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临川只是庶出,见到燕追时早就畏惧,又被他目光一扫,他来抢时,也不敢反抗,顺从的将傅明华手放开了。

    燕追一握住便攥紧了,不再松手。

    这是他第一回光明正大当着众人的面拉傅明华的手。她的脸被掩在了重重垂下的流苏之下,若隐若现。

    只隐约能看到那点得殷红的朱唇,和精致的下巴,带着若隐似无的香气与诱惑,光是这一些,便使他心猿意马。

    那手细滑如玉,指甲染了丹蔻,无一处不精致。

    傅明华的手冰冷柔软,似无骨般,在轻轻颤抖。

    与他火热的手掌相较,顿时便中和了两人手的温度。看来婚礼之中,紧张的也并不只是燕追一个人而已。

    他强忍了心中感受,扶傅明华上车,自己也坐了上去,御使着这七宝香车走了三周匝,才交到了专门御使马车的人手上。

    燕追一行准备起身绕上半城而回府,傅侯爷等人则是跪在门口目送众人离去,嘴里高呼皇恩浩荡。

    来时走的是下半城,回时便自然是绕上半城而回。

    三皇子大婚,自然是比当初云阳公主的盛况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沿道两岸围满了观礼的百姓,四周夹杂着丝竹悦耳之声,洛河之上泛了不少船只,船上的人都望着中间翘首以盼。

    望江楼前,一群做文人雅士装扮的少年围坐于阁楼前,看下方婚仪经过。

    陆长元神色复杂,旁边是坐在椅子上,微微有些愣神的陆长砚。

    一旁还有一干权贵子弟,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贺元慎脸上露出失落之色,喝了两口茶,顾喻谨就道:“贵妃娘娘对这位大娘子似是十分看重。”

    他一先说话,柳世先便也接了嘴说:

    “这次下的礼中,便有两种。”一种是赐给长乐侯府的,造了册赏赐的东西,另一套则是送给新娘子的。

    里面包含了:首饰、衣料、日用银器、香料等等,多不胜数。

    靖王妃当时进宫见过崔贵妃在拟单子,恨不能一添再添的。

    几人都若有所思。

    大皇子、二皇子早早就成了婚,被册为郡王,打发到封地了。

    当时两位皇子因为母亲出身低微,并不受嘉安帝器重,婚事自然是与燕追无法相比的。眼前这个阵仗,早就超过了皇子该办婚事的规格,更像是皇太子娶太子妃了。

    只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事儿,却没有人敢说。

    贺元慎听着众人议论,便又喝了口茶。

    他倒不是对傅明华有多情根深种,只是少年时期,难得对一个女孩儿生出几分好感来,这好感还未来得及萌芽壮大,便被人掐死在土中。

    当日其实嘉安帝赐婚时,贺元慎还没有这样的难受。

    “我当初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小娘子有如此造化的。”柳世先想起自己见过的傅明华,摇了摇头。

    顾喻谨也应了一声,猜测道:“兴许是傅侯爷。”

    傅老侯爷当初好歹也是太祖手下一员猛将,恩泽后人也是应该的。

    “也有可能谢家名望。”几人都猜测着,崔贵妃看中傅明华的缘故,应该是与谢氏脱不了干系的。

    贺元慎摇了摇头,苦笑道:“都不是。”

    “哦?”

    柳世先饶有兴致的看他,眼中露出惊之色来:“季昭,此话怎讲?”

    他犹豫再三,看了一旁陆氏兄弟等人一眼,才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你可还记得,庄简公府,太夫人七十大寿之时?”

    柳世先自然便明白了。

    那次的事他怎么可能忘得了?

    卫国公府世子在庄简公府里遇袭,当时被人打了一顿,查到后来也没查出背后下手之人,时间一长,便不了了之。

    但因为此事太过独特,又是发生在那样的时间里,众人自然也印象深刻。

    不止是柳世先恍然大悟,就连顾喻谨也是若有所思。

    “季昭你的意思……”

    柳世先不敢置信,三皇子英明神武,灭吐蕃、突厥,平简叔玉叛乱,如今在大唐之中地位极盛,声望很高。

    嘉安帝几位皇子里,唯独封了他为王,还是尊贵的秦王,位于四皇子之上。

    这样的三皇子,实在是让柳世先不敢相信,是贺元慎嘴中所说的,当年在庄简公府暗袭他的那个贼人。

    若不是贺元慎一脸沉重,柳世先又深知他性格为人,此时怕是要以为他是在与自己说笑了。

    “当真?”

    柳世先其实已经看出贺元慎并不像是与他开玩笑的模样,心里也觉得贺元慎说的不是假话,但依旧是又问了一句。

    他有些失仪,声量提高了些,坐在隔壁的陆长元都抬起了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

    柳世先脸上微烫,冲陆长元点了点头,陆长元端起了茶杯隔空敬了他一回,柳世先含笑回礼,才又催促贺元慎快说:

    “季昭怎么就敢肯定?”

    难怪事后不了了之。

    如果当真是三皇子在庄简公府冲贺元慎下手,别说卫国公府不敢声张,就是庄简公府查出了什么,也要装出什么也没查出来的样子,不敢走漏了风声。

    贺元慎声音又更低:“当时那人声音听着便像三皇子,只是我觉得,三皇子如此为人,又怎么会做这样下作之事。”

    他当时也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他将三皇子当日指他招风引蝶一事说了,便猜想自己可能是有哪家姑娘对自己有好感,而引哪位郎君心中不快。

    万万都没想到会是三皇子。

    直到后来皇上赐婚,都没往这边怀疑,但今日见三皇子春风得意,柳世先等人又道崔贵妃对这场婚事万分重视,便渐渐回忆起当日情景。

    “不瞒你们说,我当时……”

    身旁两位都是贺元慎至交好友,他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当日对傅明华颇有那么几分意思的话说了出来,柳世先与顾喻谨两人就露出一副扭曲古怪的神情。

    贺元慎也与他们的心情差不多,叹了口气,又转开了头望着下方迎亲的队伍,突然神情一整,连忙就道:

    “你们快看。”

    他指了下方,柳世先与顾喻谨都顺着他手指下方看去。

    ……………………………………………………………………………………………………………………………………………

    为防止点娘抽抽,是酱紫的,大概呢,明天会出一章番外,也许吧,有可能吧。。

    然后捏,腾讯的同学们,截全订图进群~!

    点娘的妹纸们在评论区留秋秋号后四位,验证身份进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