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章 云阳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望着杨氏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十月初五,嘉安帝发榜文放简叔玉罪状,与简氏有关的人死的死,杀的杀。

    安国夫人被剥夺诰封,幽禁洛阳。

    而云阳公主燕玮则是因为是帝女,而未受连累。

    简氏一族被砍头的那日,兴元府这根扎在大唐两代皇帝心中的尖刺,才真正被拨去了。

    十月中回纥使者入朝,请求大唐陛下赐公主以和亲汗王。

    鸿胪寺的几位官员接待了外宾使臣,大唐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之中,傅明华早几天就接到了仙容长公主放的贴子,邀了她前往定国公府在北面的苑中赏枫叶。

    长乐侯府也在受邀之列,只是仙容长公主又令人特意给傅明华发了张贴子。

    傅明华到了北枫苑,先向长公主请了安。

    这位长公主是当今嘉安帝的长姐,是当今太后所出的唯一仍在世的女儿,嫁定国公薛博,生了两个独子,夫妻恩爱和美,据闻定国公至今尚未有妾室通房,长公主一生过得顺遂,面相也显得十分年轻,如三十许。

    她梳着螺髻,穿了朱色厚锦宫装,裙摆极华丽极长,铺在她身下,长公主似是坐在了花团锦簇的高椅之上。

    跟在仙容长公主身旁的儿媳彭氏反倒看上去老气横秋,远不如她光芒。

    傅明华进了屋里时,长公主正在与身侧坐着的几位夫人说话。

    听到彭氏低声的招呼时,长公主转过了头来,连忙冲傅明华招手:“元娘快来,我为你介绍几位长辈。”

    长公主神色亲和。她是燕追姑母,傅明华记得当初长公主设宴画坊时,她还曾看到燕追悄悄出现在长公主画坊之上,可见长公主与燕追之间是有些来往的。

    她与燕追定下了婚约,也是长公主晚辈,长公主一说话,傅明华便朝她走了过去。

    几位夫人都是宗室之妇,时至今日,大唐立国至今还没有几年,也不过历经两朝皇帝,但这些宗室之人大多都与嘉安帝不再亲近了,只得一层薄名支撑着罢。

    见了傅明华都很是讨好热情。长公主留她坐了一阵,彭氏才上前笑道:

    “母亲喜欢大娘子,搂着不肯放,窈娘等了许久,倒是急得只知道来为难我这个当母亲的了。”

    彭氏这样一说,长公主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其余几位妇人也跟着笑。

    长公主将手放开,温声道:“是我疏忽了,我是没有女儿,一看这青葱水嫩的小娘子便喜欢,恨不能搂在怀中不放才好。倒是不敢再留了,留了下去,窈娘怕是要来找我,我可不敢惹她。”一群围坐过来的人都笑了。

    傅明华也抿了抿唇角,才在彭氏带领下离开了这边。

    定国公府的小娘子正与一群小娘子们在品茗,苏氏与卫公府的几位小娘子也在其中,看到傅明华过来时,几人便都率先站起了身来。

    随着燕追立下大功,傅明华也跟着身份地位水涨船高,尤其是她与燕追的婚事临近,这种感觉便越发明显了。

    彭氏的女儿窈娘拉了傅明华坐下,便笑道:

    “前些日子,长姐来了信,说是十分想念傅姐姐,若得知今日姐姐来,怕是不知得多羡慕我。”

    几个小娘子都在笑。

    傅明华坐了下来,薛窈娘让人奉了茶过来,小声的道:“今日容三娘子也要来。”

    说起容三娘子,卫国公府几位娘子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苏氏也是抿唇而笑,贺大娘子便眯了眼道:

    “最近容妃娘娘身体不大好,容七爷送了她入宫去侍候娘娘。”

    几人便从这话中,仿佛听出了些什么。

    正巧那头下人来传话,说是容三娘已经到了,长公主请薛窈娘前去瞧瞧。

    一群小娘子也都站了起身来,傅明华跟着起身,便落后了一步,与也特意留了下来的苏氏并肩而行。

    “姐姐怎么不去瞧瞧?”

    苏氏小声问了一句,傅明华就道:“苏妹妹不也没去么?”苏氏便勾了勾嘴角:

    “怕是她不想见我的。”

    她与贺元慎定下了亲事,容三娘这个人心胸并不宽广。

    哪怕是如今她已经是嘉安帝的女人,但对于即将要嫁给贺元慎的女人,她却依旧没半点儿好脸色看,任性骄纵得厉害。

    面对这样一个人,她若粗暴直接,苏氏要吃闷亏,所以大婚之前都避她远远的。

    “你最近可曾听说了?七公主怕是难以熬到过年……”苏氏看了一眼周围,见薛窈娘等人越走越前面,她与傅明华留到了后头,这才小声开了口。

    傅明华便想起了当日在崔贵妃宫里,听到静姑所说‘七公主昏厥’,还惊动了嘉安帝的话来。

    容妃在怀七公主之时,便忧思过滤,七公主出生之时身体便十分虚弱,出生之后时常以药物小心温养身体,好不容易才养到如今。

    没想到如今苏氏却说熬不下去了。

    两人加快了脚步,来到长公主所在的正厅时,除了容三娘也在之外,早年嫁进兴元府,却狼狈被带回洛阳的云阳公主竟然也在。

    她梳了高高的娥髻,神色冷淡,髻角两侧插着一对回形钗,画了酒晕妆,又点了面靥,被长公主迎进了房中坐于堂上,态度却也十分自傲。

    当初云阳公主未出嫁时,与容三娘也算是私交颇好,两人是表姐妹,容三娘自小又时常进宫,年纪与她相仿,因此二人很是说得来话。

    此时容三娘带来了云阳公主,倒也并不奇怪。

    只是傅明华一出来时,云阳公主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便露出怨毒之色来。

    “傅大娘子?”

    燕玮愣了一愣,先是眼中怨恨,紧接着便轻轻的笑了起来,笑得满脸狰狞的模样。

    “几年不见,倒是别来无恙?”

    云阳公主之前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任由旁人打量讨好,却全然不理睬。

    这会儿傅明华一来,她倒开了口,只是神色不善。

    长公主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拉了燕玮,正要开口,燕玮却不耐烦的一抖手臂,便将长公主手甩开了。

    …………………………………………………………………………………………………………………………………………………………

    噗,虽然没大碍,但还是身上多少有点痛……

    所以。。。。

    求月票。。。今天满百,我慢慢补更啊。。。好一些三更还债好不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