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八章 恩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事实上傅明华也不是要成心躲燕追,崔贵妃说的道理她也懂。

    将来要嫁燕追,如今这样躲躲避避的也确实不像话。只是她有点害怕,燕追每回看她的眼神都不大对劲儿,她一见便想躲了。

    崔贵妃听她这样一说,顿了半晌,将头别开了些,只道:

    “每个姑娘都会经历这样一关的,以后就好了。”

    她说完,背过了身,催着傅明华:“时辰不早了,早些睡吧。”

    傅明华起了身来,替她拉了拉被子,又放下了幔子,两人才各自睡下了。

    早晨天刚亮,静姑满脸笑容的进来侍候崔贵妃洗漱,小声的道:

    “昨夜七公主在宣徽殿前晕了过去,皇上令人遣了王女史。”

    傅明华避到一侧也去梳洗,中间只隔了一道屏风,便将静姑这话听了个分明。

    七公主是容妃千辛万苦才生下的小女儿,中间因为容三娘与郑国夫人一事儿,她怀胎并不安稳,生下七公主之后也是有弱症,时常补药不断。

    但召了女史来看,怕就是有些严重了。

    傅明华听到崔贵妃懒洋洋的问:“容妃呢?”

    “被周妪扶下去了。”她跪了一天未曾进食,若不是强撑着,怕是她也早倒下了。

    可是简叔玉犯的是足以抄斩满门的谋逆大罪,容妃就是跪断了腿也是没用的。

    崔贵妃顿了半晌没有出声,好一会儿之后才轻轻‘嗯’着应了一声:

    “摆膳吧。”

    帝王的恩宠是把双刃剑,当初这支利刃能护得了容妃周全,自然如今便也能割她有多深。

    傅明华洗漱出来时,燕追就过来了。

    他眼睛通红,显然一宿未睡,倒是精神正好。

    衣裳还穿的是昨日那一身,崔贵妃见了就有些心疼:

    “昨夜一晚没回去吗?瞧你那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殿内摆了一桌膳食,崔贵妃只让傅明华挟了几筷子便令她坐下来了。

    三人都是一人一榻,菜式也都是各自挟取之后放面前的碟盘之上,崔贵妃坐上首,燕追与傅明华便隔了桌榻,面对面坐着。

    燕追目光落在替两人布菜的宫人手上,点了点头。

    “皇上昨日留了我问西北面情况,耽搁了一些时间。”

    他与崔贵妃说着话,崔贵妃昨日与他匆匆说了几句,就看出来他心不在焉,还有不少话便没有问他,此时正好问起西北面战事之事,连动筷子的心都没有了。

    燕追一心二用,与崔贵妃说着话,还在分神看傅明华。

    她小口咬着包好的蟹黄毕罗,一咬一口,汤汁溢出,将她嘴唇染得嫣红柔嫩,那一咀一嚼间,倒是让燕追看得有些新鲜。

    他还是第一次看她吃东西时的模样,不声不响的,安静听他和崔贵妃说话的声音,他手指就动了动。

    “……葛逻禄的使者此时正在前往京城之中,吐蕃必定也要求和,待过两个月,我便会再回鄯州一趟,吐蕃必定得到风声,会派使臣前来求和。”他挑捡了些事情说了。

    崔贵妃听他说着这些事儿,也就点了点头。

    她只要知道儿子究竟去了哪儿便成,至于他要怎么做,崔贵妃是管不了,也不想去问的。

    宫人端了一碟子布好的蟹黄毕罗上来,燕追伸手便挡了。

    崔贵妃有些好奇问了一句:

    “怎么,不合你胃口?”

    这道毕罗做得十分地道,皮极薄,隐约能看到里面的蟹黄膏,味道也是极之鲜美。

    宫里膳食讲究个精美,份量并不多。

    燕追摇了摇头,指了傅明华,吩咐宫人:“送过去。”

    崔贵妃端茶的手便僵了僵,搁了下来时看傅明华要将头都埋到桌子上了,不由又弯了弯嘴角,拿帕子轻轻压了压唇上的水渍,才忍下笑意了。

    宫人奉了他令送了蟹毕罗到傅明华桌上,他却像是只做了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般,接着又道:

    “母妃可以瞧着,诸王府中适龄而未婚配的女儿,帮着挑选一个就是了。”

    与葛逻禄的合作,是需要一些关系来当枢纽。

    回纥臣服大唐,必会求娶一个大唐公主,双方都要走这样一个过场,昨夜与嘉安帝谈了,已经将此事定下了。

    傅明华见他神色无异,又只得埋头吃东西。

    她哪样只是尝了一尝,而哪样又多吃了一口,燕追不动声色都记在心中,她但凡挟过三回以上的东西,他都令人送到傅明华面前了,崔贵妃抚了额,看他这样也是没心思要吃了。

    “你几时出宫?元娘今日回长乐侯府,不如你替我送上一送。”

    燕追眉梢一扬,当即便道:“那倒是正巧。”

    他顺手放了筷子,东西也不吃了,一副等傅明华收拾了东西要走的模样。

    崔贵妃拿他也没办法,只得让人去替傅明华收拾了东西,回头才看着傅明华笑:

    “每回送你回去,都总觉得依依不舍,想将你长留下来陪我才好。”

    燕追别开头,侧脸线条渐渐锐利,有一种介于少年的意气风发与青年的刚毅之间的气质,融合在一起异样的吸引人。

    他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傅明华被崔贵妃唤进内室说话了,又塞了她一块温润的暖玉,说是养人的物件,让她带着玩耍。

    出来时燕追靠坐在椅子上,双目眯着在养神。

    两人出来时轻微的脚步声就使他睁开了眼睛,眼中还带了些红血丝。

    崔贵妃就有些心疼:

    “早些回去歇息着。”

    燕追点了点头,向崔贵妃行礼:“您也多歇着。”

    一句话就让崔贵妃眼圈发红。

    从蓬莱阁中出来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燕追昨日进宫时骑的马被养在了宫苑之中,此时被牵了出来,马车是宫里备下的,他骑了马不紧不慢跟在她马车一侧。

    “元娘昨日可睡好了?”

    他问了一句,傅明华就道:“托您的福。”

    燕追微笑着:“元娘不想问问我?”

    她想起昨晚崔贵妃与她说的话,一时被他绕住,也就顺着他的意思问道:“那殿下您呢?”

    话一说完,傅明华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

    被出租车撞趴了……

    蓝后去医院做了一些检查,耽搁了好多时间,我奏蒙逼了。。。

    然而我神光附体,应该没啥事。。。反正就回家写小说了。。。

    于是更新就更晚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