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三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母妃送你的东西你收着,回头我会让人另外再送了玉到你手中。”

    燕追听到这儿,终于不再是冷静的模样,坐直了身体,望着她道:“唤我三郎。”

    他眼里带着诱惑之色,神色坚持,傅明华目光转到一旁,半晌之后妥协,唤了一句:

    “三郎。”

    燕追眉宇间露出志得意满之色来,他握了握傅明华的手,笑着道:“元娘。”

    他这样唤自己也不是一两回了,但没有一次唤得让傅明华这样害羞无措。

    “元娘想要怎么做?”

    燕追达成了目的,被她这样一唤,又感口干舌燥,不由端了一旁桌上放着早就已经凉透了的茶杯一饮而尽,问了一句。

    傅明华便靠近了他一些,将自己的打算小声的说了出来。

    他听着听着,便将她手握了更紧,倚着矮桌,含着笑意看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我送你几人听你差遣,放心用着就是。”

    燕追嘴角边露出笑意,傅明华也不拒绝,点了点头。

    马车已经拐入清化街,长乐侯府已经不远了。

    从秋苑回来其实一路已经很长时间了,再加上江嬷嬷等人知道燕追过来必有话说,便有意使马车走得并不快,一路回来倒花费了不少时间,白氏等人怕是早就到府中了。

    燕追却觉得路太短,时间过得太快。

    虽然不想下车,但他也知道不能不走了。

    “燕玮之事我会处理,我走了。”

    他站起身来,傅明华便也跟着起身,他指着马车找了地方停靠,下了车便混入了人群之中,不见踪影了。

    回到府中时,白氏倒是没敢再为难傅明华,她回了院子,江嬷嬷就问:

    “殿下是不是为了三公主之事而来?”

    今日燕玮才将与傅明华针锋相对,燕追没过多久便到了,江嬷嬷就猜测着燕追怕是为此事而来的。

    傅明华顿了顿,也没有说凌世子之事,因为如此一来便牵涉到她与燕追之间那点儿小小的秘密,因此也就应了一声,算是认了此事。

    “我想打两根络子,嬷嬷替我瞧瞧房中……”

    说到这儿,傅明华隐约发现不对,但究竟哪儿不对,又实在说不上来,也就作罢了。

    府里新进了一批丫环,分了个杂役进傅明华院中,江嬷嬷过了几天就注意到了这个叫紫垣的丫头,说她勤快力气又大,不像是新进府中的下人那般笨手笨脚的,反倒透了机灵。

    问过之后,那丫头也不隐藏,说是三皇子派来的,为傅明华办事所用。

    傅明华想起那日马车之上,燕追说送她几个人使唤,顿时便了然。

    她亲自选了丝线编结,做成了一对穗子,编上了燕追送来的一对玉佩,做好之后令人交到了燕追手中。

    而此时洛阳之中,嘉安帝开始着手令人彻查年初之时,洛阳城至河南府的道路中,劫匪一案。

    事发之后不久,嘉安帝一直在勒令洛阳太守顾饶之查明此事,但因为后来燕追领兵追击回纥各部之故,大唐自此便接二连三面临了许多事。

    那段时间洛阳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自然也没人有闲心顾及此事。

    都将当时洛阳城外遇袭一事置之脑后,此时嘉安帝突然提起,顾饶之也不敢大意,便又开始细查了起来。

    当日曾由三皇子亲口所言,贼人讲西京口音,自然便顺藤摸瓜,怀疑到了西京地界之人上。

    这会儿的西京忠信郡王府里,凌郡王收到了洛阳传来的信报,勃然大怒,重重的将信拍到了桌子之上。

    他身材高大,鼻带鹰勾,看人时目光似刀子一般。

    此时郡王大怒,跪在他面前的几个男人便都冷汗淋漓,沾湿了衣裳。

    “他要胡来也就算了,你们也由着他。”忠信郡王冷笑了一声,喝了口茶压心中的火气,看着面前跪的一群大汉,眼里透出狠意:“若有本事真将人杀了老子担着,也不说什么,如今事情没办成,反倒惹了这样的乱子,还让三皇子发现了你们踪迹。”

    几个跪在下首的大汉额角冷汗淋漓,忠信郡王看了这几人一眼,眼中凶光一闪而过:“你们先离开西京,短时间内不要再回来,否则若被人发现,我也保不了你们。”

    几个大汉一听这话,才长舒了一大口气,应了一声退出去后,忠信郡王侧头冲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声:“找些人,将他们处理了。我手书一封,你令人快马加鞭送进洛阳,让无邪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我会为他将事情处理善后的,让他沉住气,别露了端倪。”

    忠信郡王身后的老人弯着腰,应了一声。

    消息传进洛阳时,凌世子的心里才长舒了一口气,有了忠信郡王替他收拾善后,容妃一脉自然会更加器重他的。

    只是他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先去了容府,设法与容三娘见了一面,使她在嘉安帝面前周旋此事。

    两人如今也算是一根绳上的蚱蜢,凌世子道:“若我要出事,三娘子你也会遭受牵连的。”

    当日是她提议,让凌无邪给傅明华一个教训。

    嘉安帝要是追究起来,凌无邪不好过便罢,容三娘也不要想能逃脱生天。

    容三娘受凌世子威胁时,气得脸色发青。

    凌无邪对她一向百依百顺,从不拒绝她的要求,如今竟然敢拿此事威胁她了。

    她心里装着事,一连好些天吃不下,睡不着,人都清减了。

    周妪看她为此事发愁,劝她道:

    “皇上向来宠爱您,您又何必担忧世子胡言乱语?就是知道此事,那位如今好端端的,又没要事儿,皇上莫非还舍得动您一根毛发不成?”

    嘉安帝自得到了容三娘之后,宠溺异常,宫中赏赐时常不断,就连当年宠冠后宫的容妃比起她来,都要稍逊一筹。

    “您上回身体不适,皇上还亲自微服出宫来瞧您了,又怎么会舍得怪您。”

    容三娘听着周妪这话,心中却是有苦自知。

    嘉安帝确实宠她,但近来幸她的次数大不如前。

    ………………………………………………………………………………………………………………………………………………

    更新又来了……

    17~22的更新为绝恋打赏的金蛋加更,已还完~~~!!

    这一章为:kamus^_^,妹纸打赏的和氏壁加更……

    所以十一点半了。。。我是来捡点月票,看还有别人没撸完剩下的没……(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