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四章 听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霞自认自己比冯万应的女儿出身更好,若不是当初她父亲早逝,她现在也是世子之女,冯万应怎么配得上她?

    偏偏她却比冯氏嫁得更不好,冯万应年纪还那么大,当她爹都有余了。

    “事情没落到你头上,若你低嫁,你会高兴吗?”

    傅明霞愤愤不平的反问,傅明华便点头:“我不会高兴。”

    她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傅明华会这样直接的将‘不高兴’三个字说出口,回过神来才道:“既然你也不高兴,那你凭什么来教训我。”

    “不高兴有用吗?”傅明华一下便将傅明霞问倒了。

    若是低嫁了确实换谁身上都不会开心,可是不开心也并没有作用。

    傅明霞心中有怨,恨恨就问:“就是没用,所以,所以我才会求你的。”

    正是因为她走投无路,才会来求傅明华,否则都是姐妹,自己怎么又会和她下跪?她最好脸面重自尊的。

    傅明华看她眼圈通红的模样,就想起了梦中得知要低嫁陆长砚的‘傅明华’。

    “冯大人年纪虽长,但性情温和,知冷知热,才会宠你。”她缓缓开口,傅明霞却露出不耐之色:“名利地位有什么用?还不如夫妻恩爱,若是男子位高权重,势力忽略你,后宅妾室通房……”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傅明霞突然尖叫着,打断了傅明华的话:“你自己嫁得好,便拿这样的话来跟我说!”

    燕追也是年少而英俊,难道他就不会宠人了吗?

    “你自己刚刚还说王爷替你捉流萤……”

    傅明霞浑身哆嗦,眼泪止都止不住。

    “无价之宝易求得,有求郎君难得到。”她是看在傅明霞与梦里的‘傅明华’遭遇有些相像,才愿意说这些话,傅明霞却并不领情,还将头别开了,满脸怨恨之色。

    傅明华突然就不想再跟她多说了。

    “你如果这样想,我也是无能为力。王爷虽好,可是……”

    话没说完,她抿了唇,身后传来燕追的声音:“王妃在这。”傅明华顿时便握紧了手掌。

    转过头来时,燕追笑意吟吟站在不远圆形拱门处,身旁竟然跟了脸色难看的傅侯爷以及须发微白,她曾看到过的冯万应以及傅其弦,并未跟着下人,几人神色各异,傅明华也不知燕追听了多少,站起了身来。

    燕追顿了顿,看她站着没动,便主动上前,笑着就道:“侯爷总夸锦园之色,你来带我转转。”

    她不知自己刚刚说的话燕追听了多少,她与傅明霞等人原本坐在园中,这里种了大片大片的细竹,竹后是道高高的墙院,五六步开外就是拱门。

    他们兴许是走到墙外,怕是早就听到两人说话了。

    傅明华看了冯万应一眼,他脸色发白,却强忍着没有说话。

    地上原本跪着的傅明霞登时身体软软的就坐了下去,不停的颤抖着。

    “哼!”傅侯爷此时肺都要气炸了,恶狠狠的望着傅明霞看。

    他也不敢瞪视傅明华,这会儿唯有将气往傅明霞身上撒。

    只是贵客还在,傅侯爷有火也不敢泄,只能强忍在心头,恶声恶气道:“不懂规矩。”

    光听这一句话,傅明华就知道这几人怕是来了一阵,自己之前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照理来说,她也没说些什么,问心也是无愧的。

    但这会儿燕追虽然带笑,她就是能感觉得到燕追有些不大对劲儿。

    想想自己最后说的那句,怕是他已经听到了,傅明华叹了口气,沉默了。

    “还请侯爷不要责怪。”

    最终还是冯万应出口替傅明霞求情。他明明当着众人的面受了羞辱,此时却怕傅侯爷迁怒傅明霞,低声道:

    “二娘子年纪还小,地上又凉,请您不要怪她。”

    傅明华听了这话,看了跪坐在地上的傅明霞一眼,她神情复杂,显然对冯万应的话并不领情。

    “看什么?”

    燕追伸手过来握她,他手掌一向温暖,可此时却是冰凉,握住她时,使傅明华浑身打了哆嗦,他低头看着她微笑:“冷吗?”

    那笑容显出几分阴冷的感觉,她就觉得更不对劲儿了。

    傅明霞看两人亲热的模样,只觉得眼泪止不住的淌下来,她心中又嫉又恨,不由想起当日岐王苑中,燕追拿箭射鹰时的英姿,再比一旁冯万应卑微的模样,老态毕现。

    有了对比之下,就觉得冯万应越发不堪入目,悲从中来,更是大哭。

    简直是丢人现眼!

    傅侯爷气得胡须都在微微颤动,此时傅明霞当着众人面前出丑,使他难以下台。

    只是当着燕追的面,冯万应这个被嫌弃的人又在求情,不便教训傅明霞,只得忍了气道:

    “还不快起来,哭哭啼啼成什么话?”

    傅明霞哭得直打嗝,傅侯爷一喝,她吓了一跳,便颤巍巍的撑起了身,眼睛哭得红肿。

    冯万应握了帕子在手中,犹豫再三,不敢上前来。

    就这脾性,傅明华便觉得配傅明霞实在不亏了。她这脾气,往后嫁了谁都受不了她。

    “简直连女诫都忘了,平日你祖母太宠你!”傅侯爷忍了气,训了两句,才挤出笑脸来,将手交叠举过头顶,鞠躬道:“这锦园有几处景致不差,大姐儿在家时,也爱在这里来玩耍,不如请她带您走走看看,若是累了,便回院里歇息就是。”

    燕追欣然应允,傅侯爷便陪笑:“老臣告退了。”

    他与脸色有些尴尬的冯万应以及紧张得满头大汗的傅其在得到了燕追回应后,便往后退。

    直到走了好远了,冯万应还抬起头来看了傅明霞一眼,才有些担忧的跟着傅侯爷走了。

    等人一走,傅明华才觉得有些紧张。

    燕追好像生气了。

    他拉了傅明华的手就往另一边朝着湖侧的方向走,睬也没睬低垂着头站在原地的傅明霞,也没有招呼她一起的意思。

    傅明霞便有些尴尬,看了院中站着的两个丫环一眼,也不敢跟上去。

    此时想起刚刚的事,现在才觉得有些后怕。(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