手递到她面前,等她伸手过去握住。

    只是见傅明华未动,他笑了两声,热气吹拂在她脸颊。

    燕追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莫非元娘想让我……”

    他话没说完,傅明华已经伸出手来放到他掌心上。他端详了片刻,又笑了两声,才紧紧握住了。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他含着笑冲她点头,她便放心往下跳。

    落地之时燕追似是未能将她捉紧,她一头撞进燕追怀中,幸亏他接准了。

    “小心。”

    傅明华双脚发麻,脸撞到他胸口之上,被他气息包围。

    燕追领口上的刺绣粗砺,磨蹭着她的脸,他说话时胸膛微微颤动,隔着厚实的锦袍传到她耳中。

    傅明华耳朵微红,连头也不敢抬,燕追手一放开,她便装作整理衣裳将身体别开。

    燕追看她伸手顺着头发,装出有些忙碌的样子,也不拆穿她,只是目光灼灼盯着她后背看。

    她向来循规蹈矩,少有这样略显狼狈的时候。

    那时忠信郡王府世子凌无邪派人追她自然不算,除此之外,无论燕追何时见她时,都是衣冠整齐,变吐得宜。

    此时看她这样实在是罕见,直到将她看得有些不大自在了,转过身来,他才理了理袖口:“走吧。”

    两人沿了路又退回去。

    连着几场春雨浇得谢府之中树木都已经开始抽芽,谢家景观宜人,一草一木都带着江南水乡水的清雅韵味。

    傅明华有意避开之前的尴尬,一路绝口不再提郭瑞成推演算卜一事儿,燕追便挑了些事儿与她说了。

    今日算来也巧,折过一片茂密的桂树,右斜一条小径过去便能看到一座园林,上书‘陵薮园’二字。

    傅明华不由便想起了汉时有句话:小隐隐陵薮,大隐隐朝市。

    谢家究竟是追究下乘的小隐,还是上乘的大隐,便值得人琢磨。

    园中有笑声传来,似是几位少年在谈笑,吟诗作对,倒也尽显少年豪情。

    燕追的脚步顿住了,挑了眉梢望着傅明华看:“谢家除了女儿不少之外,男子亦多。”

    光是谢应荣这一房,便生三儿两女。

    三个儿子之中开枝散叶,大房崔氏更是生了两儿四女,数房叠加起来,也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目。

    傅明华望着他看,不太明白他这话隐约指的是什么。

    他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傅明华自然也就不进去了,燕追走了两步,最终仍是什么都没说。

    回到院落中午睡了一会儿,傅明华起来时还在想着要怎么跟傅殊宴说明日去不了岳阳楼的事儿,没想到她刚穿戴妥当,那头谢殊宴领了三个谢家的小娘子已经前来拜访了。

    几个娘子带了几样礼物,谢殊宴让人捧了她早晨说的要送傅明华那件百鸟羽毛织就的长裙,华丽非凡,阳光下那裙上的鸟毛折出漂亮的光泽。

    可是这裙子明显不是未出阁时的谢殊宴能穿得的,显然是她早就备下这个东西,准备送她的礼物。

    碧青接了东西,傅明华又让人将自己也备下的东西送上来。

    送给长房崔氏之女傅殊宴的是一袋子饱满浑圆的珍珠,个个都有指头大小,光泽饱满,十分罕有。

    这是元岁之后崔贵妃赏赐给她的南海进贡的珠子,崔贵妃当时也不过得了一斛,便分了一半给傅明华。

    她又分了一袋子出来送傅殊宴,这会儿傅殊宴哪怕是并未想过傅明华会回她多重的礼,但是那珠子倒出来,在她细嫩的掌心里摊开时,她脸上依旧露出难以掩饰的笑容:

    “多谢元娘!”这珠子可以穿成一串项链,也可以做成首饰,她将珠子装了回去,交到丫环手瞎,脸上笑容便更亲切了许多。

    “我是来与你赔罪的,母亲早前吩咐我抄写一桩单子,我却忘了,今日母亲提醒才想起。”她一脸的真诚,上半身微微前俯,能使傅明华看到她眼中的歉疚之色:

    “所以明日我恐怕陪不了元娘前往岳阳楼。不过来日方长,明日不成,过几天也行,反正元娘还要留下来住几天时间的。”

    谢家出身的小娘子不会犯这样的错。

    应该是燕追使了什么方儿,才让谢殊宴主动向她提起此事。

    与她无关,她却能说得情深意切的。

    傅明华抿了抿嘴唇,握了她的手笑道:“表姐说的哪里话。”

    两人相视一笑,俱都将眼皮垂下了。

    ……………………………………………………………………………………………………………………………………………………………………

    改了一下,第二更差一些字,等下我会传点重复的,大家过十分钟重新刷新小说再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