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八章 算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银红要拦她,江嬷嬷当下便决定拼了半条命不要,也要护得傅明华周全。

    “请嬷嬷不要为难奴婢。”

    银红跪了下去,神情有些诚惶诚恐的。傅明华便制止了急怒交加的江嬷嬷,安抚她道:“嬷嬷放心。”

    她越是这样说,江嬷嬷便越是担忧。

    但白氏屋里下人越来越多,将傅明华带来的人团团围住,碧云几人脸色涨得通红,眼里露出恨色来。

    傅明华进了屋,屋中平日侍候当值的丫环婆子此时尽数不见人影,诺大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

    屋里白氏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元娘回来了?”

    那语气有些咬牙切齿,似是要吃人似的。

    傅明华微笑着进了室内,傅侯爷高坐于主位之上,一侧傅其弦满脸阴狠的望着她看,旁边白氏早就候了片刻,一看她进来,抬手便一耳光朝她抽来。

    她早有准备,白氏抬起的那一刻,风声响起的时候,傅明华退了一步,避过了白氏这一巴掌。

    白氏挥手落了个空,身体一个踉跄,朝前冲了两步,才堪堪站稳身体,回头便有些不敢置信望着她看:

    “你敢躲开?”

    她又抬了起手来,主位之上傅侯爷端了茶杯,神色冷淡,仿佛没看到这一幕似的。

    白氏脸上带着狰狞之色。

    她此时恨谢家至极,尤其是在确定了谢芷沅其实并未身亡之后!

    哪怕明知抬手打人有失长辈之仪,但她心中恨毒了害惨长乐侯府的谢氏,因此依旧抬起了手来。

    傅明华头一回躲开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再伸手打她时,她必不敢躲的。

    却没想到这一下傅明华又退了一步躲开,白氏的手再次落了个空,她心里的火登时便更加旺盛。

    “好,好。”她一连冷笑了好几声,咧了嘴唇:“去了一趟江洲,将你的胆子养大,你敢躲?”

    她又抬了手,这一回傅明华没有再躲开了,反倒伸手将她手腕一把抓住。

    傅明华手上那养得极好的指甲掐进白氏肉里,疼得她一个哆嗦,继而白氏的眼中又喷出火来,正要开口,傅明华却望着她笑:

    “你敢打我?”

    白氏想说凭什么不敢!只是嘴唇刚一动,傅明华眼中的警告便如兜头一盆凉水泼来,让她一个激灵。

    “你敢打我?”

    傅明华又眯着眼睛问了一句,并迈了一步上前,白氏看她神情冷淡,被她气势所压,傅明华上前一步时,白氏竟本能的倒退了一步。

    她明显是被惊着了,连挣扎都不敢。傅明华将她的手甩开,看白氏被她力道带得好几步才站稳,这才轻‘哼’了一声,伸手理了理自己袖口:

    “我是皇上赐婚给三皇子,你敢打我?”

    白氏被她这样一问,这才后知后觉想了起来。

    初始听说这事儿时,她是又惊又怒,后与傅侯爷商议之后,便想着要借这事儿来压她一压。

    没想到才刚一见面,还没能与傅明华落个下马威,便遭她威胁了一回。

    此时若是再伸手打她,已经失了先机,又被她这样一警告,白氏自然不敢再动手,只是心中仍有气。

    正中位置坐着的傅侯爷没有出声,旁边坐着的傅其弦则是终于忍耐不住了,一把将自己右手边桌案上摆着的茶盏挥落在地!

    杯中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很快将西域得来,以动物皮毛织就而成的地衣沾湿。

    “我问你!你母亲是怎么回事?”

    傅其弦怒气冲冲,表情凶狠,只是他双腿虚浮无力,便似一只张牙舞爪的纸老虎。

    “什么怎么回事?”

    傅明华扬了扬眉梢,并没有被傅其弦吓倒,反倒含笑问了他一句。

    她的态度太过理所当然,使得傅其弦一时间竟然被她问得愣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傅侯爷将手里茶杯往桌上一磕,发出‘咚’的一声重响之后,才抬起头来:

    “你母亲明明应该早就投寰自尽,为何现在她会在江洲谢家?”

    他兴师问罪,气势咄咄逼人。

    傅明华却像是没感觉到傅侯爷平静的面容下隐忍的怒火,开口道:“我怎么知道呢?”

    “你现在是要与我装傻了?”傅明华一句话气得白氏又咬了咬牙,傅侯爷却不怒反笑,眼里阴鸷之色更重。

    “当日母亲投寰自尽,是祖父您亲自看过,并下葬的,怎么此时又跟我说母亲还未死?”

    傅侯爷被问得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当日他确确实实是送了‘谢氏’入土,但她上吊自尽之后,容颜恐怖,舌头外吐,披头散发的,就是他一看也是犯怵,根本没有敢多看。

    那时他哪想到会有人胆大包天,送个假的‘谢氏’来糊弄傅家呢?

    “‘她’死的那天,府中上下都在,独你匆匆来迟。”

    傅侯爷一脸怀疑之色的盯着傅明华看,神色阴晴不定,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往对这个孙女看走了眼。

    ‘谢氏’死的当日,长乐侯府都陷入恐慌之中,当时压根儿没注意到傅明华的动向,还是傅侯爷后来得到谢氏仍在生的消息,逼问下人,才知道傅明华是最后来的。

    这个嫡长孙女在他记忆中只留下了规矩、刻板的印象,仿佛并没有多么惊才绝艳,不过就是容貌出众了些罢了。

    他的推想要是真的,谢氏假死被送走的那一年,傅明华才将十岁。

    以往他认为傅明华顺从听话好掌控,这会儿看来就像是一场笑话。

    “现在钰哥儿在谢家,确确实实看到了你的母亲,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傅侯爷忍了心中的感受,端了茶碗凑到唇边,却也不喝,只是神情森然的望着傅明华看。

    “祖父想要我说什么?”

    傅明华站得笔直,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笑得出声来。

    屋中几人,白氏气急败坏,傅其弦神色狠辣,傅侯爷都险些控制不住体内的怒火,唯独她却笑得像是没什么事儿发生一般。

    到了这样的地步,傅临钰都已经十分肯定谢氏仍在人世,她却还是这样镇定的模样,仿佛以往傅侯爷在白氏院中,看到她前来请安似的!

    …………………………………………………………………………………………………………………………………………………………

    三更到,求月票。

    妹纸们赶紧摸票包。

    点长嫡,要投票。

    投完票了莞莞抱。

    卧槽,我真是人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