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七章 张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顿了顿,低头望着她看:“到时我们的婚事就临近了。”

    傅明华小声应了一声,他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慢。”傅明华又觉得耳朵发烫,连忙开口就道:

    “殿下这趟可曾受伤?”

    她刚刚隐约闻到他身上铁锈的味道,似是有血。

    傅明华不由想起当初他杀论钦陵时受的重伤,这回虽然听起来他的安排是精妙,说着轻松,但其中的凶险却比之前在益州时更盛。

    他满不在乎:“难免。”

    要想立下功劳,在这朝中站稳脚跟,在军中立下声望,并非轻而易举就可以办到的。

    燕追目光一转,落在她认真的脸上,突然勾了勾嘴角,转过了身来,拉了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之上。

    傅明华正要挣扎,他轻喝了一声:“别动。”

    她果然就不敢动了。

    他一手按住她手,一手将衣襟拉开。他为了穿战甲,穿的是圆领盘扣衣裳,要想拉开并不容易。

    燕追索性伸手一把将衣裳扯开了,握了她的手往自己胸膛上摸。

    “殿下……”

    冰凉的指尖一碰触到温热的胸膛,登时便让傅明华吓了一跳。

    她挣扎着要将手抽回来,燕追轻声的哄:“别动,伤才刚好,之前元娘撞了一下,还在疼呢,你摸摸。”

    他这样一说,让她不敢挣扎,又不敢去看,神情有些发蒙。

    她的手软嫩细滑,比之上好的缎子还要触感细腻,一碰到他胸前时,他顿时便浑身紧绷了。

    燕追眯了眯眼睛,少女柔软的腰肢与婀娜的曲线,加上这手碰触到他胸前时的刺激,让他顿时便血液沸腾。

    他握着傅明华的手微微用力,额头汗都沁了出来,好半晌之后带她匆匆摸了右肩之上一道当初留下来的箭伤,就把她手放开了。

    两人都有些不对劲儿。

    傅明华是又慌又乱,燕追则是难以忍耐。

    他借了整理衣裳的动作转过身,好半晌之后依旧难以平复下来。

    忍了又忍,燕追转过身来时,傅明华还眼神还有些茫然,脸颊上的红晕都未消褪,双手交握的样子让人稀罕得要命。

    他又握紧了拳。

    “刚刚碰到您的伤了?”

    她想起刚刚手摸到的凹凸不平的伤口,似是当初伤得不轻的样子,疤都没全掉。

    燕追艰难的点了点头,“扶我去坐坐。”

    傅明华忙牵了他手,扶他到一旁长椅上坐下。

    只是才刚刚坐下,嘉安帝就派了人过来传他,崔贵妃也使了静姑过来唤傅明华回去,燕追才有些遗憾的放开了。

    傅明华走时,他双手撑在膝间,低垂着头,脸上身上都是阴影,看不清神情的样子。

    “您好些了吗?”

    傅明华问了一声,他轻轻应了一声:“嗯,无事。”

    听着声音确实像是好多了。

    她回了宫里,崔贵妃今日想要她陪侍在侧,因此软榻早就已经搬来她宫中了。

    两人各自洗漱完,崔贵妃说了一会儿话,想起今日的事情来。

    “元娘,我看追儿对你有心。”

    但是那目光也实在是太可怕了些。

    崔贵妃想了想,招手示意她过来一些。

    傅明华跪坐在木脚踏上,一头长发已经披散了下来,垂在她弯曲在臀后的脚边,妖妖娆娆的铺了一榻都是。

    纱幔垂在她身体一侧,她只着了寝衣,不施脂粉,明眸皓齿的,实在是很惹人爱的年纪。

    崔贵妃伸手摸了摸她头发:

    “元娘,你都这般大了。”

    她含了笑意,屏风之外点着的宫灯透过半撩的幔子映入她的眼底,崔贵妃的眼神有些认真:

    “当初瞧你时,才那样小一个。被你母亲领着,小小年纪规矩就已经很好了。”她笑了笑,似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眉眼都柔了许多:“说来也是奇怪,我那时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你与我会有这样缘份的,若是当初知道,也不会那般糊涂了。”

    崔贵妃叹了口气,摸着傅明华头发的手顿了一顿:

    “你长得好,追儿喜欢你,我心里也高兴,若是将来你们成婚之后,夫妻和睦美满,我也就放心了。”

    崔贵妃说了这话,又道:“今日我看他瞧着你,眼珠都不转开,显然是对你有意,元娘,这是好事。”

    傅明华听崔贵妃这样说,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今日我看他回来之后,便被皇上召进了宣徽殿中,晚上过来时连膳也未用,怕是来瞧你的。”崔贵妃含了笑道,眼中露出几分欣慰之色来:“这样上心倒是好。”

    “他自来骄傲。”看不上的一眼不瞧,看得上的便是费尽心思也要得到。

    崔贵妃又叹了一声:“元娘,你需得对他张驰有度。”

    傅明华仰起头来,一双杏眼中露出困惑:“娘娘,我不懂。”

    她这模样实在是可爱,那跪坐在榻上的身段带着少女的青涩与若隐似无的妩媚,那张美丽的面庞上罕见露出这样的神色来时,崔贵妃伸手将她半拢进怀里。

    “元娘,你听我说。”

    崔贵妃顺了顺她头发,温和道:“你现在这样避着他是对的,他越是见不着,就心里越是想见。”

    “可是也不能一味全避着他。”燕追性格强势还罢,自己想要的总是会伸手去拿,可崔贵妃就担忧,“你们这样天长日久,往后十年也罢,二十年还好,三十年、四十年呢?”

    结发夫妻是一辈子的事儿,崔贵妃头一回见儿子那般模样,也是希望他能得到傅明华全心全意爱的。

    “我心里也是自私的,只盼我追儿能欢喜,盼他能如愿以偿。”

    崔贵妃的神情温柔:“元娘,其实你不知道我是多羡慕你的。”

    当初她进洛阳时,只不过是成为了早前嘉安帝府中的夫人而已,虽然说得好听,后来嘉安帝登位之后是贵妃,但也不过是妾罢了。

    她出身崔氏,其实也有自己的骄傲,只是崔家需要她牺牲罢了。

    傅明华将头靠在她胳膊上,崔贵妃顿了片刻,才拍了拍她肩:“记得我说的话。”

    傅明华就点了点头。

    ………………………………………………………………………………………………………………………………………………………………

    更新来聊。。。

    还是今天尽量三更。。。不过有可能非常非常非常晚。。。

    仍跟昨天一样。。

    因为我今天完全没睡好,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