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安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忽略了白氏的话,白氏登时便更怒了:“我还有什么敢教你的?”

    她怒气冲冲的话脱口而出,原本是还想要说傅明华已经敢指责祖母,却没想到她话音一落,傅明华借机便又行了一礼:

    “既然无事,孙女便先告退了。”

    说完,傅明华转身便走。

    她出了白氏屋门,便听到屋里白氏恨恨将茶杯砸到了地上的响声传来,滚了几圈。

    白氏夹杂了怒火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来:“反了天了!”

    傅明华微微一笑,才离开了。

    第二日进宫见崔贵妃,白氏都借故未见她。

    崔贵妃仅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诃子裙,那兜儿堪堪包裹住她丰满的****。

    宽大的宫装袍极薄,崔贵妃的**在广袖轻纱的薄袍之下,若隐若现的。

    这位风华绝代的贵妃娘娘维持着高贵而雍容的仪态,容光焕发、妆容精致,仿佛燕追的事儿没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似的,反倒之前迎接傅明华的静姑愁容满面的模样。

    七月的时节蓬莱阁的池中荷莲开得正好,轻风送爽,带来一阵阵荷花的清香。

    崔贵妃微笑着吩咐静姑让人送些吃食上来,还握了傅明华的手笑:“今日膳房中折腾了一道冰皮凉糕,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她的身段丰满,手也是软嫩滑腻,但却十分冰凉,似是没有半点儿温度一般。

    静姑知道崔贵妃最近心情不佳,体贴的带了人站得远些,留了位置出来给这两人说话。

    宫里虽然搁了冰盆,但崔贵妃却似是坐不住,诺大的殿中安静得落针可闻。

    “都亏了你来宫中陪我。”

    崔贵妃有些感叹,“自追儿出事,这宫中向来捧高踩低,如今人人都盼着能离这蓬莱阁远远的,似我如瘟疫一般,各个都急着去那边。”

    她含了笑意,目光指着承香殿的方向,眼中却是冰冷一片。

    傅明华任她拉着出殿,崔贵妃的力道十分大,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救命的浮木般,死死握着她,像是深怕傅明华将手放开了。

    满池荷开得正好,但却没了赏这满园景致的人。

    周围静姑等站远了些,崔贵妃虽仍是笑着,但眼泪却是滑落了下来:

    “我的儿。”

    她之前保持着仪态,此时靠抓着傅明华,眼泪便顺着她仍貌美的脸庞缓缓滴落下来。

    这些日子傅明华都能感觉到长乐侯府白氏等人给她的压力,更别提宫里的崔贵妃了,怕是人人都在等着瞧她的笑话。

    若燕追一出事,嘉安帝必会迁怒于她,哪怕是背后有崔家在,但世家大族与皇权是相忌相防。

    要是燕追真正出事,怕不用嘉安帝开口,不等崔贵妃出事,崔家便会送另一个为崔贵妃固宠的女儿进宫来。

    傅明华任她握了自己的手哭,让她宣泄心头的难受。

    燕追出事,最伤心的怕就是她。

    嘉安帝的儿子实在是太多了。

    难为崔贵妃之前还维持着雍容华贵的风姿,不露半点儿憔悴模样。

    “鄯州传来急报。”

    崔贵妃流了一阵眼泪,神情看着便好得多了。

    这蓬莱阁是她的地盘,当着静姑等人她是不能哭的。她是这宫中的主心骨,若她都垮了,怕是这阁中众人更是要人心惶惶。

    但崔贵妃也是有压力的,尤其是不好的消息接二连三传进洛阳,崔贵妃表面虽然仍是沉着稳重,不露丝毫慌张。

    不过被围在鄯州的是她最为有出息看重的儿子,她心中也是急火如焚的。

    今日看到傅明华,才忍不住有些失态。

    傅明华捏了帕子,替她轻轻压了压眼角,崔贵妃宣泄了一番,便镇定了许多。

    “皇上在宣政殿处理军政大事,连着几日都未进後宫了。”

    她微笑着,跟傅明华说话。

    “吐蕃那边出事了,禄东赞兵分三路,两路拦住益州将士,一路则途经鄯州前往嘉裕关。”

    崔贵妃神情平静,却吐出了这样一个消息来。

    大唐最担忧的事情就是这一点,但这会儿众人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吐蕃与回纥一旦勾结,对于燕追来说情况便更加不善。

    若是突厥也与之联盟,怕是整个大唐江山都要受到祸害。哪怕最终结果大唐能平息叛乱,但燕追被围困于大屯城,怕是回不来了。

    最重要的是,战乱一起,这天下怕是又要重新洗牌。

    至少对于大唐皇室、天下百姓来说,都是十分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情况。

    到时百姓流离失所,也不知得经历多少年后,天下才会重新归于一统。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追领兵出征于嘉裕关,不论他是不是为了抵御回纥,但在朝臣百姓心中,怕是都会恨他入骨了。

    哪怕他就是侥幸不死,若事情当真落得那样地步,他又怎么还敢回来?

    崔贵妃伸手压了压鬓角,手指都在轻颤。

    “事情始终是瞒不住的。”

    她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颤粟,唇角抽动,带了些绝望。

    “皇上怎么说?”

    傅明华倒是十分冷静,问了她一句。

    崔贵妃听了她这话,似是有些意外,眼神迷蒙的看了她一眼,眼睛还微红。

    事到如今,嘉安帝虽未下令发落她,但怕也只是没抽得出手来。

    这样明朗的情况,崔贵妃不相信傅明华看不出来,但她却仍旧这样问了。

    “你觉得皇上会怎么说?”

    她微微一笑,但笑容却带了凄凉与死气。

    “不过无所谓了,追儿若是回不来,我也是无牵无挂。”

    燕骥虽然是她所出,但自小被抱养在太后膝下,与她并不亲近,倒是与太后亲热有加。

    若皇上真要杀她以平朝臣百姓愤怒,崔贵妃也不用担忧小儿子将来,至少有太后护着,做个闲散王爷是能行的。

    “只是我不甘。”

    她实在是不甘心,她的儿子如今还被困与大屯城,生死不知,洛阳城中对他却是流言蜚语。

    容妃等人讥讽的眼神,刺耳的话,每当传进她耳中,便更增添了几分崔贵妃心里的不安。

    “我不甘心。”

    ………………………………………………………………………………………………………………………………………………

    还有一更在稍后一点,明天约吗?

    满百加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