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好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谢家的人在赏赐东西时,傅明霞站着没动。

    她还记恨当年阴氏赏了她东西,结果却被她摔了,而使傅侯爷让人将她贴身的丫环碧红活活打死,至今想起碧红那双眼睛,傅明霞也是直打哆嗦。

    谢家的东西她不想要,也不屑于要。

    不过钟氏就有些着急了。

    傅明霞使小性儿不想收礼物,但不代表傅明月几人不想要。

    前些年阴氏前来长乐侯府时,送的几个东西都不错。她虽然也打发了阴丽芝两姐妹东西,但还是比不过阴氏的出手。

    长乐侯府家底就只是这样多,钟氏生了两儿三女,眼见着女儿要置办嫁妆,儿子也需要准备聘礼,如今府中大权掌握在傅侯爷手里,分到三房时恐怕便根本不剩多少了,她得为自己孩子们打算。

    谢家出手大方,到时这些东西用以添妆也不错。

    傅明霞这个傻子,当初将那样一对玉镯也凭着性子摔了,真是被白氏宠得不知天高地厚。

    钟氏忍了心中不喜,笑着就道:“二姐儿还站着干什么?这位是你二叔母的娘家人,也该唤一声谢外祖母的。”

    白氏虽然也不喜欢谢家,但也想法与钟氏差不多,便‘咳’了一声,目光示意着傅明霞往前去一一行礼,看谢家人拿了礼出来,才露出了笑容。

    谢家在洛阳虽然也有别院,但这一趟因为进洛阳是为了给傅明华送亲的,自然便要住在长乐侯府中。

    白氏令人出去打扫院落,祝氏就道:“左右也没有几日,也不愿打扰了您,元娘院中若有空余的厢房,将就着挤了住上几日算了。”

    客人来了,又不是晚辈,哪儿还有将就住在小辈院中的道理?这不是失礼于人么?

    白氏开始还道:“都是亲戚,怎么能说是打扰?”

    她说到这儿,便看到祝氏唇角边若隐似无的笑意,登时便明白过来,祝氏这样说,不过是故意嘲笑她到了此时未打扫院落,怠慢客人,十分失礼罢了,当下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她确实是不太欢迎江洲的人,毕竟当初谢氏‘假死’,回到了江洲,倒将长乐侯府害得不轻。

    白氏心中是有埋怨,所以谢府的人来时,她端不出热情的笑脸,也做不到使客人宾至如归。

    但是有客上门,她也不能将人往外赶,使长乐侯府失礼。

    此时祝氏还拿话刺她,白氏气得胸口儿疼,却拼命忍了怒火,硬挤出笑容道:“下人手脚慢,还请您见谅。”

    回过头,便恶狠狠的望着屋里侍候着的婆子,后槽牙都咬紧了:

    “吩咐下去,让人手脚快些,客人一路奔波,早就累了。”

    婆子应了一声,匆匆下去了。

    祝氏看白氏这有气难出的模样,脸上露出若隐似无的笑意来。

    她气质高傲,不笑时难免让人不敢亲近,这会儿就是笑了起来,白氏也没觉得心中好受了多少,反倒觉得又更心烦了。

    这七月的天气热得让人心里难受,冰盆也不敢摆太多,她的腿有寒,一旦贪凉过度,到了阴雨天气便疼。

    下人替她摇着扇子,白氏心里也是慌得厉害,伸手将扇子夺了过来,狠狠摇了两下,才觉得舒爽了许多。

    只是动作一顿,又看到祝氏皱起的眉,她既恨自已在祝氏面前失了礼,又有些恨祝氏这样的眼光,手紧紧抓了扇子,觉得心中更憋屈了。

    院落厢房尚未收拾好,白氏只有领了客人出外转转。

    这长乐侯府阴氏与崔氏也是来过,但祝氏倒是头一回来。

    这里一草一木都透着精致与华贵,美则美矣,但又多了几分匠气,祝氏索性拉了傅明华说话,又将白氏呕着了。

    长乐侯府大大小小都得出来陪同着,接待谢家的人可见隆重。

    但当初傅临钰与白滔前往谢家时,却连谢家主事人的面都没见着!

    这样一想,白氏心中也是有些不快,便故意走得慢了些,借口身体不舒服,祝氏关切问了她两句,她便让傅明霞扶着她回去了。

    等人一走,钟氏母女几人便显得有些尴尬了,跟着转了一阵,幸亏有下人来唤,说是房中有事,她才走了。

    长乐侯府其他人一离开,祝氏便摇了摇头:

    “元娘长高了。”

    她是不愿意说白氏等人好坏,哪怕心中实在是看不上白氏作派。

    不过哪怕是不说,但神情上也能让人看得出几分来。

    傅明华倒还好,碧云等人却觉得有些羞,为白氏刚刚甩袖子走人的行为。

    崔氏也看了傅明华一眼,点了点头:“确实长高了。”

    她正是长身体的好年纪,祝氏看来便觉得每看一回都在长高,身段发育得也好。

    “我这回来,替你带了两个婆子来,你曾外祖母一再叮嘱,说女孩儿也要好好调养的。”祝氏这回再笑,笑容便淡了些,却又不像刚刚对白氏时,疏离淡漠的模样:“这两人擅医疗食补,汤水小点十分擅长。”

    这两人学的是谢家传承的养生以及养身的食谱,又会医术,搭配侍候,不是一般家族能培养得出来的。

    傅明华自小吃食也是开了小厨房,厨娘同样是江洲送来的,将她肌肤调理得如凝脂一般,白如羊脂玉。

    不过新送来的两个厨子能得祝氏特地说一声,便必定是有其过人之处的。

    傅明华道了谢,却有下人过来回话,说是定国公府世子夫人来了。

    阴氏的脸上露出有些惊喜的笑容:“宝儿来了?”

    傅明华让人将她请进来。

    自上回傅明华向她借兵器、盔甲,却被她拒绝之后,阴丽芝与傅明华之间也多少生出几分隔阂。

    虽说都在洛阳之中,定国公府与长乐侯府也并不远,但却很少私下有什么往来。

    除非是哪家夫人、娘子设宴,二人共同赴会,说话的时候都并不多。

    她有意冷落,傅明华也不想强求。

    这会儿阴丽芝赶来,怕是因为谢家人以及阴氏的人都已经先后来了洛阳的缘故。

    阴氏看了傅明华一眼,神情有些复杂。(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