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四章 再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孟孝淳曾夸燕追自小喜怒不形于色,性情沉稳冷静。可此时他却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独自笑了好一阵,才又凑上去与傅明华说话,只是两人之间多少有了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傅明华这是第二次来岳阳楼,只是两次都是与燕追同来的。

    上回来时这里已经有其他学子,但这一次燕追提前打过招呼,再上岳阳楼时便再也没有旁人了。

    天晴之后再站在楼上廊中往外眺望,又与上一次来时略有不同。

    王嵩已令人备下了酒水在此处,侍候的人候在楼中,两人则是出了楼站在廊外,下人不召唤是不敢上来。

    傅明华进了楼中,斗蓬便被江嬷嬷取下,此时刚一出来,风一吹便使她一个激灵,倒也不是多冷,但一下便又更精神了。

    “上回来时,徐子升几人认出了殿下身份,恐怕是想要来江洲府拜见您的。”

    但燕追怕是无缘与这几人相见了。

    傅明华站在岳阳楼外,风吹得她襦裙不住飞舞,裙摆摆荡间发出‘呼呼’的响声来。

    燕追不爱她还记得徐子升的名字,垂眸望着桌子,嘴角微翘:

    “元娘倒是对他颇有信心,我觉得倒是不一定。”

    他说完这话,看傅明华对自己这话不置可否的样子,嘴角边笑意更深了些:“元娘不信?”

    傅明华确实不大相信。

    并且她看得出来燕追对这徐子升也另眼相看,是极为看重他才华,有意要用他的,否则那日在岳阳楼上见着徐子升等人时,他压根儿不会与徐子升等人说那样多话的。

    怕是他此时否认,极有可能是要打压一番徐子升,怕他恃才傲物,将来不可一世而已。

    她沉默着没有出声,但态度却是显而易见。

    燕追看她这模样,并没有因为她不相信自己而生气,反倒微笑道:

    “我瞧着也就不过如此。”他神色淡淡,手指抚了抚衣襟上绣着的云纹:“当日他还曾说我们伉俪情笃挚,元娘忘了?”

    他说了半天,就在这里等着。

    傅明华所想的什么有意打压徐子升,磨砺他一番,此时听他这话,便脸上火烧火燎的。

    她别开头,强作出不以为意的样子,手撑着栏杆:

    “那是假的!”

    “迟早也是会真。”燕追说完这话,就看她红霞顺着脖子往上蔓延,脖子以下被衣裳遮得严实,看不大清。

    但起伏的胸就是穿着胡服也是无损她身姿曼妙的,反倒更增添几分少女的娇媚。

    世家大族养育女儿,无论是从气度身段,都着实甩了其他新晋权贵之女好几步不止。

    他初见傅明华时,她虽不是干瘦,但也只是玉雪可爱。

    此时才是如发芽结苞的花,还未盛放,但实实则则的勾人。

    与洛阳之中其他如拂风弱柳,纤瘦得风吹便似能倒的闺阁之秀相比,他更喜欢这种肥瘦相宜的少女。

    虽说他喜欢她也不仅只是为了这口腹之欲,但她身段婀娜有致,两人又早定了婚约,自然他便又少顾忌。

    他目光贪婪的在她身体上游移,看得她一连转了好几次身体,不止没能制止了他如狼似虎的目光,反倒使他眼神更炙热了许多。

    “据说这岳阳楼当初孟老先生来过,还曾提诗一首。”傅明华被他瞧得双腿发软,他的目光带了侵略性,看得她手扶了栏杆,将身体紧紧贴在廊柱之上,风卷了裙摆紧贴在她腿上,勾出修长双腿的雏形。

    “这有什么稀奇?”

    燕追上前了一步,她想要往后退,但下方便是距离楼廊三五尺高的平台,她避无可避。

    “这里来的过的人并不少,文人墨客也多,你若是喜欢,我便能念好几首诗与你听。”燕追微笑着朝她逼近,坐在栏上看她无处可躲的样子,伸手捉了她的手将她朝自己拉近。

    “殿下……”傅明华伸手抓了柱子想要挣扎,但他力大无比,她那些挣扎的力气在他面前就如小孩儿一般的玩意,根本不堪一击。

    她险些被拉坐到了他腿上,刚一沾到身体,她便弹了起来,像是一条在砧板上弹跳的鱼。

    “稍会儿还可以上楼去看,景色更美。”他像是没发现傅明华的神色,反倒拉了她坐下,只是这一次自然不可能再将她往身上拉,凡事也得一步一步的来才成。

    傅明华对他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无可奈何,但他知道分寸,也使她松了口气。

    又听他说起这话,刚刚的举动便似无心之举,不像是有意,虽说抓了她手不放,但始终没有更出格,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去了。

    “可曾听说过杨玄里?”

    燕追低垂了头,神情温和望着她看。

    他握了傅明华手掌在掌心把玩,以前只道冰肌玉骨是文人杜撰,此时才知确实言有其实。

    那手指肌肤绵软细腻,怕是稍一用力便会握坏了去。指掌似是透着若隐似无的香气,被他手一握,染上了他温度之后,香气便像是更诱人了些。

    孔雀东南飞里曾说美人儿:指若削葱根,口若含朱丹,芊芊做细步,精妙世无双。

    他微微晃神,只是很快又将目光落到她脸上。

    “可曾听说过?”又追问了一句。

    “自然是听说的。”傅明华看了他一眼。

    杨玄里是前陈末唐初时的人,曾有人说他乃是杨氏宗室后裔,其祖乃是孝列帝之兄弟,夺位被流放西岭。

    传至杨玄里一代时,已是十来世,血脉早是稀薄了。

    杨玄里此人满腹文才,受黄老庄列影响极深,文采出众可惜仕途却并不顺。

    他曾居留河南府,多次上书自白,却遭人馋谤遭拒。

    太祖西游狩猎,他趁机献赋,却因无人帮衬,而最终郁郁不得志。

    三十之后他空有满腔报负,学得一身本领,但因投报无门,仕途之路当时多掌握在世家门阀手中而使他不得出头之日。

    最终他熄了这报效国家之心,从而游山玩水,倒是颇有些声名。

    只可惜未能活过三十五,便逝世。

    说来也是讽刺,杨玄里在生时曾拿着诗集投靠无门,死后倒是声名大振。

    他所留下的诗集、墨宝千金难换,太祖当时还曾感叹厮人已逝。

    ……………………………………………………………………………………………………………………………………………………………

    最近感觉是追儿专场啊……

    难道是因为他红包包得太多。。。让我情不自禁了吗?

    答应我,月票和爱一样都不要少给我好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