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八章 抹药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府里,傅明华忍了身体不适,净了脸和手,坐到梳妆台前,江嬷嬷擦了手后要替她拆钗鬓,她却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甚至还做了一场梦,梦到她的腿遭被褥缠住,无论如何挣扎也脱不得身,天气又热,她挣扎着、挣扎着,便醒了过来。

    燕追正半跪在她面前,将她腿放在他膝盖之上,把她裙子撩了起来,露出一只雪白粉嫩的小腿,正拿了膏药往她膝盖上抹。

    她吓了一跳,正要挣扎,燕追却将她脚踝握得更紧:“别动。”

    他的手比她脚踝温度高些,难怪刚刚被他抓住时,会觉得那般的热。

    傅明华觉得自已像是要融化在他热度之下,只是被他抓了脚踝,却觉得浑身都受了感染,滚烫了起来。

    “王爷,您在做什么?”

    他手中拿着一支小小的瓷瓶,以尾指取了里面的膏子在她膝盖上细细抹开。

    她认真感受了一下,另一只腿也抹了,那药沾在裙子上,粘乎乎的并不是十分舒服。

    “只是一些跌打损伤之药。”他时常受伤,平时练习骑射之时,不可能没有半点儿磕碰。

    这些东西宫里崔贵妃时常送来,他用的时间倒是不多,受过了严重的伤后,便觉得一些小伤没有大碍。

    可说来也奇怪,今日她双腿一屈跪下时,那‘嘭’的一声,倒像是比他伤了更让他在意。

    回来便去寻来了。

    拿来时江嬷嬷在为她拆发,她歪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替她抹了药才醒来。

    那双杏眼之中还带着血丝,眼睛下有青影,脸上掩不住的疲劳之态,燕追看了她一眼,低头认真将药上了,也没把她裙子拉下来,反倒抱了她的腿,仰头问:

    “好些了吗?”

    傅明华只觉得‘轰’的一声,脸上便似着了火。

    燕追半跪在她面前,眼神中带了潋滟之色,他原本放在她小腿肚后的手,缓缓便开始变了意味了。

    之前还一脸认真的人,此时目光幽深,手掌上的温度更高了。

    “好些了没?”

    傅明华没回答,燕追又问了一句,意图明显。

    她本能转头往外看了一眼,太阳尚未落山,她结结巴巴:“再过不久,便,便要摆膳。”

    “我快一些!”

    燕追手指似是拨着琴弦,顺着她小腿往上摸,她将腿并紧,却被他轻松分开了,顺势站起身来。

    刚刚半跪在她面前,还要仰头看她的人,一下便将她困在了椅子之中。

    他的影子将她整个人都笼住,傅明华觉得气都顺不过来,轻易落进他的怀里。

    她后悔没在宫里多留一阵,江嬷嬷等人在外间,她紧咬着燕追衣服不敢出声,一副饱受蹂躏的模样。

    燕追坐在椅子上,将她反抱了起来,她能看到镜子里自已头发披散,衣襟敞开的模样。

    这样的姿势让她有些慌张,却又敌不过他软硬兼施。

    虽说他说会快,但她却是身体青涩,任他百般撩拨,才稍润了一些,等到燕追如愿以偿,天已经擦黑了。

    傅明华只觉得难受,催他快点。

    她有些怕,又觉得痛,担忧江嬷嬷会进来掌灯,又要摆膳。

    若是被人看到两人衣衫不整,她只是一想,便觉得脸上又烧得更厉害了。

    燕追点点的吻落在她脸颊脖子上,轻声安抚,只是用处也不大,只得将她放了。

    外头江嬷嬷壮着胆子进来掌灯时,她坐在榻上,拿了本书装作看得十分认真的样子,手还在抖。

    天色都黑了,屋中唯有透过大门泄进的几丝灯光,有微弱的亮,又怎么看得进书?

    燕追也不提醒她,看她故作镇定的模样,有些想笑。

    以前的他还真被她这样子忽悠了,当她运筹帷幄,凡事都在掌控中,少见她慌乱之时。

    就连当初被凌无邪令人追杀时,仿佛也是十分镇定的模样,没想到也会有这样可爱的时候。

    用了晚膳,她以往能做的事不多,无非也就是看会书,她还没摸到书本,燕追就道:

    “院中湖边种了一丛竹子,这个时节流萤出没,我去替你抓些回来,晚上挂在床榻之上?”

    他微笑着,脸庞与以前相比,轮廓渐出,显得十分英俊。

    江嬷嬷连连替她使眼色,显然是想催促她赶紧应了下来,傅明华也就只得放了书本,他已经站起了身,身材高大得带给人几丝压力,仿佛显得这屋顶都矮了些似的。

    傅明华将手搁在他掌心里,碧云取了披风出来,还未说话,燕追便接了过去,抖开披到她身上了。

    两人出了房门,白日里太阳虽大,但入了秋后,天气已经凉爽些了。

    花草丛里,传来蟋蟀卖力的鸣叫,江嬷嬷等人远远的跟着,并不敢靠近了。

    “元娘看的什么书?”

    沉默了一阵,燕追转过头来,廊下挂着的灯笼光映照在他脸上,显得他眉目深邃,有些说不出的吸引人。

    大唐皇室有胡人血统,据说太祖的母亲当年便是出身拓跋一族,是个高鼻梁大眼睛的美人儿,与中原纯血并不相同。

    傅明华没有见过太祖什么模样,但嘉安帝也是五官深邃,是个留了长鬒的美男子,燕追与他相较,长相又更精致了几分,只是那眉眼冷冽,以往让人见他第一眼,便觉得他高傲而冷淡,使人十分畏惧他,不敢靠近罢了,自然也没人注意他长得是不是十分英俊了。

    她看得有些恍神,就连燕追什么时候靠她更近了都没注意,他双手揽在她细腰之后,又问了一声,傅明华便低垂下头,望着他胸前衣裳,细声细气数道:

    “论语、诗经,什么都看些。”

    他似是撒娇一般,又更上前一步,逼得傅明华往后退了些,才道:“那元娘今晚看的是什么?看得那样入神,不想睬我?”

    “没有的事。”她认真反驳,又脸色有些发红:“看的经籍志,没有不理睬您。”她又重复了一次,经籍志是当今中书令杜玄臻与一干饱学之士,奉太祖之令编修而成,主要是记载前陈朝兴衰交替,而后被大唐取而代之之事,太祖编书原因,是想要以书为镜,可见兴替。(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