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章 利益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而在事情发生之后,谢氏是以冷淡的面具,掩饰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可是事情隐藏之后并不代表便解决了,谢氏不愿提及面对,并不是说以前的过往烟消云散了。

    但太夫人的做法又与谢氏不一样。

    谢氏都拉不下脸来说的事儿,她却直言不讳的提了出来,没有顾忌谢家脸面的意思,也不顾她已经七十了。

    从这位太夫人身上,傅明华甚至能理解世家贵族能传承至今,真正的原因了。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崔氏动情的拉了她的手,言词恳切:

    “元娘,曾外祖母在这里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给你母亲一个机会,给谢家一个机会。”

    傅明华望着崔氏这张脸,她这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经历过两朝数代。

    当日初见她时,崔氏高高在上,可此时她却为了谢家放低了身段,只求她饶过谢家。

    “若是我没有得到赐婚,您还会这样求我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她心里明白这一点,崔氏也明白得很。

    太夫人不相信傅明华这样聪明的人,会问出这样的话。

    崔氏愣了一下,目光与她对视,却见傅明华温和的望着她笑,在等着她的回答。

    要怎么回答?若是傅明华没有作用,大家心里都清楚,崔氏不会求她。

    可这样明显的问题,她这样聪明,难道想不到吗?

    莫非要骗她,说出那些虚伪的话?

    崔氏脸色阴晴交错,半晌之后,她望着傅明华摇了摇头:

    “我不会。”她话一说出口,就见傅明华笑起来了,崔氏目光死死盯着她看,就见傅明华温和的道:

    “那曾外祖母认为我为什么会呢?”

    太夫人脸色刹时就变了。

    她明白过来傅明华问自己这话的意思了。

    大家心里都清楚,若是傅明华没有利用价值,谢家也不会如此对她。可同样的道理,若谢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傅明华为什么要与谢家亲近,帮助谢家呢?

    刚刚那一瞬间,若太夫人虚与伪蛇,怕是傅明华也会与她一般的态度同她周游,但崔氏的选择不同,傅明华便也用了相同的态度与她说话。

    崔氏握紧的手,缓缓放开了,傅明华倒是反手将她拉住:

    “曾外祖母还请小心。”

    这句温和关切的话不止没让崔氏感动,反倒使她心中更凉。

    从一开始谢家便料错了她的态度,以为她是因为当年谢氏抛弃之故,才与谢家并不亲近,可此时看来,她并没有将这事儿放进心中。

    与谢家不亲近的原因,恐怕只是认为谢家对她来说,没有什么能利用的东西罢了。

    “曾外祖母这话说得对,若我不是如今的我,对谢家来说便什么也不是,您不会来找我谈话,也不会求我给谢家一个改正的机会。”傅明华歪了歪头,眼神带了几分欣赏之色:“可是您根本用不着这样做。”

    “我一直认为浅薄的亲情并不足以支撑起牢固的亲近关系。”

    若谢家一旦有一天有本事能与她互惠互用,那么她与谢家自然亲密无比。

    可要是谢家注定衰败,谢家又凭什么让她像谢氏一般,为谢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嘉安帝继承了太祖的性格,不能容世家的存在,迟早是要铲除的。

    燕追骨子里流的是皇室的血,一旦他将来登位的那一天,今日的他怎么举着屠刀一步一步迈向皇位,他日便会怎样拿着刀对准这些世族。

    所以说崔氏送女儿进宫有什么用处呢?

    当年崔贵妃的进宫,并没有使崔家放下心来,哪怕是生出的儿子有崔氏一半血脉,可那又如何?天子始终是天子!

    崔家野心太大,想使皇室的血脉一步一步净化为姓崔的,可是崔家怎么不想想,天下乌鸦一般黑,嘉安帝不能容忍世家存在,凭什么崔家人认为燕追会容忍呢?

    世家掌控了朝廷人才的运用,可当年杨玄里投状无门之事,太祖又怎么会像表面一般无动于衷呢?

    自那之后,大唐推行科举制度,像谢家这样的世族,终会有一天,举荐人才不再只是他们的单独优势,而天下有学之士会成为天子门生,到了那时,谢家还能再剩下什么?

    世家衰败傅明华都可以料得到的,燕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崔贵妃怕是意识到了,才会拒绝崔氏再送女儿入宫。

    傅明华微微一笑,崔四郎是恨错人了。

    她不知怎么的,想起当日岳阳楼上,燕追神情慎重的说着,他不需要人来服侍。

    当时的她并没有想那样多,此时回想起来,再与当时燕追言外之意一细思,傅明华脸颊又微微泛红。

    恐怕那会儿的他已经知道崔家的事儿,却并没有与自己说,而所谓的不需要其他人服侍,怕也是指这个了。

    她嘴角边刚露出微笑,神色又渐渐凝重。

    “我明白了。”崔氏一下便像是老了十岁,更显龙钟之感。

    其实她一直都明白的,只是她将傅明华当成小孩儿对待,认为稍有言语便能使她心软罢了。

    “早些回去歇着吧,夜凉了,让人给你烧个暖手炉。”

    崔氏打算落空,却并没有即刻翻脸,反倒仍是温柔慈和,又吩咐了丫环替她烧个暖手炉,还强撑了精神道:

    “我那里有几块厚缎,这个时候用来做斗蓬,此时披着倒是好。颜色也艳丽,正适合你这样花骨头似的年纪。”

    太夫人温和的笑,她脸色都有些腊黄了,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

    一旁的嬷嬷有些担忧的望着她看,数次要上前来,她却都挥了挥手,示意下人下去了。

    傅明华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受了崔氏的好意,崔氏便眯着眼睛笑了。

    又亲自撑着不适的身体送她出来,回去时便软软倒向嬷嬷怀中了。

    她毕竟年纪大了,又费了些心神,谢家怕是很担忧这个老祖宗身体的。

    江嬷嬷回头看了一眼,也是有些着急,只是看傅明华疾步往前走,便也不说话了。

    这样到了第二日,崔四郎果然回去了,谢殊宴‘无意’中与她说道:“崔家出了些事儿,四表哥便先回去了。”

    ……………………………………………………………………………………………………………………………………………………………………

    今天加更!!!

    所以等下还有一章。。。。

    感动了吗。。。

    反正我自己都感动了,我这样的手残,居然能撸出三更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