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三章 棋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晚间时候她服侍着崔贵妃用膳,静姑背过身去压眼角,回过身来笑着道:“娘娘最近心情不快,饭都少用了些,娘子进宫才使娘娘欢喜了。”

    崔贵妃支手伸了下颚,含笑着望着傅明华看,眼中露出欢喜之色。

    当天夜里鄯州八百里加急战报送进宫中,吐蕃禄东赞长子赞悉若领兵六万路经鄯州而出嘉裕关前往大屯城。

    而嘉安帝着监侍前往剑南道兴元,带去令简叔玉出征的旨意也到了。

    此时简叔玉做的,是将嘉安帝派去的监侍斩杀,并将其头颅悬挂于兴元府城门之外,与郑王燕简一起发布了征伐嘉安帝的十大罪状榜文,正式反唐!

    战况至此时,便呈激烈化。

    益州与鄯州的失守,使得整个洛阳都乱成了一锅粥。

    朝臣与勋爵权贵****盼着嘉安帝迁都汴京,但这位帝王却按兵而不动,甚至只是数道旨意,让陇右道刺史严守陇右道,又颁令各州太守安抚好治下民众,不使大唐内乱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追所在的大屯城更加危机,虽再没消息传来,但朝中大臣却已经敢笃定,三皇子哪怕是有通天之能,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必是再难活命了。

    尤其是在十六日凌晨,送信的兵史冲进洛阳,道突厥也有意起兵大唐之后,更是使情况雪上加霜。

    长乐侯府仿佛忘了傅明华般,十六日悄悄将杨氏抬入了府中。

    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傅家也没什么心思办喜宴,怕是洛阳权贵也没哪个有心思来参加的。

    朝中呼吁立太子的声音越发响亮,同时伴随着有关简叔玉每一个攻下州县的消息,朝中便越发惶恐不安。

    傅明华在宫里也未被傅家派人前来接回,直到八月底,鄯州战报一日接送三两日,兴元府简叔玉挥兵北上,一路攻占了两三个州县,大唐即将失保,朝臣整日苦劝皇上立太子,迁国都之时——

    被围困在大屯城中的燕追领精兵四万,与葛逻禄联合,将吐蕃六万大军,以守株待兔之势,尽数消灭殆尽!

    吐蕃大将赞悉若被燕追在乱军之中砍下了头颅,燕追骁勇,更是使鄯州兵马士气大振。

    突厥阿史那部领军前往大屯城,明白上了当,反应过来这一事实时,已经晚了。

    燕追助回纥葛逻禄灭阿史那,并向葛逻禄借兵三万,进而转攻鄯州。

    简叔玉发现事情不对劲儿时,燕追率两军直捣兴元府君集侯老巢,杀郑王妃以及燕简等一干子嗣,将简叔玉家室女眷一并捉拿。

    君集侯府与郑王府下人尽数遭斩以祭两军士气。

    夺回了鄯州与益州之后,将简叔玉的人逼困于河中与鄯州之间。

    简叔玉率残部逃亡,却被嘉安帝着令严守的军部以及燕追所领的两军围困在其中,成为了被燕追瓮中所捉的那只鳖,无路可逃,兵败自杀于河中。

    君集侯府残余部属认罪投降,消息传回洛阳时,举国震惊。

    燕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大唐毒疮一举剜去。

    三皇子智计勇猛,为大唐立下大功。

    消息传回宫中时,崔贵妃抱着傅明华喜极而泣。时至今日,崔贵妃才真正的放下心了。

    嘉安帝与燕追以这天下为棋,下出了精妙绝伦的一步棋子。

    自此之后,大唐隐患已去,突厥溃败不成兵,回纥取而代之,向大唐伏首称臣。

    吐蕃禄东赞两子,先后尽数死于燕追之手。

    再加上赞悉若所领六万大军又皆败于燕追手中,前又有论钦陵领兵折于燕追之手,经此两次波折,吐蕃实力大减,将来怕是自顾且不暇,应该是没有功夫再觊觎大唐了。

    国内当初太祖时期残留下来的隐患兴元府简氏一族被燕追以铁血手段除去,自此之后兴元府再次归于嘉安帝治下,简家不复存在。

    燕追功成而班师回朝,嘉安帝大喜,赦令天下,减赋税三月,天下百姓奔走叫好。

    笼罩于大唐头顶上的阴霾似是一瞬间便被燕追以手拂开。

    崔贵妃欢喜得几日睡不着,儿子立下了这样的大功,对她来说情形简直就像是逆转一般,她让静姑搬了小榻,时常唤了傅明华与她一道歇在寝宫,向傅明华道:

    “多亏了元娘陪我,否则怕是我早该吓也吓出病了。”

    傅家在得知燕追功成之事,数次派人向宫中传递消息,想要将傅明华接回府中,崔贵妃却并未将人送回。

    直到七月中下旬,碍于宫中规矩,崔贵妃才让人替傅明华收拾了东西,让身侧内侍亲自送了她回府。

    燕追回来的那一日,嘉安帝亲自领文武大臣出城接他,夹道欢迎的百姓几乎将洛阳上半城挤满了。

    当初被围困于大屯城的燕追有多受大唐上至朝臣、下至百姓的埋怨,如今便足以被人捧到天上。

    长乐侯府中白氏‘病了’,府中一切闲杂事都交到了钟氏手上。

    钟氏前来傅明华院里时,傅明华拿了银剪,正剪着屋中前些日子江嬷嬷搬来的一小株才刚从花囿中移出来的一株小小的海棠。

    “祖母的意思,是希望元娘能重新搬回院中。”

    钟氏已经坐了半晌,茶水都喝了一肚子了,傅明华对她态度却始终是淡淡的,她也不由有些尴尬。

    白氏‘病了’之后,这哄祖宗的差事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当初让你搬出来呢,只是因为那院落你住了十来年,未曾修整过,所以你祖母想着,让你暂且搬出来居住一段时间,待到修整之后,重新再搬回去就是了。”

    钟氏陪了笑脸,轻声讨好的哄劝着。

    傅明华听了她这话,便不由顿了手上的动作,笑出了声来:

    “可真是祖母有心了。”

    碧云递了一盏茶来,傅明华放了剪子,又接了碧蓝递的帕子擦了手,才端过茶杯喝了几口。

    钟氏连声音也不敢发出,就听那剪子放上桌时发出‘咔’的一声轻响,就见傅明华端了茶杯挡了小半张脸了。

    她这喝茶的动作钟氏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但就是觉得赏心悦目。

    ……………………………………………………………………………………………………………………………………………………

    更新来了。。。

    从凌晨时的那一更算起来,我今天总共更了四张吧。被我自己也惊呆了。。。

    不过代价就是早上七点睡到十一点就起来了……

    我被我自己钢铁侠一样的意志力惊呆了呀。。。

    求个月票么么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