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暂别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刚走,洛阳便下起了雨。

    天气一下便转凉了,走时燕追带的衣裳并不厚,傅明华算算日子,若照他所说,最多半个月便回,也要八月十日左右才会回来。

    她八月初进了宫一趟,崔贵妃正在逗着那只养了几年的绿毛八哥,这小东西养得毛色鲜亮,嘴里直唤‘娘娘’,崔贵妃逗弄着,还问:“若喜欢,我找人给你捉一只。”

    傅明华也以银叉,叉了切得方正的瓜去喂它,它就仰头道:“谢娘娘赏赐。”

    崔贵妃又笑得前俯后仰。

    “这东西真会讲话,若喜欢,你提了回去。”

    傅明华又喂了两块,它吃完便低头去啄羽毛,她放了银叉,拿帕子擦了擦手,就摇摇头:“这鹦鹉与娘娘早就熟悉。”

    她不太适合养小动物,在崔贵妃这里看着倒是不错,回家也不想侍弄。

    崔贵妃不勉强她,也放了叉子:“追儿怕是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了。”她正色道,说起儿子,脸上有些骄傲,又有些担忧。

    “这雨下了好些天,不见小反是大。”崔贵妃说这话时,伸手替傅明华牵了牵滑落下肩头的细纱披帛。

    她穿了桃色襦裙,配鹅黄色上衣,以淡紫抹胸一束,便显得纤腰婀娜。

    水粉色的披帛滑落之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这种款式的衣裳展露出少女曼妙的身材,可惜燕追不在。

    崔贵妃低声笑:“太常寺赵长言占卜之后,定于八月二十五祭天。”说着说着,她神色渐渐就严肃了起来:“否则这水再涨下去,恐怕便要出水患。”

    就连洛河之水都在节节涨高,只是这里是天子脚下,向来防洪做得好。

    “皇上有意使追儿改变行程,先前往黄河沿岸一带,巡查防洪堤坝,察看两岸官员可有尽责,再回太原查看兵工部。”

    能替代嘉安帝巡视,这本身便是一种代天子使权的举动。

    是极大的荣耀。

    最重要的,这也是嘉安帝信任他,一步步将差事交到他手上办,磨练他的举动。

    将来对于燕追登上帝位只有好处而无坏处的,所以崔贵妃此时提及这事儿,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

    “若你无事做,便进宫来看我,我们说说话也是好的。”

    崔贵妃握了握傅明华的手,担忧她因此事而心中郁郁不快。

    毕竟她与燕追还算是新婚,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却一下要分开这样长时间,崔贵妃想着想着,便又更怜惜了。

    “对了,皇上近来有意封容涂英之女为昭仪。”

    崔贵妃挽着傅明华的手,顺着游廊走。

    蓬莱阁后面是一条通往宫内的廊道,将太液池一方水环抱在其中。

    雨水已经下了好些天了,打在屋檐之上发出‘沙沙’的响声来。

    那水珠汇聚在一起,顺着廊顶落下来,滴滴答答的,不停落往水中,晕开一团一团的水波。

    有些落在荷叶上,结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在被风雨吹打得摇晃不停的荷叶中摇来滚去。

    崔贵妃的声音与‘淅淅沥沥’的雨声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韵味,十分悦耳。

    她声音里含着笑意,神情温柔,但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温柔了。

    傅明华抚了她的手,走了两步。

    一时间只能听到两人的衣摆拖在地面上时,发出来的‘沙沙’声,与水滴落进池中的‘滴嗒’声交织在一起。

    嘉安帝要封容三娘为昭仪,便几乎已经敢肯定容三娘绝对是身怀有孕了。

    “你说容妃怎么这样能沉得住气?”

    崔贵妃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嘉安帝如今正值虎龙之年,若是容妃真的沉住了气,没有如她所料的一般的出手,而使容三娘进宫,生下儿子打压崔贵妃母子的风头,那么将来容三娘生下儿子,又成一祸患。

    就怕容妃两相比较之下,先对外,再安内。

    燕追如今受重视,使崔贵妃既喜且忧。

    “不用担忧。”

    傅明华握紧了她的手,这个动作显然是给了崔贵妃极大的鼓励,傅明华才轻声道:“不会。”

    说这话时,她眼睛眯了起来。

    依容妃性格,确实有可能攘外安内,毕竟如今随着燕追势力、名望都远超四皇子燕信之后,她极有可能会忍下一时之辱而与容三娘联手挤压崔贵妃,等到将来扳倒崔贵妃之后,再收拾容三娘。

    可是傅明华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容妃最在意的,便是一双儿女。

    燕玮与燕信资质只是平平,远不及她老谋深算。

    傅明华想到这里,脚步一顿,崔贵妃转头看她:“怎么了?”

    “娘娘曾说过,容大人曾举荐了一个颇受幽州太守赵成宏看中的上镇将,是姓李?”

    傅明华目光也与崔贵妃对视,崔贵妃眼神闪了闪,思索半天,想不起这么一个人来,脸上便露出疑惑之色。

    她抬手示意静姑等人不要跟上来,拉了傅明华走了两步,两人站在廊边,崔贵妃问:

    “元娘,你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上镇将,不过是个下六品的官员,怎么就跟容家扯上了关系?

    “容大人?哪个容大人?”

    崔贵妃一连问了两个问题,傅明华看着外头雨水,太液池水的水面因为这段时间下雨的缘故,洛河水位涨高,而涨了一截,已经淹过了这廊下所撑的石柱夏日时所看到的一大截,她垂下眼皮,嘴角边笑意却未减:

    “自然是容七爷。”

    崔贵妃便皱起了眉。

    “王爷与我说,皇上极有可能会提他为平章事。”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崔贵妃的脸色就变了。

    自汉之后,无论哪个朝代,都有意削弱丞相地位、实权,到了唐朝之后,太祖将权势集中,而废丞相一职,使三省长官行丞相之职,却无丞相之名。

    更是废除中书令等在朝上能坐答****之权,将丞相职务分派到中书令、尚书令、门下令等三位大人手中。

    到了嘉安帝时,便更是将三省官员手中原本所有的权势职务,再一次分派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辅林之手中,地位仅次于中书令之后。(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