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好处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似是没发现她的小心思,又道:“元娘,再过来一些,我有话跟你说。”

    燕追嘴唇微勾,眼神里带着诱惑,傅明华顿了一顿,又再向前挪了一点,他突然出手如闪电,伸手将她手腕捉住,又伸了长腿跨过她身侧,看她秉息凝神,动也不敢动的模样,脚勾着凳子拉得更近了,才放她坐回凳子上。

    “殿下……”

    这样的距离离得太近,她的膝盖离他小腿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便要碰上,燕追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抓到她。

    傅明华刚一开口,燕追就神情带笑,目光温柔的看她:“嗯?”

    她顿时便败下阵来。

    她努力缩起腿,避免与他碰触,一双修长的腿紧紧并拢,玉足在裙摆下若隐若现。

    燕追强忍了心中感受,将目光挪开:“我知道燕玮难为不了你,只是我想见你就来了。”

    傅明华又有些羞涩,“那殿下现在可看够了?”

    “看别人倒是够了,看你还未够。”燕追说完这话,就看她脸上红霞朝耳朵脖子渐渐铺延开来,卷得裙下足尖都卷缩了起来。

    她性格再是沉闷,但毕竟还是养在闺中的少女,年纪不大,她对自己无可奈何,偏偏还要强作镇定,这模样实在是十分可爱。

    马车缓缓前行,车厢摇晃间,无论她怎么小心,她的膝盖总会难免碰撞上他。

    刚一碰触到,那腿便如滑腻鲜活的鱼,又弹擦了开去。

    光是这一点轻微的碰触,就够他心猿意马,握紧了拳放在腿上,浑身紧绷,是真的不敢再碰触到她了。

    燕追转开了头,往窗外看。

    只是车厢里的檀香混着她身上的幽幽香气,也不知熏了什么香,使他热血沸腾。

    他忍得血脉偾张,距两人成婚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燕追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心里思咐着不该再来看她了。

    但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不过坐着却又动也没动。

    他越是不看,却全身每一个触觉知觉都是被无限的放大,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就在自己面前,使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燕追似是受了诱惑,又转过头来,却见她含羞望着他看,眼神里透出少女的妩媚,两人离得这样近,她微微上翘的唇角,勾起的细小纹路他都看得一清二楚,顿时又受了诱惑。

    “不要这样看我。”他掩耳盗铃似的,伸手将她眼睛捂住。

    仿佛这样一来,就可以使她对自己影响力大大减弱。

    只是她眨眼时的动作,那两排柔软的睫毛轻轻刷过他掌心时,燕追忍不住喘出一口粗气来。

    她柔顺的任他捂了自已的眼,有些不安,但又想起当日崔贵妃提醒过她的话。

    两人虽然未成婚,但也是未婚夫妻,只要他不是过份失礼,她也不用避他如蛇蝎似的。

    “那殿下想让我怎么看?”

    傅明华忍了心中些微的不安感,轻声问了一句,燕追眼睛顿时便眯起来了。

    他目光落在她红润饱满的唇瓣上,那嘴唇带着少女特有的粉嫩色泽,说话时露出细白整齐的牙,这是出身良好的证明。

    燕追只看着眼前美色,脑海里便想起了:娥眉分翠羽,明眸发清扬。丹唇翳皓齿秀色若珪璋。

    他捂了眼的手轻轻往下挪,神色有些紧张。

    指尖落到她唇上时,他顿了片刻,便故作镇定的收回去了。

    只是动作急促,指尖划过她下唇上,傅明华伸手碰了碰嘴唇,他就有些紧张:

    “碰疼了?”

    傅明华摇了摇头,他松了口气,仍是又看了一眼,发现只是微红,并未受伤,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懊恼刚刚动作太过急躁。

    燕追深呼了一口气,她还什么也没做,只是在那坐着,对他影响力便成倍增长。

    他身体往后仰,将背紧贴马车厢壁了,才问道:

    “元娘,凌无邪你怎么打算?”

    说起了正事,傅明华便神色一正,看了看燕追:

    “殿下助我。”

    她压根儿没想过要放了忠信郡王府的这位世子,碧云背上的伤疤尤在,无论抹了多好的膏药,那疤都去不掉了。

    凌世子想要她的命,她自然不该不有所回报。

    燕追前一刻才想了要冷静自持,后一刻听她这样一说,便将之前才立下的决心又抛之脑后。

    “我助你,你怎么报答我?”

    他似笑非笑,一双眼中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来。

    傅明华认真思索,片刻之后就道:“我帮您除去忠信郡王。”

    忠信郡王手握重兵,驻于西京,天长日久之后,想是可见又会出一个兴元府君侯府了。

    哪怕此时的忠信郡王表面看来对大唐仍是忠心,并无异动。

    但从世子凌无邪的举动,便能看得出来,待这位世子爷承爵之时,难保他不生反意。

    手握重兵,自成一方诸侯,哪怕就是原本没那个心,也会被这权势地位熏花了眼。

    更何况傅明华若是要冲凌无邪动手,打了儿子,老子必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除去凌世子,再助燕追除去忠信郡王,如此也算是为大唐再次抹去西京一个隐患。

    燕追听她这样一说,便轻轻笑出了声来。

    他语气中听不出欢喜之色,显然傅明华的提议并没有将他打动。

    “若我想要他死,他必不能活。”燕追伸手,曲指敲了敲矮桌,摇了摇头:“这个条件不行。”

    傅明华一听便有些傻眼。

    “那,那我……”

    她一张嘴,才发现她能为燕追做的事情并不多。哪怕是有几分小聪明,但燕追城府并不在她之下。

    傅明华仰头望着他,燕追也任她打量。

    他已经十九了,两人成婚之时便是他弱冠之时,这个年代已经不算小了。

    吃穿用度他样样都不缺,她母族是四姓之一,但在燕追面前并没有优势,他甚至拥有的比她多得多了。

    她有些心虚,小声的道:“那我为您编根络子。”

    他坐着没动,只是把玩着茶杯,想像着这是傅明华手一般,动作又轻又柔,却一下下不停歇。傅明华又声音更小了些:“上次娘娘送了我一块暖玉,正好编在络子上,挂在腰上。”

    ………………………………………………………………………………………………………………………………………………………

    天好黑啊。。。

    一定是因为我没有月票替我拨开天空的乌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