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四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愣了一愣,抬头来看他,他双腿微分,坐在凳上,微微笑道:“终于舍得看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舍得看您?”

    傅明华被他说得有些脸红,燕追眼中的笑意冲淡了原本的杀气,握了握她的手。

    一旁江嬷嬷看得纳闷,这两人瞧着不像是闹了别扭的模样,燕追的眼神有眼睛的人都瞧得出来。

    “您想要做什么?”

    傅明华任他握了手,脸颊微红,问了他一句。

    他的话不太像是宽慰她,反倒像是提前示警,她只稍微一想,便猜出燕追怕是要做什么。

    燕追微笑着反手夹了炸得香酥的春饼喂到她唇边,看她有些羞涩的张嘴咬了,才放了筷子,摊开了手,示意下人递帕子过去。

    “我要教训云阳,她太放肆了。”

    他神情平静,说着要教训云阳公主时,就像是说了一句十分微不足道的话似的。

    傅明华一下便止住了咀嚼的动作。

    容妃如今虽然不如当年得宠,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从当初她有意将云阳公主以罪妇之身,却能再嫁功臣之后,便看得出来,嘉安帝对她是有一定的容忍心的。

    燕玮从兴元府被燕追押解回来之后,并没有收敛,反倒在洛阳之中横行霸道,养面首、鞭打朝廷命官等事层出不穷。

    她与容妃离心,这是好事,燕追要想教训她,说不定会使母女二人消除隔阂。

    “我心里有数。”她睁着一双带了些血丝的杏眼,那模样让燕追换了个坐的姿势,“再吃一些垫垫肚子,王府中的事,你瞧着怎样上手。”

    意思就是府中内宅的事,都放权给她打理,并没有要防着她的意思。

    傅明华心里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她吃了东西,进内室整理衣裳,江嬷嬷跟着进来,向她小声的道昨夜她与燕追各自剪下的头发已挽成鬓装了起来,问她放在哪。

    傅明华让她搁进锦盒,放进自己陪嫁来时,装了一些珍贵物件的妆匣中。

    说到这里,她想起昨夜燕追拿的一对欢喜佛,当时两人行了周公之礼后,就扔在床榻上,后去洗漱,回来已经被收拾走了。

    她看了江嬷嬷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仍是没有敢问。

    进宫中时,燕追要先去见嘉安帝,而她则是要去向崔贵妃请安的。

    崔贵妃此时早就准备妥当,就等着她来了。

    还专门派了静姑候在蓬莱阁主殿之外,一看到她来便上前扶了她道:“娘娘昨夜一宿未能睡着,才将三更便令厨下备了东西,等您过来。”

    江嬷嬷便取了荷包出来,塞进了静姑手中。

    她接过道了谢,领傅明华进了殿内。崔贵妃果然是等急了,一看她来脸上就露出笑容国,正要开口说话,殿侧门处有宫人匆匆进来,静姑走了过去,不多时过来看了崔贵妃一眼,崔贵妃就笑:

    “有话便说,这里又没有外人。”

    静姑便小声道:“殿下将三公主脸抽花了,此时承香殿里,黎媪正匆匆赶去。”

    崔贵妃正欲端茶的手一顿,杯中水荡了荡,却并未洒落出来,她微笑着轻抿了口茶:“伤得可严重?”

    她像是早就料到了燕追会这样做,脸上丝毫不见惊之色。

    “娘娘。”

    傅明华神色一正,崔贵妃却是仍喝了几口茶,才搁下了杯子:“前两日,宫里备下的大雁中了毒,结果查到是云阳身旁一个宫人所做。”

    她微笑着,眼中却透出几分讥讽。

    燕追将朱悉收拾了,若燕玮聪明,便该藏着躲着才对。

    但她若聪明,便不可能会与容妃反目,如今还搞出这样多事情来。

    朱悉被人送进燕玮府中时,她并没有选择忍气吞声,而是在昨日燕追娶妃的时候,大张旗鼓的为朱悉出殡。

    消息传进宫里时,崔贵妃当时便笑了。

    也亏容妃半生机关算尽,居然养出了这样一个女儿。

    “当日她回来时,容妃在宣徽殿前可是跪了一天,腿都险些跪断了,才捡回了她那条命。”

    可惜燕玮却并不惜福。

    甚至连亲妹之死都没能使她痛惜,反倒是恣意寻欢作乐。

    她脸上露出鄙夷厌烦之色,傅明华就握了她的手:“娘娘,那花开得越快,败得就越早。”

    崔贵妃就笑着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容妃当初何等风光,如今不过也就是那般模样。

    她伸手压了压鬒角,“你往后常进宫来陪我说说话,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两人其乐融融,内侍传唱,说是容妃来了。

    崔贵妃便放了傅明华的手,与她交换了个眼色,整理了衣裙,端坐在位置上。

    容妃人还未到,香气便先飘了进来。

    进殿时笑容满面,穿了一袭桃红色的诃子裙,裙摆极长,上面珠翠环绕,外罩极宽又轻薄之极的绡纱套,袖子宽敞,却只及臂弯下约摸两三分,袖口束了起来,有些像前朝时衣裳样式,露出一截雪白粉嫩的胳膊来。

    她手里握了把生绡粉团扇,笑意吟吟的,若不是之前才听到静姑所说的话,此时她身侧最受信任的女官黎媪又并不在她身旁,怕是压根儿就看不出来燕玮那边出事儿了。

    光凭这份沉着,就是傅侯爷都比她不上,难怪入宫多年,依旧能得嘉安帝的宠,在这宫中屹立不倒,就连容三娘也没能使她慌张。

    “我来得太晚,姐姐有了儿媳,容光焕发,看上去倒是更精神了。”

    容妃进来便笑,声音柔媚。

    不用崔贵妃张嘴,蓬莱阁宫人便端已经送了茶来,容妃伸手接过了,端起茶杯挡住唇,垂眸喝茶前,含着笑意的目光在傅明华身上一扫而过,傅明华只觉得被她这一瞧,后背隐隐发寒。

    她低下头微笑,听崔贵妃说道:

    “妹妹好事即将成双,四皇子娶妃,三公主再嫁,接连喜事临门,哪及得上你精神。”

    容妃握紧了拳头,放了杯子:“那就借姐姐的吉言了。”她将崔贵妃的话忍了下来,望着一旁的傅明华看:

    “王妃确实不错,坐姿有仪,长乐侯府实在是好家教。”(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