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六章 相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猜想可能是取披风的宫人回来了,可走得近了她又觉得有些不太像,那脚步声略沉,不像是宫人轻巧的脚步。

    她折转过身来,就正好看到了穿了一身黑色轻服的燕追。

    他踩着夜色而来,灯火照到他身上,将他脸打出棱角分明的深邃线条来。

    那种巨大的存在感伴随着他被灯光拉出来的身影,人还未到的时候,便已经率先扑来。

    廊上垂手而立的宫人们都跪了下去,他低声道:“退远。”

    燕追目光落在傅明华身下,足下脚步不停,傅明华抓紧了长椅的栏杆,想要站起身来,但却似是被他目光钉在长椅上,站不起来身。

    燕追很快走到她身侧,手撑在她身旁的椅栏上,弯下了腰,望着她轻声笑着:

    “找到你了。”

    夜色下他目光熠熠,傅明华本能的要退,他曲起一腿,踩在她另一侧的椅子上。

    一边是他手臂挡住了她左面的肩,一边则是他曲起的腿,拦在她右侧的脚,后面是连着栏靠的长椅,前面则是危险十足的他。

    燕追目光一寸一寸从她身上溜过,以有一种君王巡视疆土般,带了占有与急切的眼神望着她看,极其磨人。

    傅明华绷紧了脚尖,将小腿紧紧往椅下缩。

    她有一种又回到了当初谢府之中,被燕追逼坐到廊沿上避无可避的感觉,但是此时的他明显要比当日在谢府时,更加深沉慑人。

    带给她的紧张感更重。

    “可是娘娘找我?”

    她做出一副要起身的模样,燕追似是站直了身,离她远了一些,傅明华松了口气,一下站了起来。

    可没想到他压根儿没有避让的意思,反倒是她刚刚一动作,燕追又重新弯下了腰来,她站起的动作又急又快,一下便撞到了他身上。

    脸压在他胸前,每吸一口气都带着他身上的皮革、铁锈夹杂着隐隐汗味。

    与她以往曾闻到过的龙涎香并不同,显出几分陌生的感觉来。

    傅明华被撞得晕头转向,被他气息、怀抱包围住,撞上去的动作就像是主动投入他怀里似的。

    燕追伸手揽在她腰侧,那腰细软,带了妙不可言的手感,一抱便如********在怀,他脸颊微微抽动,声音沙哑:

    “看到我这么着急?”

    他并没将揽在傅明华腰侧的手放开,轻松将她全身重量全揽在左手胳膊之上。

    空余的手则是顺着她胳膊往上滑,勾了她以线绳系住垂在胸前的长发在掌间顺了顺,才伸手将她放回椅上了:“小心一些。”

    傅明华坐回了椅子上,双腿还在轻轻颤动。

    燕追的手掌似是比之前她握着的茶杯还要烫人,那温度印在她腰侧,使她浑身都感觉热了起来。

    他顺势坐了下来,见她目光总落到别处,不由就笑:“元娘,怎么不看我?”

    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的脸又转了过来,只是却低头望着自己的放在腿上的双手看。

    “我写的信,都收到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悄悄挪了一下腿,想离他远些。

    “殿下战事繁忙,怎么有空写信的?”

    燕追送的信件,好几封算算时间,都应该是战事紧要的时候送出来的,到了后来,一日能收两三封。

    也正是因为从这些信件中,燕追有心思风花雪月,她才猜测燕追情况并不如旁人说的那般严重了。

    “去了鄯州前几日,我每当思念你时便写一封,都攒了下来,令人交到驿站,每日一封。”

    他含了笑意望着傅明华看,那目光带了毫不掩饰的热烈情感:“闲暇的时间并不多,元娘你明白我意思吗?”他话中的意思若有所指,傅明华有些不知所措,又慌又怕又夹杂了一丝羞怯。

    在鄯州时,他的闲暇时间并不多,却能写出了这么多书信,便是在指他思念傅明华的时间不少了。

    傅明华低垂了头,睫毛一眨一颤。

    他这样的人,上了战场时智计百出,英勇而善战,脱下战袍时又满腹文才。

    他说着思念她时写下书信,一封一封让人送进洛阳时,眼中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神采。

    “殿下……”

    傅明华缓缓挪开,他似是发现了,又好似没发现,也朝她靠近了些。

    “想我了没?”

    燕追目光锁着她,微笑着问。

    “殿下,您……”

    “想我了没?”

    傅明华轻细的嗓音很快被他打断,他几乎是有些急切的又问了一句,等着她的答案。

    “您这一次……”傅明华的话再一次被他打断:

    “想我了没?”

    她退无可退,小声道:

    “想了。”

    这小声的话说出口的时候,燕追的目光像是立即要将她连皮带骨吞吃入腹。

    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眉眼半晌,又落在她唇上,最终落到身上,以及两人握住的手上。

    傅明华的手掌骨肉匀称,他却是指骨分明,带了能攥住一切的力量,将她牢牢锁在手心里。

    她靠着椅背,以为燕追会做些什么,最终燕追只是重重握了握她的手:“我也想你了。”

    一开始他写书信的原因,除了是真的想她之外,也有后来想要安她心的意思。

    “你这样聪明,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他是在用信件告诉她不要慌,不要乱。

    如果她真的了解他、懂他的心,那么她在收到信件时,必定是不会如其他人一般,以为他真的身逢绝境了。

    燕追果然也没料错。

    崔贵妃向他说起这些话时,带了对傅明华的赞赏,他也是骄傲的。

    与崔贵妃说完了话,他就迫不及待想见她,那种急切的心情,一路在回洛阳的途中便已经在心里发酵,此时看到她时,才觉得压抑多时的感觉一股脑涌了出来。

    “美人如花隔云端,长相思,摧心肝。”

    他站起了身,拉了傅明华起来:“元娘陪我走走。”

    侍候的宫人们都远远的站着,不敢跟过来。

    夜风下他走在外侧,挡住了大半吹来的风,跟她说起此次前往大屯城中的事。

    “年末之前,我会受了封赏再回一趟益州,年后不出两月必定归来。”

    …………………………………………………………………………………………………………………………………………………………

    一言不合,我又要开车了……

    快上车,等下没位置了!

    大婚的话。。。

    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谁让我要强插进他们中间当第/三/者捏?

    摊手。。。(一-一)除非用月票贿赂我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太勤劳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麻烦大家排个队,每人上前来给我签一百个赞,哎呀不要拥挤呀,我知道你们急于想投票想爱我的心情……(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