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章 礼成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贺元慎说这话时,又急又快,也未注意压低声音,旁边另一端坐着的陆氏兄弟也听到他声音,都转了头去。

    几人坐在高高的望江楼上,从上往下看,能看到远处的情景。

    今日洛阳城四处都是张红挂彩,众人欣喜观望时,远处街道上却有哀乐传来,一群穿着丧服的人混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都传达着一信息:有人办丧事了!

    若是寻常人家办亲事,撞上了有人办丧事,便道上一声:升官发财,以图吉利。

    可今日是三皇子大婚,若撞上棺材,便是有人存心了。

    燕追也听到了这声响,握紧了手中的缰绳。他朝一侧随他迎亲的戚绍一点下巴,戚绍便先下了马,混进了人群里。

    不多时,楼上的人便看到这群有意捣乱的人被抓押了起来,引起了此许混乱,但很快又被平息。

    傅明华倒是没有听到这声音,随着离三皇子府越来越近,她心里也跟着有些紧张了起来。

    三皇子府设宴六十席,此时已经坐满了,王公大臣等有资格来的,一个都不缺。

    她被燕追牵着,手心有些冰凉。

    鸿胪寺的官员替燕追招待着众人,燕追握紧了傅明华的手,力道大得让她有些疼。

    但这个时候正是她也对于未来有些惶惶之时,燕追这样的力道,反倒又使她安心了些。

    拜堂之时她先跪,而燕追后拜,如此反复三回,才被送进了房里。

    房中家俱都是新制送来的,样样都是以降香黄檀制成,散发着黄檀特有的香气。

    两侧各立了一尊张牙舞爪的狻猊,嘴中缓缓冒出香气。

    以长公主为首的一干宗室之妇进了室内,燕追也在,他要等着揭了傅明华头上帷帕才离开。

    仙容长公主端了糖水来,使傅明华喝下了,这是成亲的习俗,喻意将来新娘子嘴甜如糖。

    又以煮熟的鸡蛋滚脸,傅明华一一由着人折腾,直到长公主的声音响起:“不可如此。”

    她透过帷幕,隐约能看到长公主是在制止着燕追,还递了称杆给他。

    燕追伸手接过了,之前还急匆匆想以手把她头上帷帽扯了,这会儿拿了秆子,倒是冷静了些。

    深恐将她戳到,小心翼翼将纱挑开,她戴了珠翠流苏的样子便出现在燕追面前。

    乖巧的坐在床榻之上,仿佛能任他为所欲为。

    燕追上前了一步,伸手便要摸她脸,长公主无奈拉了他手:“殿下别急。”

    一句‘别急’,说得室内岐王妃等不由自主低垂下头抿嘴笑。

    燕追根本不理睬他人的笑,反倒望着傅明华看,握了双手放在腿侧,目光热烈。

    婆子准备剖开的瓠分成两个瓢,里面装了酒水,两人分别喝下了,长公主才催促着燕追出去。

    他站着没动,长公主也有些无奈,笑着道:“来日方长,怎么这会儿就看得目不转睛?”

    长公主是长辈,此时她这样打趣,众人又是一阵笑。

    燕追正色道:“将来是将来能看,此时是此时。”

    他是一刻都不愿错过,长公主也拿他这样无可奈何,仍是督促着他早些走了。

    几人留了下来,与傅明华说了些话,也都一一散去。

    依刚刚燕追那模样,怕是匆匆要回来,几人也都识趣,人一走,江嬷嬷才上前来,小声道:“您再忍些。”

    一整天时间,傅明华也是饿得头晕眼花,天气又热,此时浑身衣裳都出了一身汗,头上首饰还重,她浑身紧绷着,不敢松懈下来。

    江嬷嬷等人初来乍到,也不知这府中有没有烧备热水,正要下去催促,还未出去,燕追就回来了。

    他脸颊微红,一进屋时,夏风一吹来,他身上带了些酒气,似是喝了酒。

    只是朝傅明华走来时,脚步极稳,一步一步的,傅明华坐在床上,发钗未拆,连挡了大半张脸,厚厚的流苏也未被取下来。

    她坐在床榻上,目光看到燕追朝她逼近,想躲又无处可躲,顿时又更紧张了。

    江嬷嬷看了一眼,不知是该要去催热水,先使傅明华洗漱,请他稍待片刻,还是躲着远些,留这两人说话。

    只是不用她再看,燕追顺势坐到床上,连屋里人都不顾,一把便揽了傅明华肩,将她拥进怀里,看她仰头倒在臂弯,便低头亲了下去。

    这下江嬷嬷是面红耳赤,连忙便避出内室。

    下人都赶紧出去,傅明华听得江嬷嬷脚步声远了,顿时心跳得就更快了些。

    燕追连给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将她拖进他怀中,原本垂下来挡住她眉眼的流苏往两颊脸边滑去,露出她精致的脸庞来。

    她只感到陌生的气息吹拂在她腮唇一侧,有些用力,使得她身体一下便泛起鸡皮疙瘩,一双长长笔直的腿都绷直了。

    “啊殿下。”

    燕追的眉眼第一回离得这样近,他唇似他这个人,带着一种噬人的可怕力,将她嘴唇吞没。

    傅明华本能推他,他头一回顺从的被推开了。

    嘴上染了她唇上的胭脂,殷红醒目,这会儿喘了粗气,一声又一声的喷在她脸上,十分灼人。

    她卷起了脚趾头,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时必定是脸颊滚烫,嘴唇狼狈。

    傅明华唇上的胭脂被他力道匀开,均分在两人嘴上,这种感觉异样的诱惑人。

    燕追顿了半晌,又低头将唇压了上去。

    她双腿蹬着,却被他伸腿压住,傅明华被他制在怀中,感觉就像是要被他吞噬。

    实在是有些吓人。

    她浑身血液加速流淌,自己是感觉着有些热,却实则身体冰冷。

    燕追又不一样,他的嘴唇像是带着魔力,将她的唇瓣舔咬吸吮,抹上的胭脂都被他吃了个干净,直到将她嘴咬得红肿发热,微微刺痛,他才将头移开。

    傅明华开始还有力道挣扎,这会儿便唯有挂在他臂膀间喘气。

    他还要再低头,她将脸埋在他胳膊上,衣裳上的刺绣有些硌人,她声音有些哆嗦:

    “等会,等会。”(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