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七章 敌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并排走了一会儿,离族学也不远了,轿子也不想坐。谢殊宴又问:

    “元娘觉得徐子升如何?”

    她总不会莫名其妙提起这徐子升来,更何况徐子升才学品行,在江洲这一带的名声谢殊宴恐怕是比傅明华清楚得多的。

    既然她要问话,便总不该是问这一点。

    傅明华想了想,眯了眼睛看谢殊宴一眼:

    “这位徐子升,依我看来,将来大有作为。”她这话音一落,谢殊宴脸上露出几分复杂之色来,她又看了傅明华半晌,才叹了口气,挽了她的手: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得很。”

    开始傅明华还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傍晚之后,谢殊宛带了礼前来拜访她,一脸喜气的向她道谢时,傅明华才隐约明白早晨谢殊宴提起这话时,是什么意思了。

    她带了一对镶了玳瑁的梳篦,以及一支装在黄檀木盒之中,看上去通体洁白的玉笄。

    其余珠翠便不如这三样罕见了。尤其是那支玉笄,看上去最少是汉时的成品,样式手工都应该是名家之作,傅明华一看便拿在手中摸了摸。

    谢殊宛笑了笑:

    “表姐眼光好。”

    她喝了口茶水,显然是对于这支玉笄也是极为赞赏的:

    “这是我母亲当初陪嫁的物件之一,早前给了我。”

    谢殊宛的母亲出身阴氏,阴家富庶,能拿出来的自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说是先汉时期许文君的陪嫁之物。”能叫得出来历来的,价值便又更不凡。

    她嘴里所说的许文君乃是先汉时一位奇女子。她出身富庶的邯郸许家,姿色娇美而通音律,是先汉时有名的才女。

    当时她与文人黎珂相遇,便一见生情,并不顾父母反对而执意下嫁。

    初时还好,夫妻情深。

    黎珂后来为武帝所常识,而后平步青云。

    忘了当初夫妻结发之意,有意纳妾而冷落文君,文君忧伤之下写了‘结发吟’令人交到黎珂手中。

    黎珂一看,想念当初夫妻情意,感动之下夫妻二人重归于好,成就百年佳话。

    这玉笄如此有来历,有钱也难买。

    傅明华看了谢殊宛一眼,她出这样大礼,总不会是全无缘由的。

    “表姐生辰在即,恐怕到时难以前往,便送了这礼,不知您喜不喜欢,还请不要推拒。”谢殊宛一脸真诚。

    再过两个多月,傅明华便虚十五了,这也是她及笄之日。

    这玉笄用来挽发自然是好,可谢殊宛在这个时候送这大礼过来,尤其还是阴氏陪嫁之物,便令傅明华生疑。

    她想起了今日谢殊宴问起徐子升,当时谢殊宴还说‘有她这话,便放心得很’。

    此时再看谢殊宛一脸喜色,傅明华握紧了手中冰凉的玉笄,一个念头便涌上心来。

    谢殊宛放了手里的茶杯,伸手将傅明华双手拢在掌心里:

    “表姐这样聪明,想必也知道了我的来意。”她眼中露出几分喜色:“不瞒您说,我送这些东西,也是有私心的。”她顿了顿,偏了头望着傅明华看:

    “您可记得,今日与长姐见过的徐子升?”

    当时不过是猜测,如今听她这样一问,傅明华才真正肯定。

    “那徐子升不过十六七,听说未曾娶亲。”她每说一句,谢殊宛便脸上多染一层霞色,到了最后,一副含情默默的样子。

    怕是早就对徐子升有意了。

    只是徐子升前途未卜,在此之前谢家怕是对谢殊宛的心思态度未明。

    说来也是有趣。谢家乃是世家门阀中的翘楚,这结亲之事又仿佛并不是十分看重门第,而是重品性与才华。

    当初愿使嫡出的谢利贞娶不过是谢应荣门客之女郭氏,便能见谢氏想法,并非顽固不化。

    从这一点来说,谢家能传承至今,也不是没有道理。

    谢殊宛对徐子升有意,若徐子升将来不是一事无成,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可能。

    今日谢殊宴问她话的意思,傅明华此时才算是明白过来。只是谢家没想到倒是姐妹情深,虽未一母同胞,而是隔了一房,可是谢家将女儿教得极好,谢殊宴愿意听从长辈安排,嫁进世家大族,为谢家谋福利,而同时又愿意姐妹嫁给心仪之人,能够快活安定。

    她低垂了头微笑,将这玉笄放进了一旁的盒子里,谢殊宛便靠了过来:“表姐说徐子升将来大有作为?”

    谢殊宛乃是谢利亨之女,初见她时觉得她冷冷淡淡,性格并不是好亲近之人,没想到这会儿倒真对徐子升上了心。

    燕追确实是颇为欣赏徐子升,将来燕追又是能掌天下的人,谢家既然都愿意使谢殊宛如愿以偿,傅明华自然也就顺手推她一把而已。

    “确实是。”她点了点头,谢殊宛顿时便来了兴致,问道:“表姐怎么看出来的?”

    “当日途经江陵府,曾与三殿下去了岳阳楼一回,那里碰上了徐子升等人,殿下考问了他功课,对他颇为看重的样子。”剩余的话谁都不是蠢人,傅明华自然不用说得太过透彻。

    像燕追那样的性格,说话做事都有深意。谢家人这一次见了怕是也心中有数,谢殊宛应该明白他考问徐子升功课是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谢殊宛听了这话,脸上便露出了笑意。

    “那请表姐帮我一个忙,若母亲问起,请表姐这样说,好吗?”她起身冲傅明华行了个礼,仰起了脸来问,见傅明华点头,她便笑得更真诚。

    说完了谢殊宛的事儿,傅明华理了理袖口,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早晨与表姐出门时,遇见了七郎,他与崔四表哥等同行,不知可能是我哪里得罪了四表哥,使他对我好似有些不喜的样子。”

    早晨说起这话时,谢殊宴并未张嘴,傅明华这会儿倒是反应过来,不是谢殊宴不想说,恐怕是她有意要将这个人情留给谢殊宛的。

    毕竟谢殊宛求了自己帮这样一个忙,是欠了傅明华人情。

    若将崔四郎之事儿借由谢殊宛来张嘴,好歹也算是还了傅明华一些情分。

    ………………………………………………………………………………………………………………………………………………………………

    投我以月票,报之以**。

    投我以月票,报之以爱情。

    投我以月票,我逃之夭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