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一章 离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临钰有备而去,是亲眼看到谢氏的,又有昌平侯府白滔作证。

    所以一开始江嬷嬷等人在提议说对此事抵死不认时,傅明华压根儿便没往这方面想过。

    她闻着茶香,容貌在袅袅香气里显得有些朦胧不清:“就是我将母亲送出长乐侯府的。”

    “啊?”

    江嬷嬷一听这话,便如五雷轰顶,当下拍了腿:“您怎么能认?”

    她急着要去找傅侯爷,想说傅明华救了谢氏,是自己撺掇的,傅明华却拉了她的手,温和安抚:

    “不用担忧,祖父是不敢说的。”

    她向来不说大话,江嬷嬷对傅明华性格还是了解的。

    听她这样一说,心里稍安,傅明华见碧云等人也是急得很,便将自己之前说的话,都捡了重要的说了出来。

    江嬷嬷仍是忐忑:

    “若侯爷不肯善罢甘休,那又怎么办?”

    傅侯爷若不听傅明华威胁,一意孤行,到时闹到嘉安帝面前,江嬷嬷担忧傅明华会受影响。

    长乐侯府的人利益为重,傅侯爷也不是没有可能将这事儿闹大,从而居中落得好处。

    但傅明华与燕追定了亲事,几人都害怕到时会生出波折。

    “他不会。”

    她十分肯定,神态从容。

    “皇上不容世家。”

    谢家都知道居安而思危,感觉到苗头不对。

    长乐侯府这样世袭罔替,嘉安帝又怎么会容得下另一个世家大族的雏形?

    他不会给后世子孙留下这样一个祸患。

    当初太祖册封之时,怕是早就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了。

    他清除了一些世家,又册封了长乐侯府与定国公府。

    至于四姓,树大根深,不是一两日能除去的,便唯有徐徐图之。

    太祖留下这些,除了是对四姓有心无力,而对新册封的长乐侯府与定国公府,在傅明华看来,倒更像是,太祖养了两只猪,喂养到嘉安帝时期,交给儿子杀猪吃肉而已。

    什么开国功臣,勋爵权贵。

    最是无情帝王家,傅明华看着茶叶沉入水中,端起便又喝了一口茶水:“祖父没有明白这一点。”

    傅侯爷抱持着以往的荣耀,向往四姓的荣光,却不知坐在天子位上的人,无论是谁,都会对他磨刀霍霍的。

    哪怕就是不因为‘谢氏’之死,将来的嘉安帝也会因为张氏、李氏、王氏等,随意的名头而夺了长乐侯府爵位。

    “皇上怕是对于母亲的死活,心知肚明。”却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傅侯爷这样一闹,有两种结局。

    “要么皇上念及当初太祖父在世时立下的功劳,对傅家网开一页,此事只是喝斥祖父无稽之谈,勒令他闭门思过。”傅明华说到这儿,垂眸微笑,那两排睫毛倒是长得又浓又密。

    “那另一种结果呢?”

    碧箩忍耐不住,见她说了一半之后便止住不提,不由焦急的问了一句。

    另一种结果,便是嘉安帝有意斩草除根,傅侯爷不闹则已,一闹便会治他一个欺君之罪。

    当初‘谢氏’下葬,因为是有朝廷诰命的人,傅侯爷还报进了宫里,宫中赏赐了物件陪葬的。

    如今傅侯爷又说人未死,嘉安帝不趁机治他罪,将傅家连根拨起,实在不像是皇帝性情。

    “所以祖父若是聪明,将这事儿藏着揶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上告天子呢?”

    傅明华微笑着,看了江嬷嬷一眼:“找个人,将这话说给祖父听听。”

    江嬷嬷心领神会。

    只是碧云皱眉:“娘子觉得,这事儿背地里藏着的人,是谁呢?”

    傅明华也在想这个问题。

    虽说傅侯爷难成气候,但背地里有人针对她,若不将其揪出来,始终是个隐患。

    她沉吟片刻,脑海里倒是有几个怀疑的人选,最终却想起了之前在谢家曾看到过的,崔四郎的母亲,大谢氏。

    谢家那样大,傅临钰要想见到谢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怀疑大谢氏也是有原因的。

    大谢氏因崔十娘之故,对她颇为忌恨。

    因为谢家与傅明华还有些利益牵涉,所以她出手便会有分寸,不会伤了谢家利益。

    但是这事儿无论会不会牵连到谢家,说起来始终不好听,此事要是真是大谢氏所为,那么也是事出有因。

    怕是她会觉得,燕追弃崔十娘而选傅明华,也有谢家支持的缘故。

    不论如何,也只是猜测罢了。

    “先暂时将这事儿放到一旁。”她一双杏仁似的眼缓缓眯了起来,眼神幽深:

    “休息两日,我倒要见见容三娘的。”

    当日凌无邪命人冲她动手,伤了碧云,已经与傅明华结下梁子。

    她向来不爱多事,但不代表她就是怕事。

    江嬷嬷几人明白她的言外之意,恐怕她是想要向忠信郡王府世子下手的。

    “可是,您如今这情况……”

    傅侯爷那边的事儿尚未平息,背地里想要整傅明华的人也未揪出来,这样的时候,实在不适宜再惹事。

    碧云也是点头。

    她的伤抹了太夫人所赏的膏药,好是好了些,但当时伤口砍得深,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

    太夫人赏的药虽好,但要想全将疤痕消了也是不可能。

    傅明华却是低头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梳起来的双髻:

    “我自有分寸。”

    她都这样一说了,江嬷嬷等人自然便不多话了。

    晚间江嬷嬷去办傅明华交待的事儿,不知傅侯爷是不是将话听了进去,还是自己想通了,‘谢氏’之死,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府中没有人再提及此事。

    至于白氏,傅侯爷只道最近心绪不宁,总是梦见早逝的傅老夫人向他诉苦,因此他命人将白氏送到了洛阳城十里开外一座‘菩提庵’中替地下的傅老夫人念经讼佛。

    府中大小事务交到了姨娘吴氏手里,白氏归期不定。

    碧蓝回来说道:“当日屋里夫人的哭声,院子都传遍了,可怜的是银红等人。”

    傅侯爷听了傅明华所说的话,知道白氏坏了他好事,五内俱焚,偏偏又不能休了白氏,火大之下迁怒到白氏身边侍候的人身上,令人拖了出去打的打,卖的卖,将白氏屋中的人发落得差不多了。

    …………………………………………………………………………………………………………………………………………

    离间。。。

    我言而有信,会有三更的,但是原谅我拖延症又犯了。。。

    原来我是天生注定要懒的淫儿……

    下面的妹纸觊觎我的**。。。我在纠结我要拼命挣扎还是顺从躺下。。。

    嘤嘤嘤,你们帮我做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