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八章 婚礼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一个少女怎么能这样忍耐,还不露勉强之色,便令祝氏有些心惊了。

    她还依稀记得,自己的长女大谢氏出嫁时,性情也是十分稳重,年少之时曾被严本之称为:眼角眉梢藏秀气,笑语芳容显端庄。

    指大谢氏之仪态规矩都是十分出众,可此时相比之下,傅明华比那时得名士严本之所称赞的大谢氏也丝毫不遑多让。

    “今晚不用膳,也是为了明日减免麻烦,以免出丑于人前。”

    祝氏轻声解释,傅明华就轻轻的颔首,应了一声:“我知道。”

    没有丝毫不耐与委屈,祝氏感觉又有些古怪了。

    事实上江嬷嬷虽然让傅明华不吃晚膳,但是送了糕点、瓜果进来,她就是稍稍吃两块也是无妨,但她自制力过人,却硬生生忍住,除了茶水丁点儿不碰。

    “你母亲此次不能前来,她是我生养的,有些话我代她说也是一样。”

    夏季天热,两人共睡一榻其实让傅明华有些不惯。

    但好在她根本今晚就没想过要睡多沉,便听祝氏说话了。

    “晚间时候你的几位舅母已经前去三皇子府,铺床去了。”

    她的声音温和。四姓传承久远,讲究也颇多。

    这提前铺床便是其中一项。

    四姓自认门第高贵,若论底蕴来历,大唐自然也与之没法相较的。四姓女一般不轻易与外人通婚,当初的崔贵妃便是个例外。只是这位出身青河的娘娘当初虽被抬进了洛阳,但终归名不正言不顺,如今虽然身为贵妃,但也算不得正室,所以看不出四姓排场。

    但这一回不一样,傅明华嫁的是燕追为正妃,谢家名为铺床,实则是将傅明华嫁妆提前送去,这也是展示她的嫁妆,使将来夫家的人不至于小瞧了她。

    祝氏讲了一些明日该要注意的事项,直到外头天刚蒙蒙亮,从床上垂下的细纱望出去,窗外仍青压压的,江嬷嬷却端了水盆进来了,她身后还跟了今日要为傅明华开脸梳妆的婆子。

    洗漱过后,半干的头发被挽了起来。

    替她梳头的是尚书令窦文扬的夫人,这位夫人年近五十,出身宇文氏,儿有女,六亲俱全,福气极佳,笑着时给人喜气和蔼的感觉。

    傅明华安静的听她念着婚嫁歌,原本因为新婚而有些慌乱的心,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穿上了层层叠叠厚重的青色斜领翟衣,头上鬓角两侧插九朵花树,长长裙摆拖延出数尺长,胸前隐约可见兜儿以及白得晶莹的肌肤。

    与以往在闺中的打扮相较,这一身皇子妃品级的衣裳,显出她温柔笑容下,有些凌厉的气势来。

    妆面的嬷嬷替她描了细眉,又点了唇,脸上抹了白腻的脂粉,两腮匀了胭脂,看人时有种波光流转之感。

    鬓角两侧后各簪了一朵绢花,花上垂了长长的流苏,走动间一晃一荡,江嬷嬷每看一眼,便觉得眼眶发热。

    “当初奴婢瞧着,您也就这般大,怎么时间这样快?一晃便都要出嫁了?”

    江嬷嬷替傅明华整理衣裳。

    这身皇子妃的青色翟服,若稍瘦一些,穿起来衣服的隆重便压过人了,可她骨肉匀称,穿上之后与衣裳两相辉印,十分好看。

    她还未收拾完,下人匆匆进来,说是宾相送了催妆诗来,催她快些梳妆。

    屋里的人又忍不住笑,江嬷嬷有些怜爱的伸手又压了压发髻,还在叮嘱她一些事宜。

    白氏等人也是匆匆而来,递了当初皇室抬的聘礼中的玉圭,交到傅明华手上,看到江嬷嬷与傅明华说话的样子,心中有些腻歪,不由催促道:

    “不要磨蹭了,侯爷还在外头候着呢,不要误了吉时。”

    江嬷嬷听了这话,便眨了眨眼。

    “那倒是,那倒是。”

    她也不敢说下去,怕哭了出声来。江嬷嬷平日不喜白氏,但此时倒是迎合白氏的话,倒不是为了讨好她,只是也怕误了吉时罢了。

    燕追此时怕是都已经领羽林、护卫队等在绕城迎亲的路上了。

    与一般婚事不同,傅侯爷与傅其弦等自然是不敢对燕追这个孙、女婿多加刁难的,反倒是在岐王等一干穿了朝服的宗室王公大臣等陪同下,出了府门,早早的跪在门口等待燕追前来。

    屋里人虽多,但倒是繁而不乱,都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屋里一干夫人女眷们陪着傅明华说话,时辰就不早了,外头燕追想是已经要到了。

    传话的小丫环匆匆进来时,屋里便开始忙起来了。

    照规矩,燕追以及带来的一干护卫等要留在傅家用过午饭,晌午之后再将新娘子抬回府中,拜堂行礼。

    燕追为了全礼,只是略略沾了筷子,这会儿他哪里吃得下饭?早就归心似箭,恨不能将人抱了出来说走。

    偏偏傅侯爷父子废话连篇,一唱一念,拖延着时间。

    傅府里铺了卷毯,以防新娘子踩踏到。

    燕追不时顺着这毯的方向望,仿佛这样便能看到傅明华的闺房。

    想来也是有些遗憾,他到如今,还不知道她院落在哪,只隐约知道是在哪个方向。

    午膳之后,终于傅其弦两个半大儿子将傅明华从屋里牵了出来,府中准备了七宝香车,她一步一步走来,不紧不慢,却是渐渐朝他走近,终于即将是他伸手便能抓到。

    马车旁等候的燕追不知为何,开始兴奋了起来,全身血液在这一瞬间加速流动,心脏也开始加快。

    他向来运筹帷幄,敢赌敢闯,性情桀骜。

    当初大屯城一战,生死攸关,他也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

    他口干舌燥,喉间不由自主滚动着咽了口唾沫,手心里都出了汗来。

    燕追听到心跳声,像马奔跑时,足蹄落地的声音般,‘咚咚咚咚咚’又响又响,大得他忽略了周围嘈杂的声响。

    他急不可奈的想上前,傅侯爷顶了他要砍人时的目光,硬着头皮:“殿下该御轮三周……”

    燕追没有睬他,他连眼睛也不想眨,不想错过她朝他缓缓走来的这一刻。

    这会儿傅明华已经走到门边了。

    他不顾岐王、傅侯爷等人诧异的目光,上前便去抢傅临川手里握着的傅明华那只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