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七章 慈母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酉阳王府……”她顿了片刻,微笑着望着崔贵妃:“郭家?”

    崔贵妃这回不说话了。

    只是抿了唇,收敛了笑容,上下望着她打量。

    好半晌之后,崔贵妃才吐了口浊气:

    “你心里怎么想的,与我说说。”

    傅明华便挽了崔贵妃的手,仔细想了想,才开口道:

    “三公主当初嫁君集侯,当时可是满怀喜事出嫁。从当年殿下路经梁州时,遭人出卖行踪,而被君集侯派人追杀,便可看出,当时的简侯爷与四皇子之间,关系颇为融洽。”傅明华话里所说的,燕追遭人出卖行踪,没有明指是谁,但两人心中都清楚,除了四皇子一派之外,别无其他人了。

    毕竟燕追若当真出事,当时最大的受益人便是燕信。

    崔贵妃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从那时简叔玉与燕信一党合作,就可以看出,云阳公主与简叔玉感情尚算融洽,否则这样的大事,双方不大可能合作才是。

    而简叔玉兵败被杀,燕玮若是与他感情生疏失和,此时应该高调恣意,万分欢喜才是。但她神情冷淡,出席任何场合都是冷淡着一张脸,傅明华还注意到了,她虽穿华服描眉,但衣裳袖口裙摆,却绣素色白花,显然是在祭奠简叔玉。

    冷着一张脸是因为夫君被杀,她实在难以露出笑颜,却又因为嘉安帝,表面上无法再做其他反抗,心里却又不甘心的原因。

    在这样的情况下,今日燕玮突然大喊‘容妃心狠’,极有可能是容妃要让她另嫁,洗脱她身上谋逆罪臣之妻的名声罢了。

    燕玮与简叔玉情深意厚,简叔玉纵然对不起天下人,对不起手下兵卒,对不起大唐,但他对云阳公主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明面上必定是宠爱有加。

    所以他的死令嘉安帝心情舒快,如同拨去了喉间梗着的尖刺;令朝臣松了口气,百姓拍掌叫好,唯独云阳公主还是为他之死而痛苦的。

    她捂了小腹,傅明华猜测,想是腹中有简叔玉骨肉,但嘉安帝必不容孽种活着的原因。

    若是容妃要将女儿另嫁,以保燕玮之命,那么嫁给谁,便得有所讲究了。

    容妃已渐渐失宠,旁人感觉不出来,她自己心中必定是有数的。

    嘉安帝贪图容三娘年轻而貌美,容妃便必得独守空房,她又怎么甘心呢?

    当初她能从濒临败落的容氏一族走出来,从郭三郎的未婚妻再到成为嘉安帝的女人,一步步以并不光彩的名声走到现在,容妃是不可小觑的。

    她选中郭家的原因,一来是因为郭氏一族对尚在太后腹中,未出生时的嘉安帝有救命之恩。

    只要郭家犯的不是死罪,燕玮嫁进郭家,她永远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二来,郭家不如简叔玉,虽有爵位,郭九忠也仍在世,但嘉安帝赐其虚名,实权却半点儿不放,所以嘉安帝放心任用郭家人。

    容妃也是吸取了简叔玉的事儿,有意要为燕玮寻个保障。

    三来也是因为当初郭家明明有恩于太后,嘉安帝却为容妃而使郭瑾睿含恨吐血而终,心中必定也会记着此事。

    只要嘉安帝活着一日,便得记这个情,燕玮哪怕曾经嫁过简叔玉,因这层关系,也不一定会再招嘉安帝不喜。

    最重要的是,容妃如今日渐失宠,她也需要用一些事情,使皇上回忆起昔日与她的恩爱之情罢了。

    傅明华叹了口气,容妃绝代风华,当初牡丹亭中见她时,是何等娇媚如花,再隔几年,便唯有靠这样的手段,使嘉安帝忆昔日恩情了。

    “怕是容妃娘娘一片慈母之心,三公主不见得领情呢。”

    傅明华微笑着道。

    容妃精打细算,擅于谋略,可惜正因为她城府太深,为子女谋划太多,倒导致一双子女只是资质平平罢了。

    今日宴席之上,燕玮还冲她大喊‘母亲狠心’,容妃这样的人物,心中怕也是有苦说不出了。

    崔贵妃便笑了起来:“人生不如意,总十有**的。”

    容妃果然是容妃,心思缜密,处处想得周到。

    只是可惜郭家,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背运,总是能遇到这与容氏有关的女人。

    两人说着话,走得更慢了些,还未到梅林,便听内侍传话,说皇上此时正在西内苑,请崔贵妃等过去。

    嘉安帝在含光殿设宴,宴请文武官员、勋伯侯爵。

    五品以上的官员都入了宫。

    含光殿紧邻西内苑,占地极广,将外朝堂与後宫以一条长长的回廊隔开。

    此时嘉安帝竟会召後宫众人前去,怕是兴致来了。

    傅明华与崔贵妃到了含光殿前时,就由留守在此处的小内侍引领着往西内苑走。

    虽说已是寒冬腊月,但内苑之中一块空旷的草地上,此时积雪早被清除干净了,又立了靶子,一帮年少的权贵子弟,正分站嘉安帝两旁,看着箭靶,跃跃欲试。

    有内侍守在靶前,场中一位身材结实的少年手持弓,箭已离弦,稳稳的落于红心之上。

    “好!”

    嘉安帝抚掌而笑,“少年出英才!”

    那少年持了弓,一笑便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透着几分憨气。

    傅明华过来时,看到了这一幕,便不着痕迹的朝云阳公主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扬着下巴,以极其蔑视的姿态,不屑的望着这个少年看。

    郭家这一代子嗣相较于其他高门贵族,算不得丰沛。

    酉阳王一生仅得一发妻,并未纳妾。生三子,老三郭瑾睿却年纪轻轻便去了。

    剩下的两个儿子中,长子娶安阳郡主,生一子两女,未曾纳妾,长房便只得一点血脉。

    而二子倒是生了两子,可惜两个儿子都是并不喜武,而是好文。

    所以二房之中两位郎君哪怕并非弱质纤纤,但也绝对不是如眼前这位被嘉安帝所夸奖的少年一般,能轻松拉开那弓,射出十来丈远。

    唯有长房安阳郡主之子郭翰,自小跟随其父习骑射之术,才有可能办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