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五章 凯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容妃娘娘一时半会儿的恐怕起不了身了。”

    傅明华低头微笑,崔贵妃听了这话,也是翘了翘嘴角:“已经跪了好一阵了了,黄一兴出来了几趟,未能劝回她。”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容妃肯定是不能不跪的,她的女儿云阳公主还以罪妇的名义被关押在宫内,嘉安帝还未表态,但光凭简叔玉谋反一事,便够容妃受牵连了。

    傅明华与崔贵妃交换了一个了然于心的眼神,都不由微笑。

    若燕追在兴元府时,便将燕玮杀死,可能回洛阳之后,嘉安帝为表牺牲了一个女儿,怕是还要安抚一番容妃,以示恩宠。

    毕竟简叔玉虽谋反,但燕玮一死如灯灭,嘉安帝自然不会再对她有所怨怼,说不定还会想起当日他舍弃这个女儿的事,倒是乐于追封云阳公主,到时也是容妃得利。

    可若是燕玮没死,情况又不一样了。

    嘉安帝厌恶简叔玉,再看到他的遗孀云阳公主时,难免便会想起当日简叔玉险些挥兵北上直逼洛阳的情景。

    尤其是燕追将安国夫人的命也留着,更增添了嘉安帝对简叔玉的印象。

    人一带回来,肯定是没办法处死。

    唐代勋爵权贵犯罪有八议,义亲之中,便有皇帝的至亲血脉酌情处理的一种。

    有容妃之故,嘉安帝必不杀燕玮,可如此一来,皇帝心里肯定留了心结,容妃势必要受打击的。

    将来燕玮的存在对于嘉安帝来说,也是如梗在喉。

    若燕玮安份守已,深居少出,情况可能好一些。

    但要是云阳公主不改本性,高调而奢华,容妃可以想见的接下来会过什么样的好日子了。

    最重要的是,燕玮乃是燕信亲姐,与君集侯牵扯上了关系,燕玮又未死,对燕信来说自然名声好听不到哪儿去。

    朝中支持燕信的朝臣,燕玮一被捉拿归案,便不敢再出声了。

    “不说她了。”崔贵妃笑意更深,她与容妃也算是宿敌了,如今见容妃倒霉,自然心中的舒爽便不必再提。

    “等着瞧瞧好戏便是。”

    当日燕追出事的消息传进朝中时,容妃可是看了她不少好戏的。

    如今风水轮流转,可让崔贵妃心里已经欢喜半日了。

    “今日晚膳我令人备了几样别致的,我瞧着依长乐侯府傅长胜性格,不一定会善待于你。”

    崔贵妃拉了傅明华说话,一路进了宫中。

    燕追比崔贵妃来得想像中还要快。

    天还刚擦黑,蓬莱阁内点起了灯火,穿了一身黑色的轻装,显然是卸了盔甲便匆匆而来,连回去梳洗都没有。

    传令的内侍擦着额头上的汗,小跑着跟在他身后。

    他一进殿内,目光便在殿中一打量,正好就瞧见了坐在一侧旁替崔贵妃泡茶的傅明华,那眼光顿时便灼热了。

    燕追脚步不停,向崔贵妃疾步而去。可目光却一眨不眨的望着傅明华看,专注而直接,带了毫不掩饰的渴望与似是要将人吞噬的热切。

    宫内众人因他的到来,都跪了下去,只听到他一步一步踩在地上的声响。

    他还算是有分寸,并没有直接来到傅明华身侧,而是先向崔贵妃行了礼,由静姑亲自端了胡凳过来,大马金刀坐在了椅子上后,才转开了头。

    傅明华顿时松了口气。

    燕追的目光使她颇为紧张,在他面前仿佛要被他拆剥入腹一般,使她有些害怕。

    她头一回遇了人便想躲,却又知道在崔贵妃面前不得失礼,反倒是将茶冲泡好后,犹豫着看了静姑一眼,静姑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她抿了抿唇,将杯子放入盘中,向崔贵妃端了过去。

    路经燕追身旁时,他目光灼灼,使她又将头垂得更低了些。

    “娘娘,用茶。”

    傅明华将木盘一放,先取了一杯出来递到崔贵妃手上,崔贵妃含了笑催促她:“三殿下那里还不快送。”

    她只得端了另一杯茶,又朝燕追送去,还没捧至他身边,他却起身一把将她手捉住了,顺手将茶接了过去,眯了眼睛望着她看。

    崔贵妃先是低头喝了两口茶,抬起头来时看燕追捉了人不放,才轻咳了一声。

    “茶杯灼手,小心一些。”

    燕追将手放开,这才执了茶一口饮尽了,舔了舔嘴角,又握了傅明华的手,使她摊开掌心了,才将茶杯放到了她手上。

    傅明华被他抓住,双腿发软,他又看了一眼,才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将手放开了。

    只是放手之时,尾指在她掌心里轻轻一勾,险些将她手里拿着的杯子都吓掉了。

    傅明华转头望着崔贵妃,眼里露了几分哀求之色。

    她向来稳重端庄,前些日子燕追被围困,崔贵妃都慌了,她却仍旧冷静,没想到此时却被燕追吓着了。

    崔贵妃抿了嘴唇忍笑,一面看了燕追一眼,她是确实有话要跟燕追说的,自己还有不少话要问他,但他这样显然是没办法说话了。

    因此崔贵妃解了傅明华的围,指如兰花掩住了唇,温柔道:

    “元娘,殿外廊下种的菊花开得正好,追儿回来,你去吩咐人为他做份糕点前来。”

    傅明华松了口气,忙不迭的应了。

    她这神色让崔贵妃又是发笑。

    出了殿后侧门,她还听到崔贵妃在跟燕追说:

    “你也收敛一些,莫将人吓到了。”

    傅明华的脸又开始发烫。

    崔贵妃只是拿了个话哄她出来罢了,就算是三皇子要吃菊花糕,那菊花也是专门有囿中送进膳房,轮不着从崔贵妃宫中摘取的。

    出了殿门,九月天气已经有些凉了,风一吹她才觉得身体里的温度降了些下来。

    没有燕追那灼热的目光望着她看,傅明华也渐渐平静些了,坐了一阵,身上有些冷了,她牵了牵披帛,将肩头裹紧,随她出来的宫人细声道:

    “娘子,夜里风大,奴婢去为您取件披风回来。”

    她点了点头应允了,那宫人快步离开。

    燕追与崔贵妃已经谈了一刻多钟了,也不知说完没有,夜里清风徐来,廊下蜿蜒曲折,每个折角处都能见到放满了松油的石灯,燃烧之后发出阵阵淡淡的松香气来。

    ………………………………………………………………………………………………………………………………………………

    二更来了。。。

    三更应该会晚一点。。。

    6月20号到29号是蛋蛋的金蛋打赏加更十更已还完,6月30号到7月9号是七音的金蛋打赏加更十更已还完,7月10号到16号是青儿的金蛋打赏加更十更已还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