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亲密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时含糊不清,吐出的热气吹拂在他臂间,透过衣裳传进他手臂里,他哪里忍得住,连连在她头上又亲了几口,这种可怕的感觉让傅明华双腿都有些微颤了。

    她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宫里出来的嬷嬷与她说过,行周公之礼是怎么回事。

    但嬷嬷没说是如此吓人。

    她只感觉他不停亲在她发梢上,一下比一下力道更重,渐渐搂在她腰的手便有些不大耐烦了,抬起来将她头上戴着重重的凤饰取了下来,她顿时便觉得头上轻了许多。

    他取了钗环,又想取发髻。

    只是那鬓绾得很牢,就怕今日松散开了,他对这事儿显然是有些手生,取了几下没将头发解开,反倒将她弄痛了。

    傅明华喘息了两声,燕追便索性放弃了头发,低头一口吻在她白嫩细长的脖子上,吓得她尖叫了一声。

    “元娘,元娘。”那脖子滑嫩,带着稍许汗意加少女身上特有的香气,混杂在一起,对燕追形成极大的诱惑力。

    那细白的脖子肌肤柔软,他唇齿碰触到的地方仿佛能听到血脉跳动时发出的声音,‘咚咚咚’,一声比一声更响,跳得一次又一次更激烈。

    他原本有些急不可奈的动作,因为这急促跳动的脉动,而渐渐缓了下来,靠在她肩头。

    傅明华还在轻轻颤抖,他吻如绵密的春雨,缓缓落在她脖子上,呼出的热气使她身上冒出细小的颤粟,忍了半晌,还是将头抬起来了。

    “元娘。”

    燕追将手放开,她身体僵了半晌,倒是没有坐起,还是软软的靠在他怀中。

    他又有些意动,连忙深呼了好几口气,才强忍住了。

    “元娘。”他又唤了一声,嘴唇擦过她小巧粉嫩的耳朵,那耳垂晶莹剔透,嫩得像是生剥开的荔枝肉。

    他伸出柔软灵活的舌头,舔了舔耳垂。

    傅明华又紧缩脚,她是没有力气坐直身,刚刚燕追的举动带着要将她吞噬的热烈,让她双腿发软。

    她顿了半晌,试探着坐起身来,要唤江嬷嬷侍候她脱衣拆发,燕追摇了摇头,看她起身走了两步,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与占有。

    梳妆的镜放在了另一侧房中,她一坐下,燕追就跟了过来,看她取了头上首饰,一头长发缓缓披散了下来,使他有些惊艳了。

    燕追以往见她,大多都是她梳妆之后。

    她头发散落下来,与平常端庄冷静的模样又有不同,多了些少女纤纤弱质的美,让他看得目不转睛的。

    傅明华目光落到镜中,就见到镜里的他目不转睛盯着她看,带着十足的侵略性,幸亏她脸颊涂了厚厚的胭脂,很好的掩饰住了她的窘迫。

    “殿下……”她转过身,示意燕追避让。

    扭身时,厚重的翟衣衬得那腰肢惊人的细,仿佛一掌便能握住。

    燕追装着没看懂她目光,傅明华又唤了一声,他仍不为所动。

    “三郎。”傅明华又软声道,燕追伸手抚了抚唇,意味深长的出去了。

    江嬷嬷进来时,傅明华还觉得浑身发烫。

    在厢房中换下了厚重的皇子妃正袍,另一侧东净已经备下了一池热水。

    与长乐侯府相较,燕追的府邸无疑是更要大了许多。他后宅干净,当初测量房屋时,崔贵妃便将傅明华所住的院落令人改过了不少,正房之后的侧间里挖空了一个池子,虽然比不得华清宫中的泉池,但也是足够她沐浴洗漱。

    池中早就备下了热水,源源不绝从另一侧室壁口流出,造成了仿温泉的结构,另一边则是有专人烧水生火,一旦打开闸口,便有热水送出。

    江嬷嬷刚刚就看过了,王府里内宅干净,以前是崔贵妃分神照顾,如今傅明华一嫁过来,下人便就只听她吩咐。江嬷嬷心中松了口气,侍候着傅明华洗干净了,又抹了香膏按了一阵,又洗过,时辰都不早了,她坐在池边凉榻上不想起身。

    “您怎么了?”

    江嬷嬷催了她几回,她却仍坐着没动,那头发都绞得半干了。

    她试探着问:“可是王爷说了重话?”

    照理来说不大可能。

    燕追对她,江嬷嬷也看过,就是不那么看重了,也不该才在新婚日说了什么话的。

    难道是两人什么事,闹了别扭?

    傅明华摇了摇头,有些难以启齿。

    她有点害怕。虽然早知道迟早是要嫁人的,但燕追的眼神动作让她有些害怕。

    “嬷嬷……”她拉了江嬷嬷的手,外头有人来唤江嬷嬷,有事寻她。

    江嬷嬷便拍了拍她的手,说了两句便匆匆走了。

    傅明华硬着头皮出来时,燕追也是洗漱过了,长发披散在身后,还在往下滴着水,将绸衣都浸湿了,紧紧贴在他身上,勾出他劲瘦有力的腰身曲线。

    她出来时,他低垂着头没抬起来,手里拿了本书在看,似是并没有十分注意她一般。

    傅明华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一旁架子上放着长巾,她犹豫再三,看燕追对自己出来并没有像之前一般扑来,才拿了帕子朝他走去。

    “殿下身边怎么没人侍候?”

    她柔声问了一句,燕追手将厚厚的书本都攥变形了。

    他身边侍候的人并不多,贴身侍候的人更是少,尤其是一心放在她身上之后,大体事宜几乎都是戚绍帮着,将一个侍卫使唤得跟骡子似的。

    今日这样的情况,他自然是不要戚绍跟来碍眼,尤其是外间还有前来贺喜他大婚的人在。

    他感觉到傅明华站在她身后,小白兔似毫无防备的将帕子包住了他的头发,他将书一扔,折身将她拦腰抱住,一把就压在榻上欺上去了。

    她半干的头发妖妖娆娆铺了一榻,有些青丝垂到了榻边,一张鹅蛋似的脸似是镶在满头凌乱铺散的长发中,眼里还带了些慌乱之色。

    “躲什么?嗯?”

    燕追扬了扬眉梢,湿润的头发从他肩头滑落下来,额头有水珠凝聚在眉间,滴在傅明华脸上,被她渐渐升高的脸颊温度蒸发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