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一章 车上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仙容长公主脸色一沉,燕玮却‘咯咯’笑道:

    “我不过出嫁几年,没想到草鸡也能变凤凰。”

    说到这儿,燕玮冲傅明华招手:“过来让我瞧瞧,什么样的货色这样了不得,能将皇上也蒙蔽了。”

    长公主看她神色不对,说的话也不像样,不由皱了眉:

    “云阳!”

    “姑母别管我,我要瞧瞧,问问这姓傅的到底有什么手段本事,如此了不得。”燕玮冷笑着,看也不看长公主一眼,只是恨恨盯着傅明华看。

    她是因为燕追之故,而迁怒傅明华。

    毕竟简叔玉也算是间接死在三皇子燕追之手,她是被燕追擒进洛阳的,自然对与燕追有婚约的傅明华万分怨恨了。

    厅中长乐侯府众人龟缩一角,白氏低垂着头,仿佛是没发现这边的情况一般。

    钟氏抱了三个女儿,也在喝茶。

    靠人始终不如靠已。

    “自然不如公主有本事。”

    傅明华微笑着,燕玮若还当她自己是几年前未出嫁时,极受嘉安帝宠帝的帝姬,那就错了。

    燕玮站起了身来,朝傅明华走了过去。

    长公主一看这情景,顿时便侧过了头,身后的婆子不用她吩咐,便朝燕玮小碎步靠了过去。

    可出乎长公主意料之外的,是傅明华看到燕玮朝她走去时,不止没躲,反倒向燕玮迎了上去。

    婆子们还未靠近燕玮身后,那一看便明显不对付的两人已经走得近了。

    傅明华看了云阳公主一眼,小声的道:“简贼谋逆遭杀,若换旁人,早被迁连诛杀,公主却皇恩浩荡,怎么能跟您比?”

    她这话说得又快又急,旁人只看到她嘴唇微微一动,却不如燕玮听得真切。

    丈夫被杀,燕玮一路被燕追捉拿进洛阳,原本心中就恨,傅明华这话一下戳中了她心里的痛处,仿佛给她火上浇了油一般,让她登时整个人都燃了起来,抬手便想要打。

    身后长公主看到这一幕,心一下便跳到了嗓子眼。

    下一刻傅明华将她手腕握住,关切的问道:

    “公主小心些。”她说完,将云阳公主伸手一推,推得燕玮一个踉跄朝后跌跌撞撞退了两步,倒在婆子身上了,才笑着道:

    “公主出嫁几年,兴元府离洛阳远,洛阳之中有些变化也是对的,日月星辰还时常有变,更不要说人了。若一成不变,”她停顿了半晌,望着燕玮笑,笑容有些冷淡:“那是规矩,您瞧着当初君集侯,又如何能知他狼子野心,胆大包天,不出几年便落了个自尽于河中,尸骨无存的下场呢?三公主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你闭嘴!”燕玮一听这话,伸了手又想要来抓傅明华,眼圈通红,发钗散乱,神情狰狞可怕,喊得声嘶力竭的。

    傅明华却望着她这模样,眼中露出笑意:“风水轮流转,说的便是这个理了。”

    “你闭嘴,闭嘴!”云阳公主眼泪飞溅,君集侯的事对她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此时傅明华三番两次踩在她心中痛处之上,更使她将傅明华恨之入骨了。

    “好了!”长公主铁青了脸,重重的喝斥:“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云阳,今日之事我会明日进宫一趟,你给我下去。”

    燕玮置若罔闻,长公主也不再与她多说,见她一副激动的模样,让下人将她半扶半抱的拖下去了。

    厅中看了半晌好戏的容三娘才抿唇笑道:“傅大娘子这张嘴可真是厉害。”

    长公主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里带了几分轻蔑,容三娘抿了抿唇,脸色阵青阵白,但到底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今日大家前来秋苑,是秋游赏枫叶,不要因为某些小事坏了兴致。”她笑了笑,上前挽了傅明华的手:“我让人在苑中摆了些吃食,听娘娘说了几样你爱用的糕点,只是不知府中厨子做不做得出来宫里那个味道。”

    众人一听这话,目光便闪了闪。

    燕玮刚刚才与傅明华生了矛盾,却被长公主令人‘扶走’,如今对傅明华倒并没有像对燕玮一般。

    长公主嘴里所说的娘娘,自然是指崔贵妃的。能崔贵妃记住她爱用的糕点,长公主还特意备下了,一群宗室之妇脸上露出笑容,又重新拥了上来。

    晚上回府中时,傅明华的马车停靠在苑中,碧云拿了凳子放在车前,刚伸手打了帘子,眼睛便瞪大了,江嬷嬷要过来时,她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傅明华由她扶着还未上马车,刚探了半个身体进车里,就看到燕追坐在软榻之上,手肘撑着桌面,显然是等了她好一阵了。

    江嬷嬷显然也看到了,跟了进去倒了两杯茶,又退出了车厢来。

    车里柜桌上点的檀香还未燃尽,青烟缓缓涌出,带出安静详和的气味。

    傅明华上了马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坐着还是站着才好,燕追撑了下巴望着她看,神态慵懒。

    “想站多久?”

    马车缓缓驶动了,江嬷嬷与碧云跟着走在马车边,燕追看她仍着没动,才笑着冲她招了招手。

    “殿下怎么来了?”

    车上有锦凳,不过平日大多都是江嬷嬷若同车侍候才坐一会儿,一般若是路程不远,几人都是下了马车并行,凳子放在榻旁,她搬了过来坐下,燕追才弯了腰,将双肘放在腿上,尽量压低了目光与她对视:

    “燕玮为难你了?”

    这样快就得到消息,这里是定国公府的秋苑,想是长公主府中有他的人,才会此时就赶了过来。

    不过她又觉得有些不大自在,这样一桩小事,他却特地赶了过来,傅明华脸带薄晕,目光落在了自己膝上,认真的道:

    “她也为难不了我。”

    燕玮性情与当初出嫁之前一样,可见简叔玉这些年是对她颇为纵容的,才将她这性子养得一如在洛阳时一般。

    燕追点了点头,目光不自觉的就顺着她的眼神,落在她一双腿上。

    “过来些。”他轻声的诱哄。

    傅明华犹豫了一下,搬了凳子离他更近了些,隔着一尺来远的距离。

    ………………………………………………………………………………………………………………………………………………

    我是勤劳的分割线。。。

    求月票!

    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是它包含了我内心里澎湃的感情,那种想要将你们一榨再榨,直到榨干得体无完肤,摇摇坠,我都还会继续卖力求票的心情,大家理解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