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多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以往傅明华与阴丽芝之间关系明明是亲近的,却不知为何突然就冷淡了,上回太夫人七十大寿,傅明华也提过阴丽芝,却像是并不亲近,也不疏远的模样,实在是让阴氏有些好奇。

    阴丽芝一来,看到傅明华先是笑了笑,多了几分矜持,又先后拜见了祝氏等人。

    “宝儿行事说话越来越有主张了。”祝氏夸了一句,阴氏便笑:“母亲别赞她,依我看还是小孩子的模样。”

    祝氏自然也看得出来阴丽芝与傅明华之间并不太亲近的关系,却也没说,几人谈笑了一句,那头白氏令人过来传话,说是院子已经收整好了。

    为祝氏等人收拾出来的院落叫‘阳春园’,十分宽敞。祝氏几人也实在是累得很了,晚上长乐侯府还要为他们接风洗尘,便都要洗漱。

    几个大人一走,便自然留下了傅明华与阴丽芝了。

    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又静坐了半晌,阴丽芝就问:

    “元娘,还在生我当日的气?可是跟我生疏了?”

    她指的是当日傅明华问她借要兵器,她却拒绝一事。

    显然是记到心里去了。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不由笑道:“说的哪里话。”她看阴丽芝不信,便又重复了一回:“当真不可能为这个事生你的气,你信我就是。”

    她强调着‘不可能为这事生气’的话,阴丽芝没听出她话里所指的意思,只当她真的不在意当初两人说的话,登时便笑道:

    “我还以为我不借东西,你便生我气了,再不跟我往来了,看来是我小心眼了。”

    傅明华便低下头,轻声笑了笑。

    “薛世子待你如何?”

    阴丽芝笑容里便带了些甜了,她伸手捂了捂肚子:“当然是好的。”阴丽芝成婚也有些时间了,至今未有子嗣。

    当初笼罩在她与薛世子中间的那个曾经姓赵的,被阴丽芝打死的通房,此时也像是并没有笼罩在两人中间。

    傅明华嘴唇动了动,就没有再说话了。

    此时的白氏心中却十分不快,傅明霞侍候在她身旁,她听到阴丽芝来的那一刻,嘴里便咒骂道:“一个个,都拿长乐侯府当成什么了?”

    想来便来,当这客栈似的。

    白氏心里咒骂,脸上还得堆出笑容来。

    而随着婚期的临近,宫里崔贵妃也担忧出了纰漏,令静姑亲自盯着。

    静姑时刻不敢松懈,还私下里悄悄问崔贵妃:“承香殿会不会借机生事?”

    崔贵妃摇了摇头,容妃自己也有儿子,燕信之后也是要娶妃的。

    此时的容妃又不是山穷水尽之时,只能孤注一掷,她又不傻,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崔贵妃与容妃也算是打了多年交道,对她性格也是了解。静姑放了心,可到了大婚前两晚,备下的一双要过礼的大雁,却遭人毒死在了笼中。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崔贵妃冷笑了两声,幸亏她是早有准备,这样热的天,大雁不一定熬得过,便提前多备了几只。

    此时死了两只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却是激怒了她。

    她一面着手让人将东西看得更严,一面使人彻查到底是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手。

    与此同时,燕追也在令姚释严查。

    姚释此人年纪不小了,笑起来也如佛般,但心肠却半点儿也不慈悲,反倒手段狠毒。

    由守雁的宫人开始用刑,若硬气不说,便下重刑。

    宫里人命不值钱,死了几人之后,终于有人熬不过,一层一层吐出。

    所以燕追最终比崔贵妃更早得知,动手的人是燕玮身侧贴身侍候的姑姑朱悉。

    这朱悉是嘉安帝早年间进宫为奴,认了容妃宫中黎媪为义母,而因此受到重用,跟在燕玮身侧。

    她在云阳公主身边从一等宫女随她嫁到兴元府,年纪渐长之后也未出宫,反倒自梳了头发,侍候在燕玮左右。

    姚释查出了她,便令人将她逮了。

    送到燕追面前时,朱悉眼中也带了些惧色,但她自认为得燕玮宠爱,今日最多吃些苦头,燕玮必会保她的,因此一开始还沉默不说。

    燕追在查出她那一刻,便压根儿没想过要她活着,见她硬气,便冲戚绍微笑:

    “剁了她一双手,送到云阳府中。再过片刻,割她耳朵。”

    朱悉吓得面无人色,燕追已经不再看她一眼了。

    他从屋里出来,外头阳光炙热而又刺眼,却驱不去他眼中的阴鸷。

    屋里传来女人惨叫的声音与血腥味儿,他闭了闭眼,嘴角边笑容令随他出来的下人不寒而粟。

    燕玮接二连三莫名其妙收到了一盒一盒的东西,下人打开之后面如土色,说里面装了一双手、一对耳、一双眼珠。

    她只是听着都觉得心中有些害怕,晚上又有人送来了一箱‘礼物’。

    今日接二连三的收到东西,燕玮实在是吓得胆颤心惊,听到了‘礼物’二字便不敢收,令人抬了出去打开之后,回来回话侍人走路都双腿直晃悠。

    里面装着死了也不能闭眼的朱悉,燕玮当晚便病了。

    而长乐侯府今夜则是灯火通明,为了明日傅明华大婚而准备。

    夜半三更,洒扫的洒扫,厨房中更是忙碌个不停,准备明日祭祖宗所需要的供奉。

    为防明日出了些意外,江嬷嬷晚上便不允傅明华再进东西了。

    屋里倒是摆了些瓜果点心,但她却一样也不能用。

    傅明华今晚也不能睡,祝氏过来与她同睡,顺便与她说说话。

    祝氏看她乖巧洗漱完上了床,也不喊着要吃东西,克制得不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不由也有些吃惊。

    “你曾外祖母总说你性情坚韧,比颦儿更懂事。”

    以前祝氏觉得太夫人这样说未免有些夸大了,可今日一看,又觉得太夫人说得没错,看傅明华的眼神便有些复杂。

    傅明华上午用过朝食至今,只喝了些茶水,空腹未吃,到现在肯定饿了。

    桌上摆了瓜果点心,若是活到现在,已经一把年纪的祝氏,在面对这样的诱惑时,依她年纪、涵养,自然是能忍得住,知道是以大事为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