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一章 激化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裴济是先帝初期时的老臣,是永昌二年登进士。

    唐代进士只取二十六名,每三年一大考,可想而知,天下学子众多,能挤入进士门的人,都非泛泛之辈。

    俗话有言,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

    这裴济考中进士时,已经五十有六了。

    中了进士之后,他投赠干谒于各权贵,后受当时的礼部侍郎苏隐引荐,而后任镇州县丞,为县令处理一些杂务,生活困苦。

    当时任县令的胡适因受人弹劾罢官,他被破格提为县令,而后开始步步青云。

    太祖后期,他敢于直谏,忧国忧民,深得先帝看重,后官至中书侍郎,后赏花落井而死。

    他在生时先帝赐宅院与他居住,死后太祖感念其恩德,还曾为他题句,并赐其子勋位,虽至今裴家不见天才绝艳之辈,但今日一事也算是遭了横祸了。

    裴家的宅院正巧在云阳公主府不远处,云阳公主若想了其他方儿使人迁走,看在她身为帝姬,裴家势弱不敢与她争锋,悄悄搬走了就是。

    但偏偏她骄横无比,这样下雨的傍晚,直接将裴家人拖了出来便抢房,也实在是太嚣张了些。

    傅明华听着碧青说话,又吃核桃吃得口干,便端了热茶喝了一口。

    “奴婢走时,裴家哭得十分伤心,稚子无辜,实在可怜。”碧青小声的道,江嬷嬷就叹了口气。

    “无权无势而已。”傅明华说了一句,碧青便不出声了。

    嘉安帝晚上便听说了此事,急召云阳公主进宫。

    秦王府位于太和门之侧,离宫中也近,傅明华第二日便进了宫见崔贵妃。

    途经月华门时,正好便遇到了从宫内出来的容三娘一行。

    她坐在小辇之上,由四个宫女抬着,脸色微白。

    两方人马远远遇到,抬着容三娘的宫女便停了下来,要避到一旁。

    她冷冷的吩咐:“谁让你们避开?”

    几个宫人险些哭出了声来。

    与傅明华相比,她只是一个没有品级的容氏之女,虽说得皇上宠爱,可到底无名无份。

    而傅明华就不同了,她是亲王妃,品级远在容三娘之上。

    哪怕就是皇上宠她,如今她怀了身孕,进宫之后也不过是个昭仪,仍见了傅明华要行礼的。

    此时见傅明华而不让,若皇上宠她倒不会怪罪,但若傅明华追究,抬辇的宫女始终是要倒霉的。

    “王妃……”

    江嬷嬷靠近马车,询问傅明华的意思。

    傅明华也听到了容三娘的话,微微一笑:“让她吧。”

    天欲其亡,必欲其狂!

    碧云等人有些愤愤不平,便仍是听了她的话,驱着马车侧让于一旁。

    容三娘经过时,娇声大笑,听得碧云等人脸色便更难看了。

    来到蓬莱阁中时,崔贵妃显然早就知道了此事,握了她的手道:“委屈你了。”

    “怎么会委屈?”

    傅明华微微一笑,她不会允许容三娘活着。

    “跟她又没什么好计较的。”

    崔贵妃听了这话,就只当她心性好而已。

    “昨夜皇上大发雷霆,容妃被训了个灰头土脸。”崔贵妃笑得恣意,她昨夜便有先见之明,赶去劝皇上消气的功夫,提议让人将容三娘接进了宫里。

    容妃都灭不下来的火,容三娘却灭了下来。

    “今晨容三娘轻声细语的劝皇上,容妃当时还跪在宣徽殿里,侄女劝了半晌,皇上才让她起的。”崔贵妃敢保证,经过此事之后,容妃对于容三娘怕是不止不会感激,还会恨她入骨的。

    崔贵妃当时瞧着容妃有些疲惫的脸色,此时又勾了勾嘴角。

    “最重要的是,当时云阳对容三娘一脸感激。”反倒是对为她跪了半宿的容妃正眼不瞧的,如此一来容妃自然是大受打击。

    “她怕是又要病的。”时至今日,容妃再是老谋深算,嘉安帝的心思不在她身上,靠的便只有这些不入流的小招式了。

    崔贵妃亲眼见着傅明华一步一步部署,从当初设计使云阳公主外嫁简叔玉,而后简叔玉反唐,却兵败自尽之后,燕玮性情大变,与容妃处处作对。

    还有容三娘这个碍她眼的,将她的宠慢慢分走。

    年轻的容三娘正慢慢蚕食着容妃所拥有的一切。

    “容妃娘娘当时脸上神色如何?”

    傅明华听到这里,却仍觉得有些不大放心,问了一句。

    崔贵妃就道:“当时不动声色,但脖子下青筋却都绽起。”

    听崔贵妃这样一说,傅明华心头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

    若容妃当时又怒又恨,十有**是假装的。像容妃这样老谋而深算的人,心中越是恨极,越是不动声色。

    反倒若是作戏,才会十分夸张。

    但此时听崔贵妃说她仍作镇定,傅明华便敢肯定她心中定是气疯了。

    “皇上封了裴晋元一个尚书省工部之下水司员外郎,又另为裴家择一府邸。”才将此事平息。

    傅明华心中琢磨着,嘉安帝这行为举动有些不大正常。

    若照情理来说,嘉安帝当初将云阳公主嫁简叔玉,而后简叔玉谋反。

    哪怕容妃能言会道,说得嘉安帝心中对于当初将宠爱的女儿嫁了这样一个反贼,而使女儿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还落了胎而感到有些怜悯,可这怜悯也不应该是无止境的。

    细数之下,燕玮回洛阳之后闯下不少祸事,名声在外,嘉安帝就是再多愧疚,也应该磨灭了。

    可他对燕玮却再三容忍,这种容忍不像是父亲对于女儿的宠爱,反倒像是有意放纵,而背后有什么缘故般。

    她想到了容妃,但一时又想不出个所以然,便皱了皱眉,暂时将这种念头压了下来。

    崔贵妃心情很好,容妃一倒霉,她便开心。

    此时笑得嘴都合不拢,要留傅明华在宫里住一宿。

    当天便听到嘉安帝处理了裴家的事后,派了黄一兴前来,要向崔贵妃借几位规矩教得好的嬷嬷到公主府,教云阳公主规矩。

    嘉安帝下令,崔贵妃自然便从善如流,挑了几个婆子送去,这举动一下便捅了云阳公主的马蜂窝,当下跑到容家里与容三娘诉苦:

    “不就是想将府扩得大些?父皇却如此小题大作,还送了几个贱婢来折辱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