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二章 江山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简叔玉此人傅明华也瞧过,不是泛泛之辈,年纪轻轻却有野心能隐忍,若使他天长日久的蛰伏,简叔玉必成气候,到时要想除他便难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制造机会使其举兵造反。与其等候,不如在他羽翼未丰时,将他除去。”

    傅明华声音柔和,语气不疾不徐,这凶险狰狞的情况,由她说来仿佛一切都是不紧不慢,尽在人掌握之中。

    “而最好的时机,莫过于殿下此时被围困大屯城,遭两面夹击,一面是来自回纥葛逻禄的虎视耽耽,另一面则是有突厥随时可以借此机会冲鄯州发难,吐蕃又借机想要分一杯羹的时候。”

    简叔玉必定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嘉安帝的旨意,会成为他意欲造反的最好借口!

    “至于我之所以这样肯定,”傅明华含了笑,看着崔贵妃道:“娘娘您都知道君集侯其心可诛,皇上为什么会不知呢?在吐蕃与突厥有可能对大唐不利时,若君集侯造反,对大唐来说情况就是雪上加霜。”

    在这样的时候,嘉安帝还在设法使君集侯简叔玉谋反,分明就是其中有诈的。

    崔贵妃只觉得听了这话,心中跳个不停,声音大得仿佛耳边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种种情况听得她血液加速流动,口干舌燥张不了嘴。

    “此次殿下中计受伏一事,若我没有猜错,怕是简侯爷与吐蕃禄东赞早有前言在先,想趁机进入大唐腹地,将来事成之后,可瓜分这山河。”

    所以吐蕃受到这样一个诱惑,才会借机出兵,想是背地里与回纥也有联系,想要吃下大唐这块肥肉。

    “可是在我看来,回纥自陈朝时期,因葛逻禄氏实力太弱,而被并归突厥之下。君集侯都有不臣之心,回纥又为何没有?”

    傅明华深呼了一口气:

    “我猜测,殿下怕是与葛逻禄早有盟约在先,以身为饵,故意假装中伏,而被葛逻禄部逼出嘉裕关,围困大屯城,实则是想趁机消灭吐蕃、平定兴元府叛乱罢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燕追被围,大唐如今危机重重的时候,大臣们都已经慌成一团,嘉安帝却稳坐不动。

    洛阳之中如今不少人都想着要逃离洛阳,前往汴州,嘉安帝却是压根儿没有表现出一点儿异动。

    当日派黄一兴出来与崔贵妃说的那番话,也是大有深意的。

    但崔贵妃关心则乱,压根儿没明白嘉安帝令黄一兴出来的意思,反倒独自痛苦了这样久。

    朝中形式未明,容家在朝内党羽众多。

    容涂英如今进入中书省,担任要职,虽无丞相之权,却行丞相之事。朝中不少人都在上书,求嘉安帝立四皇子燕信为太子,嘉安帝做出这一切,怕是要给容妃看的。

    崔贵妃哑口无言,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的身体软软靠在长长的椅栏上,瞪大了双眼望着傅明华看,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来。

    “元娘……”她有些复杂的望着傅明华看。

    当日燕追有意于傅明华时,其实崔贵妃是有些意外的。

    相较于已经是个弃子的傅明华,在崔贵妃看来虽然有些聪明,不过魏敏珠的作用更大。

    若娶魏敏珠,燕追接下来的路必是顺遂异常,他会走上嘉安帝的老路,任幽州牧,将来被封太子,而坐皇位之上。

    可是燕追却明知山路难,偏要迎难而上。

    他弃魏敏珠而选择傅明华,开罪于柱国公府,扑身益州,去亲手拿那本该由柱国公府献上的军中威望。

    燕追在益州立下大功归来时,身受重伤,那时的崔贵妃看着儿子其实是有些心疼的,对于他的选择,只归结于少年的爱慕罢了。

    没有想过其他,只是觉得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免不了有为女孩儿而执着疯狂的少年念想。

    她知道燕追喜欢傅明华,但只当他是贪图傅明华颜色好,外在佳,少年也免不了重美色而轻内在。

    也知道傅明华颇为聪慧,只是却没想到她会如此聪慧。

    当她握了自己的手,将一条条情况分析、缘由道理娓娓道来时,崔贵妃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看走眼了。

    傅明华看崔贵妃复杂的神色,低头抿唇一笑,这次的事若所料不差,不过是嘉安帝与燕追联手钓了一场鱼,燕追以身作饵,将这些人都钓出来了!

    站得不远处的宫人们听得到崔贵妃在与傅明华说话,但说了什么,离得太远又不见得能全听清楚。

    崔贵妃听她说这番话,解去了心中疑惑,也安了不少心。

    此时对傅明华是又喜又爱的,握了她的手就道:“只盼是如你所说,一切都是好好的。”

    傅明华反手将她握住。

    “天气炎热,我召了你进宫,便让厨下炖了莲子汤,清热解火,熬了好几个时辰了,入口即化,你尝尝看喜不喜欢。”说完了正事儿,崔贵妃放下心中大石,再笑起来时,便不如之前一般沉重。

    “长乐侯府可有难为你了?”

    她仔细询问,傅明华想了想:“也不算是为难,不过是各有主意罢了。”

    白氏也没那个本事为难得了她,长乐侯府虽然打着主意,但不会蠢到此时就出手的。

    崔贵妃也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叹了口气:“难为你了。”

    “这天气也热了,又出了这样的事儿,我心中烦得很。”崔贵妃眼波流转,一个主意顿时便涌上了心头:“我又没有女儿,长子出征在外,你便是如我女儿一般,我说心中不适,向皇上开口留你下来与我做做伴,在宫里住两天。”

    这一趟崔贵妃原本就是要留傅明华下来的。

    她这样一说,不过是想将傅明华多留一段时间罢了。

    大唐初立,礼仪规矩看得并不是那么重。

    当初容三娘与其亡母郑国夫人也是多次入宫,歇于容妃宫中。

    崔贵妃要留傅明华下来也不是什么出格之事,傅明华看崔贵妃仍难掩担忧的样子,也就点了点头。

    ……………………………………………………………………………………………………………………………………………………

    更新来了哟,谢谢大家的月票,挨只么么砸顺便蹭蹭胸……

    占了便宜得意抹嘴溜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