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四章 说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种从容与优雅,举手抬足间展现出来,体现出良好的教养来。

    钟氏愣了愣神,不由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她一向给三个女儿最好的,可无论如何是比不上傅明华这做派的。

    钟氏心里不由有些酸涩嫉妒,只是这念头一涌起来,又被她自己强忍下去了。

    傅明华放了茶杯,钟氏神情还有些怔忡的样子。

    钟氏好一阵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借着整理裙摆的动作,将头低垂了下去,抬起头来时,又是一脸真诚笑意的模样。

    “原本你祖母是要亲自前来的,就怕你听了下人嚼舌根子的话,至亲骨肉间有什么误会。”钟氏顿了片刻,抬眼打量傅明华的神色,想从她脸上瞧出端倪来:

    “只是身体欠安,实在有心无力,才使我前来。”

    傅明华微笑着没说话。

    时至今日,长乐侯府所做的一切实在是让她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鄙夷之感。

    像傅家这样现实的举动,她也不是不理解,可白氏的处理方法则是粗暴而直接。

    当日谢氏也曾弃她而去,事后谢氏虽然也是躲避不前,但谢家之中,太夫人崔氏则是实实在在不顾颜面,认过错的。

    无论傅明华领不领情,但至少谢家依旧保持了一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风格在。

    可傅府也做了相同的事,手段低下,如今傅侯爷与白氏却连个出面的勇气都没有,反倒支使了个钟氏前来。

    她就这样不说话,小口小口的喝着茶,钟氏渐渐就有些不安了。

    这样坐着使她极其煎熬,她已经沉不住气,理了好几回裙摆了,不时伸手抚一下鬓角,神情中显出几分焦急来。

    “你也知道,我也只是受你祖母之托,前来的,”钟氏终于熬不住,放低了声音讨饶:“元娘还求你看在叔母也是不易的份上,与我行些方便,我会牢记在心里的。”

    她也是为人媳,许多事情身不由已。

    白氏在傅侯爷的示意下,行事没个分寸,惹人了之后傅侯爷撒手不管,她既不想出面,也不想跟傅明华示好,便将这个任务交到了钟氏头上。

    钟氏也是苦不堪言,但下头也没个推脱的,只有自己前来了。

    可想而知,钟氏若事情办不妥当,回头白氏定也是会迁怒于她。

    傅明华放了茶杯,也就含了笑道:

    “如今已经九月了。”

    她敲了敲桌子,钟氏有些疑惑不解,抬起头来。

    “府中我也住不了多长时间,搬来搬去也是折腾。”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钟氏登时便理解了过来。

    傅明华这样说,是在指她的婚事便是在来年八月,最多再住几个月她便要出嫁,不想再搬的意思。

    钟氏脸色微微一紧,正要说话,傅明华却道:

    “不如叔母帮我一个忙,令人将这院中修葺一番就是了。”

    白氏当初自然不可能给傅明华寻多好的院落,不少地方漆都斑驳了。

    钟氏听了这话,也是觉得有些脸红。只是傅明华这话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因此她仍是满脸感激的回去了。

    碧箩等她一走,才有些不大愉快的收了钟氏之前喝过的茶盏:“这叫什么事儿!”

    傅明华侧头看着窗外,燕追此时怕是已经被嘉安帝迎进城了。

    晌午之后府中还未派人前来修葺屋子,崔贵妃倒是遣了人来接她进宫。

    来的人是崔贵妃身边有品级的内官,白氏也不敢怠慢,让人好茶好吃的侍奉着,一面又请了傅明华来。

    白氏病是大‘好’了,头上戴了抹额,看不出病相来,傅明华进来时,她挤出笑脸,也不转过头来。

    “大娘子来了。”

    那内官之前还坐着,看到傅明华进来时,连忙便起身叩了个头,对傅明华十分恭敬的模样。

    “大娘子前脚刚一出宫,后脚娘娘便惦记着,让您进宫里歇一晚。”

    白氏在一旁听得分明,脸上显出几分慌乱之色。

    沈氏倒是一脸的羡慕,她旁边坐着的傅明霞要将嘴唇也咬烂了。

    “东西可收拾好了?”

    白氏强忍了心中感受,斜了眼睛问了一句。

    傅明华含了笑正面对着她道:

    “回祖母的话,都收拾好了。”

    她这样规矩,反倒更显白氏小肚鸡肠,上不了台面。

    那内官低头轻咳了一声,白氏才陪着笑着,上前要扶她出去,一面掏起了袖口中的荷包。

    内官站着没动,直到傅明华点了点头,才任由白氏将她扶出去了。

    等她一走,傅明霞便忍不住酸涩道:

    “如今你好大排场,要回个院子还要长辈来三催四请的,又故意尖酸刁难,还使人替你修葺院落,仗了谁的势,现在就这样嚣张。”

    傅明华含了笑意就道:“二妹妹若是喜欢,不用求了冯右司郎,祖母这样疼爱你,你只要一哭,修院子的人晌午便进你院中了。”

    她话中所指的意思,一下子就让傅明霞脸色变了。

    “你……”

    傅明霞提高了些声音,正要开口,傅明华却是连话都不与她说,便出了房门,气得傅明霞一下扑在椅子扶手上,肩膀便抖动着,显然是哭了。

    晌午进了宫,崔贵妃一脸喜色,见到傅明华便将她伸手握住:

    “追儿此时尚在大殿中,皇上有话要问他,傍晚定会过来。”

    燕追真正回了洛阳皇宫,崔贵妃那口一直提着的心才落回了原处,笑容都多了几分松懈。

    “自你回去之后,倒是让我想得慌。”

    崔贵妃叹了口气:“这宫中虽大,但要寻个说话的人也不容易。”说到这儿,崔贵妃抿唇一笑,压低了些声音:

    “追儿此次带了简叔玉的妻子、母亲回来,这会儿的容妃领了七公主,跪在宣徽殿外。”

    早在简叔玉兵败自杀时的那一刻起,傅明华其实就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当初燕玮嚣张,容妃又数次算计她,她也以牙还牙,早就料到今日的情况了。

    燕追杀了郑王妃以及郑王燕简一干子嗣,将这位太祖亲弟之子屠杀干净了,却唯独没杀简叔玉的母亲安国夫人,以及云阳公主,不得不说这样做实在是妙。

    ……………………………………………………………………………………………………………………………………………………

    今天还是满百加更~~~

    如果没满百,我今天也会尽量加更,不过可能会非常晚……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