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送礼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事到如今,傅临钰又还有什么选择的?

    任凭傅侯爷说得天花乱坠,可此时他在江洲的地盘上,谢家势大,他与白滔被带进谢府中时,明明又喊又叫,却无人理睬。此时傅明华明目张胆威胁他,傅临钰也是无可奈何。

    “那,那如果少夫人仍活着,谢家想要怎么办?”

    他挣扎着,顶了压力问傅明华。

    傅明华看他时,他又将目光别开了:“这事儿总得要有个解决的方法。”他舔了舔嘴唇,想打听谢家现今还有几个尚在阁中的女儿,却见傅明华目光森然,看得他一个激灵。

    “怎么解决,怎么办,这些事都与你无关。”

    傅临钰看到她眼底的冷漠,像是兜头被浇了一盆凉水,打了个寒颤,正不服气还要再说时,傅明华已经站起了身来:

    “时辰不早了,你既然远道而来,就好好歇息。”

    她是要走了。

    傅临钰连忙唤住她:“那总不能让我就在这里呆着吧?”

    他话音一落,傅明华便顿了顿:“太夫人生辰之后,我会起程回洛阳。”

    “说得好像一切事情你能做主似的……”

    他小声嘀咕着,眼里脸上说不出的失望。

    此次傅侯爷应允他能为他求个谢氏女的事儿,此时看来怕是不一定会成了。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想着好歹发现谢氏仍活着,回去也算是有个交待,傅侯爷看在这件事情之上,也应该为他择一门好婚这事,又觉得安心了些。

    傅明华回去之后,傅临钰果然便不闹了,晚间太夫人拉了傅明华的手赞道:

    “年纪虽小,但说话做事,倒是颇有大家风范,我看颦儿是不如你的。”

    颦儿是谢殊宴的小字,她听了太夫人这话也不醋,反倒靠了上前来,微笑着道:“若曾孙女不如元娘,还请曾祖母教教晚辈。”

    说得满屋人都笑了起来,她的生母崔氏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众人说笑半晌,太夫人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却要留了傅明华下来说话。

    “可是准备要回去了?”

    太夫人咳了两声,她还未卸了脂粉,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老态。

    她说一句话,又喘息了几声,口水止不住的漫出来,哆嗦着要伸手去寻帕子。

    那帕子明明就搁在离她手边不远处的榻上,她却扑了半晌,终是没有摸着。

    老态毕现。

    傅明华伸手将帕子取了过来,放进了太夫人手上,她目光昏沉,眼中似是蒙了一层青雾般,那帕子被傅明华递到了她手中,她竟然也捏握不紧,抖了几下,又落到了胡床之上。

    这样的太夫人,与之前众人面前精神矍铄的模样大相庭径。

    太夫人老了!

    傅明华将帕子复又放进她手中,将她手掌握进自己掌心里,抬了起来帮着她擦嘴角边的唾沫。

    崔氏微笑着,脸上不见难堪之色。

    “几时回去?”

    她又问了一句,又渐渐精神了。

    “我为你备了些东西,到时一并带回洛阳。”

    太夫人又似是要咳,但她却强忍住了。

    像她这样一个风光了一世的妇人,是不能容忍自己在小辈面前有丝毫失礼丢脸之处的。

    傅明华听她这样一说,原本要替她伸手揉胸的动作便是一顿。

    能让崔氏亲口来与她说这话,显然太夫人送的东西便并不是寻常之物了。她皱了皱眉,仍是伸了手替她拍背,嘴里却温和道:

    “您何必呢?”

    崔氏又咳了两声,颤巍巍的捡了帕子捂了嘴,又接过傅明华递来的温补养身之茶喝了两口:

    “里面有司马氏亲手所抄之传记,怕是不翻,都会成灰了,你拿去看看。”

    傅明华没出声。崔氏却搁了茶盏,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将自己扶上床榻。

    “这些都是珍稀之极,曾外祖母何必送我?”

    司马氏乃是汉时极有名的世族,子孙后代习天文周易之术。

    每代辅佐皇帝,以记录帝皇言行,著传世之册。

    能被太夫人亲口提出,可想而知应该是司马氏亲笔所书了。若太夫人所言非虚,这份礼就十分稀奇,便使傅明华有些为难了。

    其中整个汉朝时,由司马氏一脉亲眼见证的汉时变迁,宫中皇帝、朝臣言行举止,都在其中记录有册。

    汉朝时出文武之治,绵延繁盛了一两百年之久。若是司马氏亲笔手书,里面便记录过汉时几位英明神武的先朝皇帝言论。

    哪怕保存至今,受不得翻阅,但是这书意义是不一般的。

    这本传记,就是送进宫中,嘉安帝怕是都会珍而重之的,崔氏却送她。

    “只不过是本书罢了。”

    傅明华拧了眉峰,崔氏却是神色淡定的模样:“若是将来谢家繁衍昌盛,这些东西自然手到擒来。若是谢家子孙不肖,这些东西护也是护不住的。”

    “谢家的存在,不比这书册时间短。”太夫人握了傅明华的手,力道有些大:“能存世于至今,都是靠子孙后人一步一步守护而来的。”

    她喘着气,声音一顿一停,十分急促:“若是谢家还在,拿得出七八百年的古书,将来自然能保存千百年的物件。”

    崔氏拉着她的手,殷切的望着傅明华看。

    她是在等傅明华给她一个让她能心安的答案。

    “您又何必呢?”

    傅明华反手将她手掌握住。事到如今,嘉安帝对世族的痛恨已经可见一斑,他开科举,提拨新的人才。

    可想而知轮到燕追时,他并不会做得比嘉安帝更坏。世族对皇权的约束已经越来越少,随着寒门子弟的崛起,世族所拥有的优势,迟早是会被瓜分蚕食的。

    世家名门这样的庞然大物,终会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崔氏有些慌乱的想要将手抽回去,傅明华却将她握得更紧了。

    “您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世家不会长存久安,无论将来坐上帝位的会是谁,无论那位椅子上流的是不是世家的血脉。

    也许崔氏自己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却抱着世家大族的尊严不肯放开。

    ………………………………………………………………………………………………………………………………………………

    好消息,好消息……

    最近月票不大景气,于是懒成狗的我也只有咬牙拼了。。。

    今天月票满百加更。。。

    月票满了我会剁手码字的!!!

    相信我,泥萌会得到一个真诚的盆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