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逼问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大姐什么意思?”

    傅临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这么远带了东西过来,就连谢家人的面都没见到,你就让我回去?”

    他比傅明华小不了多少,这会儿唇上已经长出了浅细的胡须。少年的脸庞涨得通红,眼里带了些不知所措之色,却又虚张声势:

    “我不走。”

    傅明华也不与他说话,只吩咐江嬷嬷下去帮他收拾东西,连带着傅临钰带来的向谢家贺寿的东西也一并收拾了,看起来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傅临钰顿时便慌了:

    “大姐,大姐这是做什么?”

    他一服软,态度自然不像刚刚一般。

    “我只不过是说了两句,大姐一来便要赶我回去。”

    虽说傅临钰此时还未道歉,但声音却是小了下来。傅明华看了他一眼:“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看他点了点头,傅明华才走到堂中椅子旁,坐了下去,示意屋里谢家离得近侍候的谢家下人去奉茶过来。

    “说吧,什么事使你大吵大闹,半天不肯停歇下来。”

    江嬷嬷看得出来她是有话要与傅临钰说,便只留了碧云、碧青,自己则领了几个下人出去说话了。

    傅临钰吞了吞口水,也不敢坐到椅子上,反倒站了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看了她脸色一眼:

    “昨夜便已经到了江洲,今晨天不亮便候在了谢家外面,等了两三个时辰,茶也未喝上半口…”

    话没说完,傅明华便伸手揽了垂下的丝缕把玩,不与他说话。

    她穿了淡蓝色高腰襦裙,与桃红色小袖上衣,一条淡紫色丝带缠过裙摆,在胸前打了结垂下来。

    这会儿那丝带被她握在掌心中,绕了一指又一指的,傅临钰虽低垂着头,但不时偷偷打量她,自然看到了她指尖上被缠起来的丝带。

    就仿佛那一圈一圈的带子绕在了他脖子上似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傅明华缓缓开口。

    在她面前的傅临钰不是她的对手,他作出来的愤怒不堪一击,她平静的望着傅临钰看:“你来江洲时,祖父与你说过什么?”

    一句话,让站在她面前的傅临钰双腿都要抖了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害怕、惶恐,却又不想道歉。他不出声,傅明华也不说话,屋里静得厉害。

    奉茶的下人端了杯盏进来时,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但走动间衣裙摩擦中发出的声响,仍是令傅临钰身体更加紧绷,额头沁出密密实实的汗珠来。

    丫环捧了茶杯放在傅明华面前,她伸手端了起来:

    “抬起头来。”

    傅临钰一个哆嗦,抬起头来时,目光却落在地上,不敢望着她看。

    他的嘴唇干燥,脸色通红,像是有些心虚,又有些害怕的模样。

    从他一开始说见到谢氏时起,傅明华就发现他的表现有些不大对劲的模样。

    照理来说,傅临钰年纪并不大,先不说他哪来的胆子翻谢家的院墙,就光凭说他这样做,傅明华便觉得有些不大对头了。

    他的胆子并不大,如纸老虎般,从此时被她轻轻一吓,便泄了气就可以看得出来。

    可是这样一个胆子并不大的人,在看到早就‘死去’的谢氏时,不止没有吓得浑身哆嗦,认为是白日见了鬼,反倒十分镇定,似早就已经心中有数,只不过是证实了心里的猜测一般。

    他这样做,绝对是有人背后给了他胆子,指使他这样干的。

    傅明华揭了盖子,在茶水上轻轻拂了拂,这茶应该是今年洞庭湖上新采的银针,不是陈茶可比的。

    还未喝进嘴中,那香气便扑面而来,她抿了一口,将杯子重重的搁到桌子之上,傅临钰吓得浑身一抖,嘴里就道:

    “祖父没说什么啊。”

    他目光左右游移,兴许是年纪太小,又是头一回出门在外,胆子不足的缘故,这会儿被傅明华稍一威胁,便哭丧了脸:

    “祖父只是让我来看看。”

    若他这样的行径乃是白氏吩咐,自然显出长乐侯府教养太差。可若是傅侯爷吩咐,傅明华便有一半把握,怕是傅家知道谢氏未死了。

    她就望着傅临钰,也不说话,沉默之下产生压力,傅临钰很快便绷不住了,肩膀一垮:

    “祖父只是让我来向太夫人贺寿,顺便,顺便,顺便……”

    “顺便看看,我的母亲是否还在人间。”

    他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傅明华却替他将话接下去了。傅临钰吓了一跳,咬着嘴唇不敢反驳。

    “看了之后呢?”

    他不说话,傅明华却没有要放过他,傅临钰哭丧了脸,无奈道:“祖父只是听说了这个事,让我借此机会来看看,您回去别跟祖父说。”他有些怯生生的,望着傅明华,脸上带着几分哀求之色。

    “不说也成。”傅明华点了点头,看他很快松了口气,又道:“不过祖父与你说了什么,得老老实实跟我说出来,你若说出来了,这件事情回去之后便全是我的关系,若是你说得不好……”

    傅临钰一口气还未松了下去,听她这样一说,又很快提了起来。

    “祖父只是听人说她……”

    傅侯爷得到消息,说是谢氏仍在人间。

    消息不知是何人何时传递到他耳中的,他却一直隐忍不说,直到此次赵国太夫人崔氏七十大寿,他才动了心眼。

    他原本想透过白氏,让傅明华带了傅家人前来,但当时便被傅明华拒绝。

    在傅明华这条路行不通了之后,他又示意白氏想个方法找人与傅明华同行。只是白氏太无能,使唤出来的白滔在半路遇上傅明华时便被燕追打发了。

    消息传回长乐侯府时,傅侯爷并未死心,他思索了一段时间,便派了傅临钰带着礼不前自来。

    临行前吩咐傅临钰,说:若是谢家不肯使他进屋,便大吵大闹。

    谢家自诩世家名门,傅临钰这样吵闹,谢家为了脸面,也会请他进去的。

    傅临钰进了谢府之后,便可以在谢家打听一番谢氏的下落。傅临钰领命前来,果然如傅侯爷所料的一般,他被拦在了谢家大门之外。

    ………………………………………………………………………………………………………………………………………………………………

    今天月票……

    感觉就像大家从器大活好变成唇膏秒。。。

    嘤嘤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