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九章 认错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初郭正风的批言,大家都误会了。

    那时只知谢家有运在长乐侯府,大家只当长乐侯府气运当道,而谢家树大招风,传承这样多年,已气数将尽了。

    当时太夫人崔氏与谢老太爷一商议,便欲与长乐侯府联姻。

    只是那会儿长乐侯府里傅老太爷年岁已长,又有妻妾。傅侯爷也是早就娶妻,谢家便唯有忍耐,直到十几年前,定下了谢氏与长乐侯世子之婚约。

    那时谁曾想过,所谓的运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谢家都当事情功败垂成,赔上了一个嫡女,牺牲了小谢氏,对小谢氏当初留下的女儿也不闻不问。

    在谢家看来,长乐侯府已经衰败,傅明华已成为了弃子,‘谢氏’之死必定会使长乐侯府对她恨之入骨。

    可谁又能想到,当初郭正风所说的转机,却会是这样一个早就被放弃的人呢?

    当日燕追对傅明华百般爱护,那双眼里透着的神色,崔氏也是过来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她有母仪天下之象。

    原来当初郭正风所说的转机,便在她身上。

    若谢家与她交好,往后燕追登位,谢家自然转危为安。

    若谢家与她交恶,将来燕追上位之后,谢氏必会遭她所恶!

    崔氏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这阴差阳错,着实让她今日在接到了信件的那一刻,便险些将手里的帕子撕烂了。

    但事到如今,大错已成,便唯有好好弥补,她今日强撑了笑脸应付了人,回头便令人将傅明华唤来了。

    太夫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屋里静悄悄的。

    侍候的下人大气也不敢喘,在这样无形的压力下,崔氏不由有些恍神,扪心自问,若换了当年十四五岁的她,在面对长辈这样的压力下,能不能表现得比傅明华更好,她心中是一点儿都没有把握的。

    她心更沉,面前的少女安静的坐在她面前,双手规矩的交叠以小腹下,背脊挺得笔直,目光温和。

    这种温和是真正平静面对一切,不惧不慌的。

    “你来了江洲也好些天了,可住得习惯?”

    崔氏脚底发凉,脸上却露出笑容。

    她有意表现对傅明华的亲近,只着了里衫见她,这小娘子如此聪明,怕是早发现了,但丝毫没有露出激动的样子,她就坐在那里,仿佛崔氏便是让她坐上一晚,她也能规矩得让人挑不出一丝的错。

    “可有哪个下人侍候得不好,尽管来与我说。”

    崔氏忍了心里的感受,冲她招了招手。

    傅明华便起身上前来,没有丝毫犹豫,仿佛与谢家之间没有半点儿芥蒂似的,更是让太夫人心底发凉。

    今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崔氏寻了谢氏前来说话,也得知了谢氏被送离洛阳时,傅明华与谢氏之间的对话。

    当初她让谢氏好好看看谢家怎么分崩离析,在崔氏听来,便不是一个幼童异想天开后的胡言乱语。

    可在她对谢家没什么好感的情况下,此时在自己面前却没有表现出半分来。

    要么便是她善于隐忍,年纪不大,这定力却胜过不少人。要么便是她当初对谢氏所说的,只是一时气愤之下口不择言罢了。

    但无论崔氏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像是心机浅薄的人。

    若她心机深,善隐忍,那么谢家开罪于她,这个结怕是难以解开了。

    “自来了江洲,曾外祖母与祖母等都处处照顾,长辈都是极为和善的,表姐妹也是对我十分亲近,下人处处侍候周到。”傅明华走到崔氏身侧,任由她伸出手来将自己双手握住。

    一旁穿了青色衣裳,面容严肃的嬷嬷递了由大团织锦裹着的胡凳过来,使傅明华靠着崔氏坐下。

    “习惯便好,这些时日太忙,就怕你心里觉得我们疏忽了。”

    崔氏心里想着要怎么开口,傅明华不是那等没有主见,轻易两句话便能由了她拿捏忽悠的人,她一时间心里想着事儿,嘴里却仔细问了她衣裳穿戴与吃用的东西。

    “今日我听宴娘说,崔敦颐难为你了?”

    崔氏说着,脸上笑容就收了起来,显出几分严厉之色。

    灯光打在她脸上的皱褶上,使她目光看起来比白日时多了几分浑浊,毕竟年岁大了。

    “就是些许小事。”傅明华压根儿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事实上燕追纳或不纳崔十娘,对她来说都是没有分别的。

    崔十娘哪怕就是被崔家人送进了洛阳,她也是不惧。

    她是真的不在意,崔氏看在眼里,心中便又叹了口气:

    “这孩子是被我那嫂嫂宠坏了的,此事之后,我会令人修书一封,送往青河,使长辈好好管教他的。”

    傅明华听了崔氏这话,微笑着低垂下头来,没有出声。

    崔氏见她这模样,不免笑容便滞了滞:

    “如今你也这样大了,当初是谢家对不住你。”崔氏叹了口气,突然开口。

    这话倒是让傅明华有些意外,没想到崔氏会直接说出这话来。

    “只是还请你不要记在心上才是。世家维持不易,旁人只看世家风光无比,却想不到这盛名之下,也是各有难处的。”崔氏微微一笑,她这样的开口,远比当初谢氏张嘴与她直说将来与谢家维持关系,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话来得不知高明了多少。

    “世家要繁衍,如何繁衍,都是得由子孙后辈共同的努力。”这一刻的崔氏不再是个老态龙钟的妇人,而是眼神里带着从容与智慧。

    “有时小辈急功近利,可能忽略了许多事情,有些方面便做得不是尽善尽美。”崔氏的手将傅明华握得更紧,“比如你的母亲,以及我们,都有疏忽之时。但是你的曾外祖父曾经说过一句话,他对我说,犯了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意识不到这错误,得不到弥补的机会。”

    崔氏直接的撕开了谢氏一直隐藏在心里,害怕又不敢面对的事儿。

    可能这便是岁月积累出来的智慧。谢氏在面对傅明华时,未抛弃母女之情前,她永远都是冷淡而疏离。

    ………………………………………………………………………………………………………………………………………………………………

    什么叫节操?

    我照了照镜子,我仿佛明白了这个困扰我许久的难题!!!

    求票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