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来信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日洛阳城外竟然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儿,燕追报到河南府后,便惊动了嘉安帝。

    “皇上大怒,令人彻查此事。”

    说着,说着,苏氏的目光渐渐便变得耐人寻味了一些:“元娘怎么回洛阳之后,没有向皇上告上一状?”

    她话音一落,傅明华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看得苏氏有些心虚了,尴尬的伸手抚了抚鼻尖:

    “有什么不对吗?”

    “告状有用吗?”

    傅明华问了一句,苏氏便拉了她的手摇晃,一面撒娇讨饶:

    “算我多嘴,你别生我气。”

    傅明华任她摇着,也不出声,只是望着她看。苏氏很快便败下阵来,目光不着痕迹的左右望了望,才凑近了傅明华小声道:

    “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是对你有些芥蒂的,季昭看你的眼神不大对头。”

    她含着笑意,神情平静的说出这话来,垂下的眼皮挡住了她眼中的神色:

    “若是以前我肯定不会说。”

    但现在大家各有归属,以往的那丝介意又觉得并不算什么了。

    “当日洛阳城外出事之后,皇上便令人撤查,城中守卫更森严了些,如今洛阳里人人自危。”说到这儿,她抬起了头来,脸上带着笑意:

    “你猜怎么着?有一日容三娘钗发散乱,脸颊红肿从宫中出来,似是被人打了。”

    苏氏突然笑出了声,拍着胸口,眼里带了几分狠色。

    容三娘可是嘉安帝的娇客,这天底下又有谁敢轻易出手打她的?

    怕是容妃也不能。

    出手打她的,必然是嘉安帝!

    至于嘉安帝打人的原因,傅明华也猜得出来,她与燕追都能凭借蛛丝马迹猜出背后原因,更不要提嘉安帝了。

    容三娘犯了皇上忌讳!她实在是太蠢。成为了容妃手中的一颗棋子却不自知。

    怕是时至今日,容三娘都会以为凌无邪向傅明华出手,是因为她的指使。

    她看了苏氏一眼,苏氏倒也是聪明人,这件事儿一猜便知。

    “你准备怎么着?”

    苏氏上半身往后倾斜,一手搁在傅明华腿上,一手手抚着胸含笑望着傅明华问。

    “可要收拾了容三娘?”

    傅明华听她这样一说,便笑着将她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拿了起来挪到她自己腿上:

    “就因为她曾对世子有心,妹妹就这样容她不得?”

    苏氏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笑了起来:“就爱你这样聪明!”

    她这话显然是承认了傅明华所说的意思:“看不惯她那样,当季昭已经是她所有物似的,对我数次三番排挤打压。”

    苏氏撇了撇唇,脸上显出几分不屑之色。

    傅明华目光透过苏氏,落到她身后大片大片的蔷薇,开得正艳,坐在这里能闻到花香扑面而来。

    她收拾容三娘做什么呢?

    留了容三娘给容妃添堵,正是好事。

    她要收拾,也是对付忠信郡王府的世子爷。

    那位世子少年得志,鲜衣怒马多么快活恣意,碧云背上的伤口总要让人付出代价的。

    苏氏怕是压根儿没想到她想冲忠信郡王府的世子下手,就连嘉安帝想要动手,也是投鼠忌器,苏氏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胆子,想来是认为她应该找容三娘出气。

    容三娘只是一个玩物罢了,这样长的时间,嘉安帝竟然都没想过要抬她进宫的,可见不值一提。

    “与她计较做什么?”

    傅明华淡淡的道。

    少女总是意气用事,容三娘虽然可恶,但留她下来,能为容妃添堵,总有一日容妃也会忍不住朝她下手,何必又去生那闲气。

    苏氏看着挺聪明,始终还是性情太躁了些。

    “实在是她欺人太甚。”

    苏氏先是有些愤愤的说完,紧接着又笑道:“不过上回她出宫之后,便躲了起来没见人,怕是羞的。”

    “已经三个月了!”她又补充了一句:“这回府中请她,她也是没出来的。”

    两人躲在蔷薇丛园旁的木栏上说话,直到苏夫人派了人来请她们前去,苏氏才站起身来:“且走吧。”

    傅明华牵了牵披帛,也跟着站了起来。

    西都侯续弦的夫人年纪不长,一副娇媚可人的模样,嘴角下一粒小痣,一颦一笑似是那小痣要活了过来似的。

    她身材娇小玲珑,看到傅明华与苏氏挽了手过来时,她笑容一顿,眼中露出意外思索之色,继而笑得更温和了一些。

    苏氏凑近傅明华耳边小声笑道:

    “可是托你福了。”

    傅明华明白她意思,她故意这样亲密,恐怕也是做给继母看的。

    只不过是些许小事,她也不介意,由着苏氏挽了上前,引荐与苏夫人说话。

    白天容三娘果然未出现,倒是容大爷的夫人韩氏来了,看傅明华的眼神十分复杂,既恨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晚上回了傅府时,留在府中的二等丫环银钗便跪上前来,说是今日收了信件一封,是给傅明华的。

    她握了帕子伸手接过,一眼便看出信件之上是燕追的字迹。

    他的字带有他极其强烈的个人风格,刚劲有力,又带了龙飞凤舞之势,游走间显桀骜之意。

    傅明华伸手摸了摸那字,那笔墨已经干了,指尖摸上去仿佛还能摸到墨汁的痕迹。

    她不由自主想起了燕追,他已经前往鄯州好长时间了,此时傅明华一想起他,又仿佛身体本能还有他留下来的记忆。

    燕追握了她手时,指间茧子磨砺她肌肤时的感觉。

    谢府之中时,被他握住足踝的情景……

    她脸颊微烫,直到江嬷嬷有些好奇的唤她:“娘子?娘子?”

    傅明华陡然回神,耳根更觉得灼热,却又故意装出镇定的模样,捉紧了信件,将信拆开。

    江嬷嬷有些好奇:

    “您怎么走神了?”

    傅明华将头更垂得低了些,抬起头时虽然一脸严肃,耳朵脸颊却又嫣红。

    “怎么脸红得这样厉害?”

    江嬷嬷伸手要来摸她额头,“可是早上出门,穿得薄了些?”

    “没事。”

    她摇了摇头,避开江嬷嬷的手,将信件拆开。

    手还微微哆嗦,不知怎么的,身体里血液却像是苏醒过来一般,雀跃快速的流动。

    傅明华的脸更红了。

    ……………………………………………………………………………………………………………………………………………………

    心好累,一旦晚更泥萌就完全不想要给我任何月票的节奏,反正我的**已经饱受摧残。。。

    再接受了你们的会心一击……

    谁来救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