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章 心胸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凌郡王心中的怨恨自然是可想而知,他手握重兵,能护得了西京安全,为大唐将外族挡住,却护不了自己的儿子,使他惨死于旁人之手。

    先后可能只差几天的功夫,若他早些时候进入洛阳,世子便说不定不会死了!

    凌郡王心里恨不恨自己傅明华不知道,但她知道这位手握重兵的大员,心中对于容妃一党一定是恨之而入骨了。

    毕竟凌世子是在燕信府中失踪的,燕信未能看好他。

    嫡长子的死,必定会使凌郡王迁怒于燕信身上。

    容妃母子,已呈日落西山之象。

    只是到底并未穷途末路,三月二十一,嘉安帝赐中都督郭英之子郭翰尚主云阳公主燕玮,因是再嫁,婚礼便不如头一回嫁娶时繁重,便定在了来年十月中。

    算是终有一件事如了容妃的意。

    郭翰将来留在洛阳尚主,安阳公主在接了旨意的那一刻,强忍着心中感受,送走了前来传旨的内侍,才背过了气去,倒进下人怀中。

    燕追安顿鄯州,因接引了吐蕃禄东赞一族派来的使臣,便晚了些回来,却带了信,说是最迟五月初便归来。

    晚春的时候气候是最宜人的时候,靖王府放了贴,邀洛阳中各府小娘子们郎君们前往望春园赏牡丹。

    傅明华原本是想拒绝,她的婚事已将近要到了,只是苏氏提前了两日便来磨缠她,说得她大婚之前,怕是此后难得再见。

    想了想,与苏氏之间虽然交情不是多深,但也总算是能说得上几句,她也就应了下来。

    望春园此时正是牡丹开得艳丽时,以柳世先为首的一干才子正坐在东厢。

    苏氏特地候在了三门处,傅明华过来时,看样子她已经是等了好一阵了。

    “怎么在这?”

    傅明华扬了扬眉梢,苏氏便上前亲热的挽了她的手:“这不是想着讨好姐姐,以便将来有个依靠?”

    她态度半真半假,傅明华就笑了:“莫非将来世子靠不住了?”

    “胡说!”苏氏泱泱的放了手,小声的道:“容三娘来了,我不想瞧她那张脸。”

    已经是嘉安帝的女人,容三娘时至今日,有贺元慎在的地方依旧是那般,苏氏也是无可奈何,索性眼不见为净,跑得远远的。

    她挑了这样一个男人,往后日子还长着。

    只是在这样的时候,她也不想泼苏氏冷水,便听她抱怨。

    苏氏说了几句,便话锋一转:

    “对了,三公主来了。”她提醒着,“你仔细一些。”

    简叔玉兵败死后,三公主回了洛阳,一点儿也没有畏罪收敛行为的意思,反倒十分高调。

    “昨晚的事儿你听说了没有?”

    苏氏握紧了帕子,神情有些紧张:“昨夜里云阳公主进城回宫时,遇到奉议郎张通,一鞭子将人从马背上抽下来了。”她四处看了一眼,“那张大人都已经六十有二了,正是花甲之龄,哪儿经得起这挫磨?”

    正是因为闯了大祸,今日早朝必会有御史参奏,容妃怕是担忧嘉安帝下朝之后会使人喝斥燕玮,在知道今日靖王府在望春园设宴,便使燕玮也来了。

    她是同容三娘一同前往,苏氏撇了撇嘴角:“她带了两个娇客来。”

    傅明华顿时就明白了。

    苏氏掩口而笑。

    柳世先等人此时正坐在临湖的东亭阁内,傅明华随苏氏进来时,里面一堆人的目光便落到了她身上,都连忙起来迎接。

    容三娘坐在贺元慎身侧,并没有跟着站起身,看到傅明华进来时,她原本微笑着望贺元慎的眼神,骤然便冷了下来。

    柳四娘亲热的挽了傅明华笑:“傅姐姐能来,实在是蓬荜生辉呀。”她是靖王妃四女,今年才将十三,长得娇俏可人,笑起来时脸颊旁露出浅浅的梨涡,十分讨喜。

    苏氏听了这话,就道:“若这也叫蓬荜,我家便叫陋室了。”

    众人一听便笑,还没拉了傅明华落座,外头便有笑声传来,下人打了帘子,左右倚着两个扮相娇俏的少年进来的云阳公主神色顿时便阴沉了。

    几人看她脸色不好,这位帝女自从再回洛阳之后,兴许是简叔玉的死使她心中有怨气,行事越发张狂无度,当日太后宫中吵闹不堪,事后也没听说受到了什么惩处。

    “公主这边请,正好冲开了热茶,是岭南新送来的春茶,娘娘才将赏赐的,正好借花献佛。”

    柳四娘年纪虽小,但却也会看燕玮脸色,见她神色不快,便忙去取了茶碗,朝燕玮递了过来。

    燕玮明白她话中意思,是在讨好示乖。

    “你以为抬出我母亲,便能压制我了?”

    柳四娘双手捧了茶碗,燕玮却并不领情,反倒笑道:“母亲赏赐的茶,自然是要喝的,但是奉茶可不是这样奉的。”

    阁中众人一听这话,都愣了一下,柳四娘咬了咬唇,脸色有些发白。

    她年纪尚小,虽然进退也是有度,但显然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有些不失所措,下意识抬眼朝柳世先望去,柳世先顿时便将眉头皱紧了。

    这样的情景难免有些尴尬,柳四娘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有些怜惜。

    苏氏正要说话,傅明华一把将她手掌拉住,她有些不解的扭过头,眼中带着困惑之色。

    “怎么,四娘子不想我喝这杯茶了?”

    燕玮冷笑着,示意两个少年将她扶到容三娘身旁的椅子之中坐下了,才牵了牵裙子,好整以暇的望着柳四娘看。

    柳四娘子眼中泪珠就开始滚动了,燕玮勾着嘴唇,一旁贺元慎终于没能忍住,拱手道:

    “公主还请……”

    傅明华眉心一皱,“公主只是与四娘子闹着玩罢了,何必这样大惊小怪的?”

    贺元慎听她说话,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显然是对她这样帮着燕玮并不大理解的。

    燕玮眼神一紧,苏氏也忍不住了:“四娘子年纪还小,怕是不知公主在与她闹着玩呢。”

    贺元慎看她这样说,脸色便柔和了些,再看过傅明华时,眼中便带了些失望之色。(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