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八章 召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曾祖母大寿,崔家总共来了十七个人。”

    不说自己的事儿后,谢殊宛神情便镇定了许多:“表姐可知崔家来了哪些人呢?”

    崔家嫡房嫡系上一辈总共四房,除了老太太与当家做主的崔大太太未来,崔大太太四个儿媳都来了,都各自携带了儿女。

    这一次崔家哪些人来江嬷嬷早就已经打听过了,并将名单也记了一遍背给她听,崔家里来的十七个人,并不是崔家能出来的嫡系全部。

    只是一开始崔家人并不是全部一起来的,而是分了先后,就像崔四郎一般,随后陆续而来的崔家人也有,傅明华一开始倒并没有对此奇怪,但这会儿谢殊宛明显是有言外之意,她捏了帕子,就听谢殊宛接着道:

    “四表哥是长房长子,如今长房还有十妹未嫁,年纪也与表姐相仿。”

    谢殊宛意有所指,傅明华便眯了眯眼睛:“可曾说了人家?”

    她这样一问,谢殊宛便抿着嘴角不说话了。

    傅明华便笑了两声。

    “这一趟崔十表妹没来,说是舅祖母有意为她择一良婿,她耽搁到如今,早过了豆蔻之年。”

    四姓之中女儿供不应求,若是崔十娘与傅明华年纪相仿,今年都该十五了,到了这个时候还未许亲,确实是晚了。

    像谢殊宛这样,十四还未定亲可不寻常,应该是与她仰慕徐子升有些关系的。

    可是崔十娘未定亲,又是仰慕谁?

    “四表哥与十表妹兄妹情深,兴许才对表姐你有些心结,下次见他,不要理睬就是。”

    谢殊宛笑着开口,傅明华就道了谢。

    能让崔四郎对她有敌意,崔十娘又至今未定亲,匆匆在寻找婆家,傅明华自然便想起了燕追。

    四世家中,谢家在江洲根基稳固,朝中文官十有七八与江洲谢家交好。

    祝家则是盛产马匹,常年与西域各国交易。阴氏则以制造武器、盔甲擅长,四家各有所长,相较之下崔家便略弱。

    但崔氏女名闻天下,且富甲一方,声名地位都很超然。

    不过这声名地位始终是虚无飘渺的,崔家如今看似有崔贵妃,风光无比,实则后继无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追有意追逐帝位,崔家便极有可能会再送崔氏女进宫,使皇家与崔氏牢牢捆绑。

    傅明华一点儿都不意外这样的情况,反倒意外的是崔贵妃与燕追母子弃崔氏而选她。

    崔四郎恨她的原因也就明了了,崔贵妃怕是拒了从小就为燕追养成的崔十娘而选她,所以开罪了崔氏罢了。

    不过早前与崔家几房夫人打交道时,都未看出异样,倒是崔四郎沉不住气了。

    “我心里有数,多谢表妹提醒。”弄清此事之后,傅明华便笑着冲谢殊宛道谢,她倒是有些意外,却又很快恢复了常态。

    谢殊宛坐了一阵,这才起身告辞离开,她这一走,江嬷嬷倒是还能忍着,碧青却忍不了:

    “殿下喜欢谁,娘娘要谁做儿媳妇,怎么还能怪您呢?”

    傅明华笑着没出声。就是因为崔家人不敢怪崔贵妃母子,这崔四郎才唯有敢怪她。

    权势真是个迷人的好东西,无怪乎不少人为它前赴后继了。

    江嬷嬷张罗着要替她洗漱,赵国太夫人却派了丫环前来请她,怕是今日的事儿太夫人心中该是有数了。

    傅明华领了人朝太夫人所住的‘海福阁’,她所住的院落离‘海福阁’有不远的距离,途经一园林时,不远处一凉亭中,此时灯火通明。

    女人的笑声与脂粉的香气随着醇厚的酒香传来,领路的丫环解释道:“是七郎君在谈书会友。”

    亭中崔四郎穿了斜襟领的长袍,袒胸坐在席中,几个妓人抱了琵琶坐于另外一侧。

    这是世家大族里常见的情景,只是长乐侯府以往少见罢了。

    傅明华便转过了头。

    赵国太夫人已经卸了花钗,只穿了一身姜黄色软袍,坐在内室之中等她。

    虽说此次傅明华回来是为了向崔氏贺寿,但实则与这位曾外祖母见面的时间并不多,此时她让人寻了傅明华前来,一来便让她坐。

    “坐吧。”

    崔氏让她坐下,看傅明华温和的应了是,提了裙摆坐下,崔氏的眉头便微微一皱。

    这样的女孩儿是最麻烦的。

    当初被谢家冷淡时,她不焦不燥,如今谢家对她捧在手上,倍为尊重,她却不骄不傲。

    以往崔氏看来,谢殊宴算是谢家新一代女孩儿中的翘楚,可此时看来,这位曾被谢家放弃的曾外孙女,也不比谢殊宴差太多,甚至比谢殊宴更要聪明稳重得多。

    谢殊宴的稳重,是以世家大族谢家为底气,才会那样从容,可是傅明华又凭了什么?

    长乐侯府如今是个什么样的光景,大家都清楚,没有底蕴,没有实力,三皇子与崔贵妃却对她颇为看重。

    崔氏不由想起当日娘家传来的信息,长嫂为了燕追而留十娘未嫁,可是宫里崔贵妃却拒绝了娘家的主意,这到底是为什么?

    燕追与傅明华的婚事定下时,崔家退而求其次,愿将十娘送入三皇子府,可崔贵妃却依旧拒绝了,对傅明华十分维护。

    太夫人的手掌握紧了,今日谢应荣接到了郭正风的信,信中说谢氏借运失败了,而转机如今正在谢府之中。

    她不由想起了傅明华。

    当年郭正风的那几句箴言,使谢家如临大敌,紧密谋划,当年谢家不惜将谢氏嫁进长乐侯府,如今却说失败了?

    崔氏接到郭正风信的那一刻,想要亲自前往鬼谷。

    谢家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使谢家借运一事失败了?

    郭正风年事已高,当初与太夫人崔氏先夫交好,如今已是百岁老人了,轻易不与人推卦,也实在没有办法离开鬼谷。

    崔氏要想远行也是不可能的,但郭正风看在当年与谢老太爷交好的份上,送了她几个大字:因祸得福,出母仪天下之象。

    在那一刻崔氏若是不知道谢家做错了什么,便枉她活了这样大岁数。

    ……………………………………………………………………………………………………………………………………………………………………

    感觉自己今天棒棒的,小说撸得好快,难道我要一振多年熊风了吗?求票!!!如今票给得多,我等下会奋力再拼一更的……

    至少得满百票吧。。。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票数不过百,乃们不是阳/痿就是痿啊!!!

    我为了大家操尽了心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