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九章 如何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长乐侯府因为你母亲之事,被摘去了你曾祖打下的江山,你这孽畜,害了祖宗留下的基业……”

    傅侯爷哪怕是再镇定,此时也是忍耐不住了,他重重的将茶碗朝傅明华脚下扔了过去,气得唇下胡须都在晃荡。

    “祖父这话说错了,夺走了曾祖父留下的基业的人,并不是我。”

    她微笑着,目光从傅其弦以及白氏身上掠过,傅其弦被她看得心里发慌,目光微闪不敢看她,最终她转过头,与傅侯爷对视,却半点儿也不退缩。

    “不管我的母亲死或未死,那又如何?”

    屋里一片死寂,只听到她声音缓缓:“在皇上看来,她就是死了!哪怕她活着,您又能怎么样呢?长乐侯府世子夫人已经去了!”她咬重了‘世子夫人’几个字。

    嘉安帝要的只是一个冲长乐侯府出动手的理由,哪怕此时傅侯爷上了奏折,可那又如何?

    皇帝不会出尔反尔,君无戏言,‘谢氏’就是死了!

    “其实您何必要知道呢?”

    她脸上露出怜悯之色,望着傅侯爷,笑容在傅侯爷看来有些刺眼:“您就是知道了又如何,我的母亲还活着,您敢让她回傅府?您想对我说什么?她是我送出城,所以想借此拿捏我,认为捉到了我的把柄么?”傅明华轻笑了两声,“宫中众人早就知道了,我回城的那天遇到的就是三皇子,求他带我进城的。”

    傅明华好整以暇,看着傅侯爷青白交错的脸:

    “所以您想威胁我什么呢?她就是还活着,那又怎么样?您敢进宫去与皇上说,使皇上赐长乐侯府世袭罔替吗?”

    她掩唇而笑,傅侯爷如坠冰窖。

    “你,你……”

    一旁白氏指了傅明华,有些回不过神来。

    傅家的人想过傅明华会抵死不认,想过她会跪地求饶,甚至想过她会求救崔贵妃相救,却唯独没有想到,她干了这样一桩事儿,害得长乐侯府不得昌盛,还敢这样理直气壮,满脸坦然的样子。

    “我如何?”

    傅明华笑着问了白氏一句,白氏咬着嘴唇,心中又惊又骇。

    看走了眼的何止傅侯爷,白氏也是不敢置信。

    她想起数次遭了自己为难,却安静顺从的傅明华。在白氏眼里,谢氏一去之后,她便是无根之萍。

    白氏好几次借故不见她、喝斥她,心里只当她软弱无助,受自己拿捏,却没想到她有一天,会用每次在自己看来顺从温和的表情,在此时此地这样的情况下,明明她做错了事又心虚之后,还在反问自己,‘我如何?’,好像她根本没有错似的!

    “若祖父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事儿,该有多好呢,又何必烦心呢?”

    傅明华眼里的笑意透出若隐似无的讥讽之色,傅侯爷被她这样一看,狼狈的低下头:

    “你的意思是,你还认为此事对了?”

    他好脸面,心胸又并不大度,此时已经是恨上傅明华了。

    傅明华想起他曾打过的主意,便又勾了勾嘴角。

    常言道,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对与不对又如何?”总之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傅侯爷若想借此机会拿捏她,却是打错了主意。

    “不过这背地里传话的是谁?”傅明华眼珠一转,将傅侯爷等人尽数说得恼羞成怒了,反倒开口发问:“此人心怀不良,我倒要想看看,是谁背地里偷偷摸摸,见不得阳光!”

    傅侯爷脸色又更阴了些,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来,瞪大了眼睛望着傅明华看。

    自已明明是在问她话,什么时候轮到她来问自己了?

    “若要人知,除非已莫为。”傅侯爷‘哼’了一声,脸颊肌肉仍在抽搐,傅明华看他这模样,便知他要么是不想说,要么便是连他都不一定知道背地里透了谢氏消息给他的人是谁了。

    若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能做到这一切,又神不知鬼不觉,还能瞒过傅侯爷的,可想而知是颇有手段了。

    此事细细想来,背地里的人怕是也只想借傅侯爷之手,给她一个教训罢了。

    谢氏仍在生,并是被她所救,此事傅侯爷提起时,若她胆小怕事,今日白氏这耳光也是吃得的。

    最多不过使傅家自认为拿到她短处,她与燕追婚事已经定了下来,不可更改,傅家的这点儿态度最多也就是恶心人伤不人。

    而此事对谢家也产生不了什么伤害,毕竟此时的谢家势大,长乐侯府与世家名门谢氏一族相比,便如泥云。

    跟她有嫌隙,且知道谢氏仍活着,又不牵连谢家,且有手段有本事干这样事的人,并不那么的多。

    傅侯爷哪怕嘴里不肯说出线索,傅明华仍从他态度上摸索出些蛛丝蚂迹来,也懒得再与这些人周旋了。

    她福了一礼:“孙女一路回洛阳,来不及收整便赶来见祖父母与父亲,实在是失礼之极。若祖父没有其他事,孙女便想先行告退。”

    说这话时,傅明华压根儿就不是在询问傅侯爷的意思。

    直到此时傅侯爷看她强硬态度,显然是半点儿不肯服输认错的。

    他想起傅明华与三皇子之间的婚事,开罪了傅明华,怕是将来傅家日子难过的。

    “此事你就是不认错了?”

    他犹不肯甘心,并未允了她告退,反倒追着问。

    傅明华眼珠一转,目光落到了一旁白氏身上,她还咬牙切齿,一副恨自己入骨的样子。

    “祖父可知道一件事情?”

    白氏不知为何,被她这样一看,只觉得眼皮跳个不停,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来,她正要开口,傅明华却不紧不慢张嘴道:

    “您可知长乐侯府被皇上怒而夺爵的真正原因?”

    白氏一听这话,连忙便‘呸’了一声:

    “什么原因?不就是因为你的好母亲,才使我二郎背上骂名,使皇上开罪于长乐侯府的。”

    傅侯爷没说话,但从神色看来,他是认同白氏的话的。

    傅明华眼里突然露出同情之色来。

    长乐侯府传承至今,繁华不过数十年时间,衰败得这样快,不是没有原因的。

    …………………………………………………………………………………………………………………………………………………………

    第一更。。。

    感觉自己最近节操技能树点满了,棒棒的。。。

    太祖拉世家赞助起义当皇帝。。。

    我要拉月票赞助装逼…

    我封你们为投票小队长,画副锦旗,有木有人能涌跃投票滴?

    仍然是满百加更……加更加更加更。。。

    挥起你们手里的月票让我看见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