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三章 想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时郭瑞成推出卦象之后又极快拂去,显然是有心维护谢家。

    她想起了燕追后来说起郭瑞成卦象时似笑非笑的神情,自然而然便也想起了他当时古怪的模样,又诳着自己往下跳,顿时又觉得脸上发烫,自然也就不再去想了。

    倒是那位善正未曾听说过,但谢应荣能与之相交,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否则要想成为谢氏府上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总觉得自己要摸到了一点边儿,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一片混乱,最终还是不想了。

    早晨向赵国太夫人崔氏请安,谢家的人怕是早就知道燕追要带她去岳阳楼走一走了,崔氏早晨捧了茶就笑:“正该多走走,否则捂在府里做什么呢?”

    祝氏等人都点头应答。

    出了崔氏院门,内院是有路直通后门而入的。

    谢家等级森严,牢守着旧时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这栋宅子光是进出的门不少,不同的人走不同的门。

    当日傅明华才到谢府时,因为与燕追同行之故,所以走正门而入,平日正门是不供一般人行走的,这会儿由下人领着从后门而出,燕追靠着马车像是已经等了一阵了。

    戚绍牵着马匹站在离他数步远的地方,看到傅明华等人一出来,戚绍便神情一振。

    “殿下来这样早?”

    傅明华有些意外,马车旁已经摆了凳子,她一手拎着裙摆,一边低了头上去。

    江嬷嬷与碧青坐在马车外,两个跟随而来的二等丫头跟在马车边行走。

    戚绍牵了马过来,像是并不准备要跟着。

    燕追也抓了马缰绳,踩了马蹬便纵身一跃上了马背,坐得稳当了,转过头来便看到傅明华倚在窗边望着他看。

    这个动作流畅轻巧,由他做来更是潇洒,他有些窃喜,弯了腰过来问:“看什么?”

    “看殿下。”傅明华坦然的回答,就见他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笑容来。

    燕追正处于意气风发的年纪,出身地位给他带来少年的恣意张扬展现得淋漓尽致。

    “看殿下什么?”

    他眯着眼睛,笑得像是只狐狸。

    傅明华先是被他问得双颊微烫,随即又冷静了下来。

    “看殿下英姿俊朗。”

    嘉安帝未赐婚时,傅明华见燕追十有**还镇定自如。

    赐婚之后每每遇上他,总是数次被他撩拨毫无还手之力,都以她面红耳赤转了话题为结果。

    此时燕追又追问她,傅明华与他对视,他不止没有收回视线,反倒点头:

    “我早知元娘仰慕我,既然如此,便允你一直看我就是。”

    谁要一直看他!

    傅明华脸上红晕渐渐染得更浓,她轻轻咬了咬唇,若是不再看他,便让他知道她是害羞,若是盯着他看,便是应了他所说。

    她犹豫再三,最终仍是坐直了身体,不再看他了。

    燕追此时心中实在是喜悦难以言愉。

    当日他向贺元慎‘讨要’了一些讨小娘子欢心的方式方法,可依他聪慧,他很快就发现贺元慎的法子并不是那么有用。

    否则贺元慎自己便能哄得傅明华开心,又哪儿还能轮着他来呢?

    若只照贺元慎的方法来自然是不行,他自己摸索着也倒是体会出一些心得了。

    傅明华对他太过循规蹈矩,行事并不出格,又太过冷静。

    若是顺着她来,要想如愿以偿便难了。

    既然她太讲道理,那么自己为何又要与她讲道理呢?

    幼时为他启蒙的孟孝淳便夸他天姿出众,举一而能反三,他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与傅明华相处时,便极少时候会因为她的冷漠而感到无从下手了。

    反倒数次使她羞怯脸红。

    燕追想起之前与她见面时少有看她这妖妖娆娆的模样,不由又勾了勾嘴角。

    “元娘,昨日你应了要与我出游,我一夜都未能睡着,盼着天亮能见到你与你说话了。”他弯着腰,骑着马亦步亦趋跟在马车的一侧,看她明明双颊红似火,偏偏握紧了手强行忍耐的样子,只觉得说不出的喜欢与爱意。

    那种复杂的感觉很难形容,除了皇位之外,他还从没对一件事如此执着。

    “靠过来些,与我说说话。”

    他目光落到傅明华那双交叠在一起的手上,那手他曾握过。

    他又想起了昨日曾握过她的脚踝,那肌肤细腻如凝脂,软软不堪一握。

    女孩儿的身体始终与他不同,处处精致,无一不美。他吞了口唾沫,目光渐渐变得火热。

    傅明华看他眼神有些不大对头,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她伸手抓紧了披帛,将臂膀牢牢裹住。

    燕追的目光又落到她脚下,那双秀气的玉足藏在裙摆中,他拧了眉头,傅明华显然也想起了昨日的事儿,又将脚缩了缩。

    “殿下想说什么?”

    她打断了燕追注视的目光,燕追便缓缓吐了口气,声音有些沙哑:“躲什么?”

    他现在又不会吃了她!

    “没有躲。”傅明华小声的说,但是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得不大有底气。

    好在燕追没有再问,反倒是开口:“鄯州情况不好,可能过不了两日,明日我便得要走。”

    他眼波一转,“元娘会不会想我?”

    傅明华觉得燕追现在越来越难以应付,他目光灼灼望着她看,她点了点头:

    “会想的。”

    她说完,抬起头来又认真重复了一次:“会想的。”

    燕追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忍不住就笑了。

    傅明华的性格向来沉稳端庄,可此时她认真望着他的眼,点头承认说会想他时,那神情认真得可爱。

    她认真了,反倒是使燕追也收敛了笑意,也想了想,望着她道:“我也会想你的。”

    燕追说了这话,便看她目光羞涩,与他眼神一对视,便将头别开了。

    他原本说这了话还觉得多少有些不大自在,但看她这模样,嘴角倒是抑制不住的往上扬。

    傅明华是做不出来羞涩了便低头将下巴埋在胸前的动作,她的性格使她哪怕地羞怯,也是坐得笔直,只是手将裙摆抓紧了。

    两人沉默半晌都没出声,心里却都是各有滋味儿。

    …………………………………………………………………………………………………………………………………………………………

    勤劳早更新的我又来了,我以非人的毅力撸完了一章。。。

    你们不要再把我当成人看,为了月票,我什么都可以!!!来吧,用月票来讠周戏我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