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二章 如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屋里丫环被发落那一天,哭喊声一晚上都络绎不绝的,白氏院中的血腥气,数日都消散不去。

    傅明华听了这个消息,微微笑了起来。

    白氏出门的那一日,显得有些狼狈。

    她原本看起来不过四十之数,可几日时间,却显了不少老态出来,她应该是连着几日都未睡好,眼睑浮肿而又松弛,抹上的脂粉也掩盖不住她难看的脸色。

    傅明华过来时,她恶狠狠的望着傅明华看,身旁的丫环已经全部换过,都是些生疏的面孔,也不知是从哪儿寻来的,显得有些束手束脚的。

    她恨恨的望着傅明华看,但似是学聪明了,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钟氏与沈氏都站在两旁,一副沉默恭顺的模样。

    “我这一走,老三家的,要对这府上诸事多多费心,可能过个十来天,我便会回来了。”

    白氏阴沉着脸,吩咐钟氏。

    钟氏愣了愣,才一副隐忍的表情,应了一声。

    她这一走,傅侯爷让姨娘吴氏接手府中的大小事儿,白氏怕是担忧自己回来时,府里再没有她一席之地了。

    不过这是傅侯爷下的命令,怕是钟氏也难以插手。

    只是白氏的命令钟氏也不敢违抗,就怕将来白氏难为她。

    “府中大小事,你都操办着,不要出了纰漏。”

    白氏又吩咐,也不管钟氏为不为难,钟氏忍了半晌,她仍是一脸的失望的走了。

    这一趟傅侯爷并没有说让她多久回来,但是傅其弦续弦的日子就在七月,她期盼着在那之前,傅侯爷能让她回来主持大局的。

    沈氏也懒洋洋的走了,钟氏领了傅明月几人,一脸的平静,仍维持着目送白氏离去时的姿势,眼里带着无奈之色。

    当人儿媳便是这样。

    傅明华宽慰了她一句:

    “叔母还是早些回去吧。”

    钟氏便苦笑了一声。白氏临到要走了,她自己不好过,也不肯使自己好过些,非要给她找个麻烦。

    若是她与吴姨娘夺权,就怕姨娘向傅侯爷吹了枕头风。若是安份守已,白氏回来怕是要迁怒于她。

    她叹了口气:“我知道。赵国太夫人身体还康健吧?”

    “多谢您的关切,一切都还好。”

    钟氏又拉了傅明月几人上前来说话,只是傅明华态度并不冷淡,却也不太热切,说了几句,才分道扬镳。

    晌午后吴姨娘派了人来,说是对府中诸事十分生疏,怕是掌管不了大局,求她帮忙。

    并让婆子送来了几把钥匙,应该是掌管府中库房的东西。

    吴氏这是知道白氏回来会记恨于她,怕是傅侯爷并没有将白氏透露了他投靠容妃一事,她不明就里,害怕掌权以后白氏会找她麻烦,所以才想着将这烫手的山芋送到傅明华手里。

    一来傅明华是府中嫡长女,在目前白氏离府,傅其弦又尚未续弦的情况下,沈氏早年丧夫,钟氏又是三房的人,唯有傅明华管理着这府中大小事儿是最合适的。

    她许了三皇子为妃,身份地位都足够了。

    再者未出嫁的娘子在娘家学着掌家理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傅明华又是白氏小辈,到时白氏回来无论如何也记恨不到吴氏身上去。

    她倒是打着好主意!

    傅明华笑着,让江嬷嬷将东西收了下来。

    吴氏派来的人松了大口气,显然也是担忧她不收这东西,回去难以交差的。

    看她将东西收下了,那婆子叩了个头:“姨娘跟前还有些事儿,老奴便先告退。”

    晚上傅侯爷也没派人来将东西拿手,显然是默认了这一事实,也是准备给白氏留些脸面的。

    第二日早上,府中接到了西都侯苏夫人的贴子。

    西都侯夫人设宴于苏府,拜请洛阳城中几位夫人前去。

    那贴子倒是精致,封了红绸子包裹着,上书:傅门大娘子敬启。

    苏家得到消息倒是快,知道白氏一走,便将贴子名称换成是她了。

    碧蓝看她手边茶水喝得差不多了,又替她添了一些,细声道:

    “一个半月前,西都侯府的人进京了,与卫国公府来往甚密。”

    这是苏家即将要与贺府结亲的前兆。傅明华又喝了一口茶,拿起贴子反了一面,笑道:

    “那她可是如愿以偿了。”

    她话里所指的‘她’,自然是一直爱慕贺元慎的苏氏。

    碧蓝微笑着,点了点头:“怕是苏娘子听了您这话,定会开心。”

    “奴婢也觉得差不多可以备礼。”

    碧青也笑了一句,傅明华点了点头,想起苏氏那张对贺元慎执着而爱慕的脸庞,轻轻叹了口气。

    若是苏氏当真心狠,贺元慎确实是她良配。

    可她受儿女之情蒙蔽,对贺元慎付出真心,终有一日有她苦头吃。

    府中这两日要裁制新衣前往苏府,因现在府里总事大权都摆在她手中,府里的管事也明白她身份,没有哪个敢难为她的,倒是傅明月几姐妹想要穿好看些,来寻她撒过几回娇。

    到了苏氏设宴那日,来的人倒是极多,只是苏家早就已经在等着她,傅明华到了苏府时,苏家还专程派了人来接她,领她进内院去。

    苏氏早就候了她许久了,一看到傅明华,便拉了她的手笑,一副有悄悄话要说的模样。

    钟氏自然阻拦不得,她也要带着傅明月等人周旋在一群夫人之中,这会儿倒是盼不得傅明华先些离开才是。

    “元娘,我的婚事要订下来了。”

    苏氏领了她出了厢房,又折过几条弯曲回廊,才寻了个清静的地方坐了下来说话。

    她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双眼都在发光,显然对于能如愿以偿与贺元慎订下亲事,她是满心欢喜的。

    “是卫国公府世子?”

    苏氏拼命的点头,一副骄傲的模样:“当然。”

    “对了。听说你回江洲时,路途遇到了山贼,是也不是?”苏氏打量了傅明华一眼,却见她听了这话,依旧不惊不躁,甚至脸色都没变:

    “洛阳里是怎么说的?”

    傅明华转过头望着她,含笑问了一句。

    苏氏便弯了弯嘴角:“说是三皇子英雄救美罢了。”

    ………………………………………………………………………………………………………………………………………………

    我的节操回娘家去了,可能过几天才能回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