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可是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冯万应听到了她与傅明华说的话。

    瞧傅侯爷刚刚的模样,十分吓人,怕是之后少不了一顿罚。

    一时间傅明霞心里既怨恨傅明华,与她说话引来了一身麻烦,她倒是好,已经出嫁,嫁的还是王爷,谁敢罚她?

    傅侯爷刚刚的坏脾气全冲着自己来了!傅明华还一口一个‘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若是嫁三皇子的是自己,今日受罚的就绝对不可能是她傅明霞!

    不过王爷走时虽然看不出脸色好坏,但傅明霞想起傅明华之前说的话,分明就是在指王爷不好,虽然话没说完,但自己都听了出来,想必秦王也听到了。

    她一时觉得出了口气,一时又有些害怕,领了人才匆匆离开了。

    傅明华跟着燕追离开了之前坐着的地方,他也不说话,反倒将她握得越来越紧。

    这锦园的景色倒是不差,不过秦王府中自然比这更好数倍不止了。

    诺大的湖中有一亭,远远的就能看到傅明月等人坐在亭中,显然看到了这边的情景,在拼命的她招手,是想让她过去。

    燕追却装着没看到一般,站在湖边石栏旁才停了下来,使她靠着石栏,才将双手撑着栏边,将傅明华困在了栏杆与自己身体之间,低头望着她看:

    “王爷虽好,可是什么?”

    他目光锐利,果然之前她说的话他是听到了。

    傅明华哑口无言,在他目光盯视之下,说不出话来。

    “可是什么?”

    他又问了一声,看她还不说话,只低垂着头,露出梳了繁复发式的发式的头顶来对着他。

    湖边吹来的微风掀起了她薄如蝉翼的绡纱小袖口,里面嫩藕似的胳膊若隐若现。

    风经过她身侧,送来阵阵香气。

    燕追贴得更近,又问:“可是什么?”

    她下巴抵到胸前,却仍是不张嘴。

    他突然觉得无可奈何。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会生气的,但是奇怪的是却并没有十分愤怒,只有一种颇为揪心的感觉。

    有些委屈,又有些失落。

    燕追一路走来,在脑海中想过好几种她没说完话的可能,但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他便直接问她了。

    “抬头看我,元娘。”

    再开口时,燕追语气里便带上了几分强势。

    他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果然就抬起头来了,目光却是落在他胸前,与他胸口平视,却没有看他的脸。

    燕追忍耐不住,伸手抬了她下巴,她果然目光就落在他脸上了。

    那盈盈目光朝他一望,他顿时连之前要说什么都忘了大半,身体一酥,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便轻轻磨蹭了两下。

    傅明华红了脸伸手去将他手格开,他却顺手握住,放到唇边重重亲了一口,才想起自己之前要问什么。

    只是这会儿心中软了大半,舍不得疾言厉色的问,放软了音调:

    “王爷虽好,只是什么?”他又亲了一口,张嘴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下。

    这一下力道不重,酥麻中带着些微刺痛的感觉传开,傅明华脸上红晕便更深了些。

    “王爷不好吗?”

    他抬眼看,那眼窝略深,眉毛与眼睛间距离颇近,使得他眼神更是深邃迷人。

    “王爷好。”他认真盯着一个人看时,给人一种他全心全意眼里只有一个人的感觉。

    傅明华别开了头,他握着她的手来摸她的脸,将她转过来。

    “那可是什么?”

    他又追问,傅明华就叹了口气:“若您知道,一定会生气。”

    她倒是挺诚实,燕追抿着嘴角,却实在是笑不出来。

    既然傅明华都这样说,他也不问了,只是顿了半晌仍没忍住:“你说,我保证不生气。”

    话虽是这样说着,他的眉心却拧了起来,神情有些严肃。

    傅明华无可奈何,其实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当时在与傅明霞说话时,想讲:王爷虽好,可是齐大非偶。

    她在未成婚前,是真正这么想的。

    一味高攀并不是好事,只看得身份地位、外表年岁以及荣华富贵,却往往最容易忽略一个人的本质适不适合。

    荣华富贵固然是好,身份地位也能使人尊荣,让人羡慕,可险些之外,鞋子合不合脚,唯有自己最清楚。

    冯万应确实品性不错,年纪虽长,但才会疼傅明霞。

    她当时难得因为傅明霞的话而触动,有意劝她,才会开口说话的。

    不论傅明霞领不领情,事后证明冯万应确实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在听到傅明霞那般糟蹋他之后,还是当着那样几个人的面,却能硬生生的将这口气忍了下来,反倒替傅明霞求情。

    若不是性格温柔,本性也好,当时怕是就脸色难看,一言不发了。

    怎么还会忍了耻辱,替羞辱自己的人求情呢?

    燕追没有出声,傅明华缩了缩肩膀。

    他说着不生气,其实是真的生气了。

    “冯万应好,我呢?”他脸色阴沉,望着她道:“我哪里不好?”

    傅明华目光左右游移,不敢看他。

    他看着她这心虚的模样,气急反笑:“我哪里不好?这两天夜里,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

    傅明华登时大羞,伸手去捂他嘴,结结巴巴道:“你,你……”

    他伸了舌尖舔了一口,她又似被电了一下,将手连忙收了回来。

    光天化日,他也没羞,张嘴便胡说八道。

    她只觉得浑身发烫,脚趾头都卷缩了起来。

    燕追‘哈哈’大笑。

    原本因为她的话而有些阴郁的心情,此时仿佛因为她焦急的动作、羞红的脸庞而将那些阴霾驱散。

    他有些恶劣的开口:“我怎么了?元娘真的很美,我哪里都喜欢。”傅明华说之前没考虑过要嫁他,他偏偏反着来说,手摸着她葇荑,低声道:“喜欢这里,”又将原本撑在石栏上的手放到她腰间:“也喜欢这里。”

    说着说着,他的手就要顺着腰往上滑,傅明华焦急的伸手去挡,他脸靠得更近:

    “更喜欢那里,还喜欢嘴唇,又软又甜。”

    “你不准再说。”傅明华着急,哪怕明知此时此地根本没有人能听得到两人的话,但是她就是有一种莫名羞怯的感觉,一股热浪从脚底涌了上来,她仿佛变成了一只蒸得浑身通红的虾。(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