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二章 吵闹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昌平侯府的人这样一想,正好半途与抱着差不多相同想法的长乐侯府来人遇上。

    两府的人候在了谢家大门外,说是与谢家有姻亲关系,吵着要进来。

    昌平侯府前来的人仍是白氏侄儿白滔,而长乐侯府来的人则是过继到长房沈氏名下的傅临钰。

    当时两府人进不来,在府外吵吵闹闹的,还说着要见她。

    谢家的人倒是沉得住气,崔氏听了这消息也未露出怒容,反倒令人将这两拨人领进了府中,免得他们在外头嚷嚷着总抬出傅明华的名字来。

    江嬷嬷说起这事儿,既觉得羞耻,又有些愤怒,耳朵都感觉发烫,有一种丢人现眼丢到了江洲来的感觉。

    莫怪谢家的人瞧长乐侯府傅家看不上,光凭这两府作派,便可见两府的人是什么德性了。

    “此时他们还窝了一肚子火,说是花了钱找气受。”嚷嚷着要讨回公道,请太夫人出面给个说法。

    就这两句话,又更使谢家鄙夷他们了。

    江嬷嬷因为白家、傅家丢了傅明华的人而有些郁闷不快,那头崔氏脸上却像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还派了丫环过来让傅明华过去挨着她坐。

    崔氏嫡亲的儿媳、孙媳、曾孙女等便不少,若她不唤,这一桌子是没有傅明华位置的,最多也就是将傅明华单独摆个小桌子,高高供起来罢了。

    碧云与碧青一听崔氏派来的丫环传话,便将傅明华椅子拉开了。

    这一桌子人坐的全是四族长辈,就连傅明华当初曾见过的大舅母崔氏也是坐不得,她一坐下来,几位长辈便都热情殷切的与她说起话来。

    坐在崔氏右下手一侧的妇人神色冷淡,看到傅明华过来时,脸上的笑容也是带了些疏离冷漠的样子,她是崔氏长媳,是当今崔贵妃的嫂子,也是傅明华之前见过的崔四郎以及传闻中崔十娘的生母,同时她也是傅明华的姨母,谢家祝氏之长嫡女,谢氏的亲姐。

    她对傅明华的态度并不如其余崔家的妇人热情,显然心有芥蒂。

    前几日太夫人与傅明华说过话后,便让人将崔四郎遣回了青河,崔大太太此时若是热情一些,傅明华怕是反倒要怀疑。

    江嬷嬷在一旁还有些担忧,怕谢氏会心中不快之下拿言语刺傅明华,但出乎江嬷嬷等人意料之外的,是大谢氏从头到尾未有提过半句,若不是她脸色冰冷,对傅明华并不热情,怕是人人都要以为她与傅明华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儿。

    她甚至连小谢氏都没有提上一句。

    桌子铺开了一席,谢家里虽说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但今日情况又有所不同。

    众人都不是什么眼皮子浅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当真放开了肚皮去吃。

    傅明华也只是拿筷子碰了碰唇,就怕吃得多了,等下总是会起身,失了礼。

    谢家席开百桌,摆在不同的厅堂。

    晌午傅明华回屋换衣服时,碧云在她耳边小声道:

    “说是江洲一带有名望的人都来了,三老爷也送了礼过来。”

    碧云嘴中的三老爷,自然是指在江南任通判的傅其彬了。

    他是没有被谢家邀请为堂上客的资格,就只是人到礼不到,相较于白家人以及长乐侯府的人,傅其彬这样做无疑是让人印象好多了。

    傅明华没有说话,任由江嬷嬷替她脱下裙子,换上了新取来的衣裙。

    今日要出席的是重要场合,那裙子自然也是繁复无比,三人同进为她穿,也是忙了好一阵。

    碧云又道:“太夫人之前已经令虞娘替奴婢送了去疤的膏子。”

    她当时就是当着众人那么一说,傅明华没想到她会转头在这样的场合,真将这事儿记上了心。她沉默着没有出声,动作一下便僵住了,碧云有些局促不安,停了手中动作,小声就道:

    “要不奴婢将这东西想方还回去。”

    “不用了。”

    傅明华叹了口气,碧云背上的伤疤是为了她而留,太夫人送的膏子必定不是凡品,她抬起胳膊让江嬷嬷替她系上腰裙:

    “就抹着试试看,兴许有用也说不定。”

    碧云就跪了下去,神色认真:“娘子不必替奴婢担忧,就是没有这道疤,奴婢也是决定将来要自梳了的。”

    若是这药收了使傅明华为难,那么她便还回去。

    “谢家这是气数未尽。”

    傅明华示意她起来,又叹了口气。

    外头有下人进了屋,在外室便跪了下去,细声细气回话道:

    “娘子,太夫人请您过去。”

    傅明华换好了衣裳,又重新洗了脸,匀了膏子敷上去,听到太夫人相召,她又领了人朝崔氏房中走。

    太夫人屋里人都散了大半,各自回去重新梳整,只得已经梳洗过的祝氏陪在她身侧。

    崔氏这会儿也换了一身衣裳,将上午时穿的厚重诰命服换了,头发也重新梳过,看到傅明华一来,崔氏便笑道:

    “是这样的,长乐侯府的人说要见你一面,我是来问问你的意思。”

    虽说崔氏说得是轻描淡写,但傅明华却能透过她那张笑脸,看到她眼中的意思。

    长乐侯府的人若不是闹得太凶,怕是崔氏压根儿不会来说与她知道。

    此时来问她意见,便是长乐侯府的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她想起了如今住在府中的谢氏,说不准长乐侯府的人是已经知道了谢氏的事儿,所以才认为有恃无恐,大肆开闹。

    一旁祝氏捏了帕子抚了抚鬓角:

    “他们翻墙进屋,看到了你的母亲。”

    虽说祝氏话中没有说长乐侯府半分坏话,但这一句‘翻墙进屋’,却比直打了长乐侯府的耳光还在凌厉。

    傅明华沉默着没有出声,祝氏便叹道:

    “今日总之是你曾外祖母生辰,我已经让人安顿了他们,只是见不见他们一面,还得看你的意思。”

    江嬷嬷听着这话,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从崔氏房中出来时,江嬷嬷就忍不住道: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派了个庶出的前来给太夫人祝寿,这不是打人脸么?还翻了墙进来,完全是落了您的脸面。”

    …………………………………………………………………………………………

    我聆听到呼唤我的声音……

    那是月票和我的心灵感应……

    请你们不要阻止我和月票之间的真爱,这是真爱!!!(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